對話哈佛機製理論教授:全球抗疫,得設計公共品高效分配機製
2020年07月09日16:32

原標題:對話哈佛機製理論教授:全球抗疫,得設計公共品高效分配機製

全球經濟和社會運行方式已經因新冠肺炎這一近百年內最大公共衛生危機而改變。疫情經濟下,傳統市場機製已無法發揮作用,不論是檢測試劑和疫苗等關鍵公共品的開發、製造和分配,還是全球以及本土的供應鏈和抗疫協作,都在呼喚政府用更合理的機製設計來對市場進行補充,應對新現實與新常態。為此,羅漢堂秘書長陳龍於北京時間7月8日晚8點鍾,與機製設計理論的開創者之一、哈佛大學機製理論教授埃里克·馬斯金(EricS.Maskin)連線對話,探討如何通過機製設計,為民眾和企業提供更有針對性的救助,以及讓各國政府在抗疫和改進全球化中承擔起應盡的職責。

埃里克·馬斯金

必須設計合理機製,實現抗擊新冠疫情的社會目標

在本次疫情中,不論在對疾病的反應方面,還是提供疫苗等公共品方面,傳統市場機製無法實現社會目標。馬斯金指出,各國未來需要在短時間提供數以億計的疫苗,誰能製造這些產品?如何進行分工?如何設定價格來覆蓋基本成本?在普通的狀態下,可以靠市場達到合理均衡。但在疫情這樣的緊急情況下,政府必須設計合理機製,發揮補位和兜底的作用,彌補市場的不足,因為只有"政府是代表公眾和整個社會行動的機構"。

然而馬斯金認為,美國政府對疫情的反應令人失望。政府本應認識到疾病的嚴重性,並及早採取行動,隔離民眾。由於缺乏警惕性,新冠病毒在美國迅速擴散,而此時政府本應增加防護設備,尤其是口罩,並加強檢測,有針對性地進行隔離和封鎖,但這些措施真正落實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在所有發達國家中,美國對大流行病做出了最糟糕的應對。"

陳龍表示認同。"很遺憾,根據羅漢堂開發的'全球疫情經濟追蹤體系'(PET),我們看到,在新冠肺炎的每百萬人死亡人數這一指標上, 亞洲是每100萬人中約有10人死亡,歐洲約為255人死亡,北美則約為367人死亡。北美目前居世界首位,這並非是醫學能力的不足,完全是政府的反應機製出現了問題。"

一方面,美國的預防和應對的速度過慢;另一方面,放開經濟的速度又過快。美國疫情經濟目前出現分化:5月10日後開放的州約占美國一半,平均而言,新增確診病例在下降;5月10日之前開放經濟的州,新確診病例則在大幅增長。如佛羅里達州,很像被第三波疫情襲擊的貧窮國家。這些國家沒有其他選擇,民眾難以在長時間經濟隔離中保持生計。然而美國即有很好的醫療條件,也不缺乏足夠的財政能力。

陳龍指出:"美國和巴西等國的疫情反複證明,政府為避免損害經濟,可能傾向於過早開放經濟,但這不是一個可持續的選擇。" 政府必須快速建立應對機製,而只要反應足夠快,就可以以很小的代價控制疾病的傳播和經濟損失,這一點在亞洲國家,甚至是越南等第三波疫情國家都已得到證明。

設計更有針對性財政救助計劃

疫情肆虐的4個半月來,全球經濟遭重創,特別是中小企業的運營壓力空前巨大。各國政府採取了一系列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但能否真正觸及併成功救助企業,依然是政府面臨的難題。

馬斯金強調,政府必須給中小企業更多喘息空間,因為大公司的持久力更強,除了政府之外,還可以利用其他資源,所以更有能力渡過難關。即便是生意一落千丈的航空公司,如達美或美聯航,在疫情結束後依然可以通過重組繼續生存下去。但如果小企業在疫情中倒閉,就是永遠消失了。因此與大型企業相比,中小型企業要重要得多。

陳龍特別介紹了中國政府的救助機製,如與阿里巴巴等科技企業合作發放消費券,鼓勵消費者消費。"消費券實際實際是很好的機製,首先它避免了報復性儲蓄的問題。通過杠杆,撬動幾倍以上的消費額。其次消費對中小企業有利,因為中小企業往往是服務性行業。而在距離經濟中,面向消費者的中小企業受到的傷害最大,因為其更依賴接觸並且屬於勞動密集型產業。"因此,在疫情中,政府必須設計救助機製,在市場已不能充分發揮作用的情況下,給予中小企業更多支援。

設計試劑盒和疫苗等公共品高效分配機製

如上文所述,單靠市場不足以提供高水平的公共品。因此,在來勢兇猛的疫情下,政府必須建立機製,確保每個人都能快速獲得檢測試劑和疫苗等公共產品。

馬斯金指出,在供應檢測試劑和醫療防護用品方面,已經有固定機製可以讓供應商有動力以對社會最有益的方式進行生產。但要實施這些機製,就必須有足夠大且有足夠購買力的買方來增加試劑的供應量。美國政府有足夠的這樣的能力。如果聯邦政府撥款1000億美元,讓企業生產試劑盒,然後以極低價格將試劑盒重新分發給公民,那麼每個人都可以接受檢測,沒有人會因為支付試劑盒而破產。而社會因此受益,遠比付出的成本高。

在疫苗問題上,政府則可以扮演兩個角色。首先,讓製藥公司有足夠動力開發疫苗,比如許諾成功後給他們高額獎勵。其次,在疫苗開發成功後,政府購買疫苗,然後以低成本分發疫苗,這就確保了每個人都有能力獲得疫苗。為實現上述目標,具體做法有很多。一種方法是,政府在成功開發出疫苗前,提前宣佈獎勵事宜。另一種方法是直接資助研究,通過市場機製和補貼來確保製藥公司有足夠動力來快速開發疫苗。

陳龍強調,在全球化背景下,必須有正確機製來確保疫苗以低成本在全球分發,只有所有國家的每一個人都安全,否則每個人都不會安全。世界衛生組織或其他機構應確定疫苗的開發標準和安全性,世界銀行等機構則需提供金融支援來幫助所有人,特別是低收入人群和貧窮國家獲得疫苗。"我們還需要跟蹤全球不同國家和製度獲得疫苗能力的差距,從而相互幫助。 我們需要通過機製,特別是由政府發揮主導作用,來實現這一點。"

正如馬斯金所言,當前世界面臨的最大問題都是公共品問題,而且是僅依賴市場機製無法解決的問題。環境問題、能源問題、大流行病,所有這些都是未來的巨大挑戰,也都是公共品問題,只能靠政府層面的首領合作來解決。 因此為應對本次疫情乃至之後的全球環境挑戰,"我們必須同舟共濟並真正做到互相幫助"。

埃里克·馬斯金

哈佛大學亞當斯大學教授,哈佛大學經濟學和數學教授,200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羅漢堂學術委員。埃里克·馬斯金與明尼蘇達大學的里奧尼德·赫維克茲和芝加哥大學的羅傑·邁爾森共同獲得200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獎原因是為機製設計理論奠定基礎。馬斯金教授為經濟學作出的貢獻涉及博弈論、契約理論、社會選擇理論、政治經濟學、投票理論等。他撰寫過多篇關於機製設計、實施理論以及動態博弈理論的論文,在學術界廣為人知。當前,他正在進行的研究項目包括比較不同的選舉規則、揭示不平等背後的原因、考察聯盟形成的過程。

來源:羅漢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