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年前,一個英國人從中國偷走的技術,改變了世界歷史
2020年07月05日13:23

原標題:100多年前,一個英國人從中國偷走的技術,改變了世界歷史

原創 看鑒君 看鑒

今年4月份,在遙遠的太平洋彼岸,上演了這麼一幕:受新冠疫情影響,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奶農,把數十萬加侖牛奶倒入了下水道中。

必須說,下水道里的鼠輩們,有口福了。

“倒奶”這一幕,在美國歷史上,並不陌生,比如1773年的夜晚,他們就“玩”過一次:

1773年12月16日,波士頓港口停靠著3艘英國東印度公司標誌的大船。

趁著夜色,60名“印第安人”鬼鬼祟祟的分別攀上了這三艘大船,一聲喊,他們開始了——扔東西,把大船上一箱一箱的貨物扔向了大海。

說也奇怪,慷慨“接受”了這些貨物的大海,居然有點“異香撲鼻”。

之所以大海會發出香味,那是因為,被扔進大海的正是上好的茶葉!這些“印第安人”也都是徹頭徹尾的白人,他們都隸屬於“自由之子”協會。

這就是著名的“波士頓傾茶事件”,而這事,它間接引發了美國的獨立革命!

紅茶起源

這麼一看,美國的獨立革命,簡直就是一樁茶葉引發的“血案”。

而必須要說的是,在波士頓傾茶事件中被倒掉的茶葉,大部分都是源自中國的紅茶。

紅茶的產生,其實有一點偶然:話說明朝末年,有一支部隊行軍經過武夷山桐木關,這幫大兵當晚就在桐木關駐紮了下來。這幫大兵中的一部分就直接住進了屯茶的倉庫,甚至有人直接把茶葉當成了鋪蓋卷。

結果,這部分被大兵們“碾壓”過的茶就變色了,這對茶來說,那可就是破相了。

為了減少損失,心塞不已的茶農只能把茶葉搓揉,又用馬尾鬆柴塊急火烘烤。結果,這烘乾的茶葉,顏色通體烏黑,還帶有一股鬆煙香——這就跟北京烤鴨拿果木烘烤入味是一個道理。

但誰也沒想到,這種“做壞的茶”竟然頗受好評,這種茶就是大名鼎鼎的正山小種。

這也是後來紅茶的鼻祖,至今已經有400多年的歷史。

風靡歐洲的中國茶葉

喝茶在中國的習慣咱就不說了,少說也有兩千年的歷史,在這漫長的時間里,還誕生了陸羽、盧仝等茶界高人。

但這神奇寶貝真正傳入歐洲的時間,大概是1640年前後,茶葉揚帆出海,直達歐洲,第一站正是——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之後茶葉又被“海上馬車伕”們帶往英國。

誰也沒想到,茶葉在歐洲甫一登陸,就大受追捧,這也沒轍,當時的歐洲本土不產茶,見到這種泡在水裡就立刻滋生異香的神奇“樹葉”,歐洲人篤定——這又是東方人的神奇魔術!

在他們看來,茶是能夠預防尿砂症和膽結石、頭痛、感冒、眼炎、黏膜炎、哮喘、胃部蠕動乏力……的“神藥”。

如此“神奇”,茶的身價在歐洲坐著火箭飛速上漲。

以倫敦為例,當時每磅茶葉的價格高達3英鎊10先令,而當時一名女僕1年的薪水大約才6磅——茶葉絕對的貴族專屬。

1662年,葡萄牙公主凱瑟琳嫁給英國國王查爾斯二世,她的嫁妝中便包含了221磅紅茶。

正是由於茶葉在歐洲太受歡迎,茶成了17、18世紀的國際大宗貿易中的絕對主角之一。

據統計,當時的歐洲每年要花費400萬兩白銀購買中國的茶葉,中國能成為當時世界白銀的窪地,茶葉絕對功不可沒。

儘管通過大航海和地理大發現,歐洲人手裡的白銀很充足,但是隨著交易的持續,歐洲人手裡的白銀正在逐漸減少。

尤其是19世紀初,拉丁美洲爆發了獨立革命,這就讓歐洲人的口袋就更癟了,以後拿什麼繼續買茶葉呢?

