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飛鶴再遭做空:砍價62% Blue Orca沽空股多數暴跌?
2020年07月08日12:03

  新浪港股訊 7月8日消息,中國飛鶴遭遇Blue Orca做空,消息發出後,中國直線跳水大跌5%,不過此後迅速反彈。截至發稿,中國飛鶴跌1.14%,報價15.62港元,最新市值1394億港元,雖然蒙牛股價大漲8%,市值依然處於下風。

  砍價64%,Blue Orca直接將飛鶴類比瑞幸

  Blue Orca沽空飛鶴,直接將公司類比瑞幸,稱該公司誇大盈利,股價給5.67港元,較昨日收盤價砍價64%。

  根據沽空報告,Blue Orca表示,中國飛鶴聲稱是公司是中國快速成長的、高利潤的嬰兒配方奶粉(IMF)生產商。不過,公司在美國上市的反向合併失敗,在遭遇一系列審計師解僱和指控不當行為後,飛鶴於2013年私有化退市。然後股價暴跌,業務崩潰。但2019年港股上市後公司命運卻奇蹟般的改變。

  報告稱,飛鶴在2019年的EBITDA和淨利潤率都高於蘋果,騰訊和阿里巴巴。據推測,從2017年至2019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為54%。和私有化退市前賣出的產品相同、市場相當,飛鶴卻獲得如此非比尋常的表現。

  我們認為,飛鶴的故事更像此前爆雷的Wirecard和瑞幸咖啡。

  Blue Orca表示,飛鶴高估了IMF的收入,低估了數十億美元的運營成本,例如廣告和人工費用,將員工人數少報了10倍之多,嚴重誇大了盈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飛鶴在將產品交給物流供應商時會確認收入,飛鶴一再堅持認為這是獨立的第三方。

  如果我們將未披露的人工和廣告費用估算加回去,並調整收入以反映獨立零售數據,我們質疑飛鶴是否甚至可以盈利。因此,我們根據EV /調整後的銷售額來評估公司的話,即使以5倍的EV /經調整的銷售倍數(這是其他IMF生產國的倍數),飛鶴也只值5.67港元。

  上市10天遭沽空,中國飛鶴曾暴漲打臉GMT

  值得注意的是,這不是中國飛鶴第一次遭遇沽空,2019年11月21日,在飛鶴剛剛上市10天,就遭到了做空機構GMT的做空。

  GMT發佈報告,指控11月13日剛剛在港股上市的中國飛鶴收入增長強勁,盈利能力居全球之首,且手握大量現金,但在過去5年中從未支付過任何股息,懷疑飛鶴的現金受困,偽造了部分現金,業績欺詐。

  截至當天收盤,公司股價下跌6.55%。中國飛鶴11月22日晚發佈澄清公告稱,該機構指控毫無事實根據,為失實陳述。公司股票於11月25日上午恢復買賣,複牌當天股價高開0.48%,截至當天收盤,漲10.51%。自沽空至今,中國飛鶴股價累計暴漲了155%,市值更是炒到了1396億港元,超過了蒙牛成為港股第一大乳業股。

  GMT沽空觀點:

  1、中國飛鶴已累計約60億元的巨額現金餘額(不包括質押存款),相當於營收的51%左右,但卻在過去5年內沒有支付任何股息。GMT懷疑該公司的現金受困,也有可能捏造了部分現金。

  2、中國飛鶴從美股退市被私有化之後,變成當前市場份額高達25%的高端奶粉領導者,無法找到令人信服的理由來解釋飛鶴的快速轉型。

  3、懷疑飛鶴實際上是在利用IPO收益的很大一部分向IPO前的股東支付巨額股息,而剩下的資金可能需要用來償還海外債務。

  中國飛鶴回應:

  1、公司保持相對高的利潤率主要由於公司在過去幾年專注毛利率較高的高端嬰幼兒奶粉產品,這些產品的收入占比持續增長。此外,公司持續推進精細化管理,加強費用管控。

  2、納稅記錄顯示,2018年、2019年1-6月,飛鶴境內主要附屬公司納稅總額分別為20億元、14億元,為齊齊哈爾市A類納稅人,納稅額位居全市第一,納稅記錄可反映集團整體經營規模和狀況。

  3、聯席保薦人已對招股章程披露的公司的財務信息進行過獨立的盡職調查。公司亦已經取得中國境內主要合作銀行出具的證明,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在6家銀行的存款餘額合計約為82.3億元,表明現金狀況良好。

  4、FCUS私有化後,為了集團的業務發展及資金管理,公司數年並未分派股息。為回饋股東,飛鶴已於2019年10月14日從過往保留利潤中向股東宣派特別股息30億港元。該等特別股息已於上市前派發,該操作在香港資本市場並非罕見,該股息政策亦代表董事會對集團未來現金流及現金狀況的信心。

  中國飛鶴為何頻繁遭遇做空?

