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斯:接連止步資格賽末輪 新規下盼圓世錦賽夢
2020年07月06日15:16

  丹尼爾·威爾斯已連續兩年攻入世錦賽資格賽的最後一輪,總計三次,但還未能登上夢寐以求的克魯斯堡,2020年,威爾斯人威爾斯希望能如願完成自己的克魯斯堡首戰。

  曾在蘇格蘭公開賽攻入四強的威爾斯近期在6月初的歐冠盃回歸職業比賽,但31歲的他被分在世界冠軍賈德·卓林普所在的小組,最終他位列組內第三出局。

  2009年,年僅20歲的威爾斯首次征戰世錦賽,以三場10比9決勝局取勝的表現挺進資格賽最後一輪,但又戲劇性地以9比10不敵巴利·鶴健士。在過去的兩屆世錦賽,他又在資格賽末輪分別不敵利亞姆·海菲爾德與馬田·高特。

  在經歷居家隔離助力抗疫後,威爾斯希望他能重新燃起鬥志,激勵自己順利迎來自己的克魯斯堡首戰。下面是世界桌球巡迴賽(WST)對威爾斯的專訪,和他聊聊世錦賽資格賽獨特的競技氛圍以及他在居家隔離期間是如何度過的……

  WST:首先說說你在歐冠盃的經歷吧,嚴格檢測流程和隔離措施之類的。

  DW(丹尼爾·威爾斯):感覺好不現實,檢測前我們必須戴好口罩,個人物品也要放好,就很有安全感,又感覺好像是另一個世界。昨晚檢測就直接去酒店等結果,其實本來入住後就不怎麼出屋,所以不讓出門也不會感到怪異。

  然後所有的通知都會有廣播提醒,感覺像是在做節目一樣。起初我收到電子郵件說有比賽,我都不敢相信,直截了當去練球了。只是在賽場上的實際效果不太理想,不管怎麼說能有比賽打總是好事。

  我的未婚妻佐迪為NHS(英國國民醫療體系)工作,所以居家隔離期間我當爹又當媽。她在腎臟科擔任配藥師,為所有危重的腎病患者配藥,那邊忙得真是熱火朝天,讓我意識到NHS有多辛苦。我能花這麼多時間陪女兒也是極好的,就是換著花樣哄她實在不易,在居家隔離期間尤是。

  WST:在居家隔離期間在桌球方面會不會有些負能量,對這項運動何時恢復感到迷茫?

  DW:心情時好時壞,有時我覺得放假在家真舒服,難得和家人在一起,畢竟復工後我就沒有太多時間陪閨女,但也有過得渾渾噩噩的時候,以前我的生活從未像這樣迷茫過,每天睡醒了就在屋裡呆著,啥目標都沒有,可能大家都差不多,我還算是幸運的,迄今為止我還沒遇到任何確診的人。

  WST:說點輕鬆的,你換了新髮型來到歐冠盃,還染成了金色,如何解讀?

  DW:我就是很喜歡這個髮色,但主要是因為沒法出門理髮。居家隔離前我就想這麼做了,想把頭髮往後梳,結果太長了。所以一開始我就把它完全剃平了,結果時間太久又長回來了。

  我未婚妻從沒理過發,所以就乾脆染成金色的,這樣就注意不到她沒處理好的細枝末節了。其實現在的樣子我不算太喜歡,但居家隔離讓我抓狂,我也沒法挑三揀四了!

  WST:世錦賽資格賽在前,你感覺狀態如何?

  DW:其實不太確定,我想大多數球員都差不多這樣,沒法真正地打磨手感,所以會是一次全新的開始,就看誰最先進入狀態。很多人有球可練,自我感覺也很好,但其實主要看的是大家重新進入比賽後如何調整心態。

  我喜歡世錦賽資格賽,享受那種壓力。第一次打時我在資格賽次輪碰上伊恩·普利斯,我倆都是為護級而戰,敗者就要掉出職業賽場,我以10比9取勝,決勝局真的壓力山大,但那是一次極好的經歷。

  最近兩年我都在次輪表現不錯,只是在末輪耗盡了「油」,現在有了新的簽表,我只需贏下兩場比賽便可進正賽,希望我能順利拿下首勝,這樣我只要贏下第二場就能去克魯斯堡了。

  WST:今年若能更進一步迎來首戰,對你來說有何意義?

  DW:每一位桌球球員都會告訴你,這就是我們年輕時堅持至今的夢想。我實現了挺多夢想,比如在電視上與頂尖球員交手。若打得掙扎難看又輸波,那去往世界上最大的桌球舞台也會是一件難堪的事,我要聽到自己的名字響徹克魯斯堡,但我去那不是我的終極目標。

  以往我經常參與到一些重大時刻,但讓人們看著電視里的你打得那麼迷糊也不是好事。獲得世錦賽正賽資格是一次考驗,能晉級我會很高興,但我不是去充數了,而是希望展現自己真正的實力。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