  對於沽空來說,沽空機構往往以“快、準、狠”搞突然襲擊,個股往往當時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像安踏、波司登、飛鶴等明星企業都未能倖免。中國飛鶴本次被沽空無疑處於公司股價曆史高點。

  但是公司是否存在問題,最基本還是要看公司基本面,而公司的回購和臨停以及準確的回擊讓讓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作為投資者,一方面要看沽空機構的觀點是否具有說服力,另一方面也要結合上市公司的資金實力、基本面情況來判斷。

  內資話語權的提供,無疑對港股生態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這使得沽空機構的沽空變得越來越難。無論是安踏還是波司登,沽空不僅沒有帶來股價的下跌,卻帶來了股價的暴漲行情和不斷新高。其中的一個邏輯便是,內資的瘋狂買入。我們發現,中國飛鶴自3月納入港股通以來,內資持股不斷增加,目前持股已經增至8.5億股,占公司總股份的9.5%。實時數據顯示,今日內資再度買入200萬股。

  沽空機構自身的嚴重缺陷,無疑讓沽空失手概率倍增。GMT今年沽空中國飛鶴,但中國飛鶴自沽空以來股價翻倍。一方面,GMT沽空觀點自身都無法信服——可能捏造了現金,懷疑其欺詐。自身都沒弄明白,又如何讓投資者信服?另一方面,中國飛鶴則是詳列證據,迎著痛點反擊。

  那麼,Blue Orca對中國飛鶴的沽空呢?沽空機構再度提到公司高增長和誇大盈利。上一次,飛鶴回應稱,公司保持相對高的利潤率主要由於公司在過去幾年專注毛利率較高的高端嬰幼兒奶粉產品,這些產品的收入占比持續增長。此外,公司持續推進精細化管理,加強費用管控。雖然不知這能否說服投資者,但股價能代表一定的市場意見。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Blue Orca一直在做空中國上市公司——拚多多、澳優、飛鶴,可以說Blue Orca是帶有一定敵意的,我們不認為他有充分的、強有力的證據。中國飛鶴作為中國品牌第一、銷量第一奶粉,Blue Orca沽空有些用心險惡,相信這次他們沽空也無法得逞。

  中泰國際策略分析師顏招駿則表達了不同的意見,Blue Orca沽空一般都比較精準,被他沽空過的公司很多跌幅都在90%左右,要麼停牌要麼暴跌,澳優更是一年才翻身。

  顏招駿續指,今次沽空機構主要從利潤率及增長率去質疑飛鶴的財務,從股價的實時反應看,投資人對這份沽空報告表現冷靜,我認為公司可在收市後迅速發出澄清公告,以回擊沽空機構的指控。

  多番沽空港股,多數暴跌或停牌

  2019年8月15日,沽空機構殺人鯨發佈對澳優的第一份做空報告,稱澳優存在誇大營業收入、誤導中國消費者、隱藏成本等問題。該機構認為,澳優的股價估值應為每股5.78港元。澳優以停牌收市,至緊急停牌股價大跌20.11%。8月15日下午,澳優發佈澄公告稱,董事會強烈否認殺人鯨報告中的指控,並認為該等指控並不準確及具誤導性,有可能是蓄意打擊公司及管理層信心,損害公司聲譽的行為。8月19日,殺人鯨再度公佈第二份沽空報告,指責澳優在上一份澄清公告中未實質性回應質疑,並繼續指責澳優業績造假。自沽空至2019年底,澳優累計下跌12.81%。

  值得注意的是Blue Orca沽空的諾發集團一度暴跌82%,至今市值只有2億港元。

  Blue Orca沽空的卡森國際一日暴跌90%,至今處於仙股行列,市值不足15億港元。

  新秀麗跌跌不休,今年以來暴跌近60%。

  德普科技(3823)被港交所除牌,直接退市。

  不過,對於中資股的沽空,Blue Orca的沽空結果則不是那麼理想,沽空澳優,當日雖然暴跌20%,但截至當年年底只跌12%,目前澳優更是創出曆史新高。

  2月6日消息,康哲藥業遭做空機構Blue Orca做空,被指不僅在價值鏈上的地位岌岌可危,且面臨中國打壓藥價政策的巨大壓力,康哲藥業的財務業績異常穩健且盈利能力不斷提升(2018 年的毛利率 70%+)。我們認為這樣的盈利能力是種假象。受沽空影響,公司股價一度跳水大跌10%,此後臨時停牌,停牌前跌2%,目前公司股價已經收複失地。(文/新浪財經 金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