18世紀末期,歐洲人就想到了一個壞點子:用鴉片換茶葉。

最開始,鴉片只是充當輔助角色,不是貿易的主流,到了19世紀,失去了白銀產地的歐洲人,便開始大規模向中國販賣鴉片:1773年,中國進口鴉片75噸。而到了1820年,中國進口的鴉片竟然升至900噸。

那時的東印度公司是這麼玩的: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貨船從英國裝上製造品,運到印度賣掉,再裝上印度盛產的鴉片,然後,運到廣東沿岸,把鴉片在中國賣掉,換成茶葉、絲綢,裝上船再運回英國。

這個“旋轉木馬”式的交易循環,最終實現了鴉片換茶葉的交易,而這,後來引發了鴉片戰爭!

茶葉大盜——羅伯特·福瓊

即便如此,但茶葉的生產技術,仍然牢牢掌控在中國人手中。

眼瞅著茶葉的豐厚利潤,“精明”的英國佬決定盜取茶葉技術。但是,偷技術,可比偷一般東西難多了。

不過,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當英國開出每年550英鎊的報酬時,冒險家羅伯特•福瓊粉墨登場。

對,這個“蘿蔔”先生真的是“粉墨”登場。為了完成“偷茶”重任,“蘿蔔”先生真是下足了功夫,他給自己定了“偷茶行動多年計劃”,準備採取逐步滲透的方法,完成任務。

1848年9月,福瓊抵達上海。當時的中國剛剛遭受鴉片戰爭的荼毒,從民間到政府,對歐洲人都很敵視。

為了完成任務,福瓊給自己來了一次易容改裝:先是剃掉頭髮,加了根辮子,之後又弄了一套長褂子穿上,這麼一捯飭,猛一看還真認不出來。

此外,“蘿蔔”先生還鉚足了勁學習漢語,從語言上過關。不但如此,為了更好的打掩護,福瓊還僱傭了倆中國人:一個是男仆,一個則是苦力。有這倆夥計打掩護,福瓊的身份就更隱蔽了。

不久,福瓊進入了綠茶勝地——黃山。

1849年,福瓊又進入了紅茶祖源地——福建武夷山桐木關,在這裏,福瓊才瞭解到:綠茶、紅茶其實是一種茶,只是製作工藝不同。

2年後,福瓊“偷師學藝”功夫大成,便準備返回印度。而他這趟回家,不但帶走了23892株小茶樹和大約17000粒茶種,還偷偷帶走8名製茶工人。

3年後,福瓊終於完全掌握了種茶和製茶的知識和技術。

中國近代最大的商業機密,完全泄露!

1866年,在英國人消費的茶葉中,只有4%來自印度,而到1903年,這個比率卻上升到了59%。當時,在世界上銷售給西方人的茶葉中,中國茶葉所占的比率則下降到了10%。

福瓊的這趟偷茶之旅,實實在在堪稱是中國近代的商業之殤。

坊間流傳,“7萬茶企不及一家立頓品牌的名聲響亮”的老話。

追根溯源,論茶品門類之多、之豐富,還要數飲茶歷史悠久的中國,綠茶、紅茶、青茶(烏龍茶)、黑茶、白茶、黃茶等六大類。

而咱們熟悉的十大名茶:西湖龍井、洞庭碧螺春、黃山毛峰、廬山雲霧茶、六安瓜片、君山銀針、信陽毛尖、武夷岩茶、安溪鐵觀音、祁門紅茶(1959年中國“十大名茶”評比會)綠茶、黃茶、青茶、紅茶四大品類。

在六大類里,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有2000多種,根據工藝製作的不同,又分為基本茶類和再加工茶類······

如果說立頓的名聲響,那是因為只有紅茶一種類型,而中國沒有一個有大眾辨識度的茶品牌,只能說,中國茶的品類、種類都太過豐富。

誰將是未來中國茶飲市場的巨頭?我們還是拭目以待吧!

原標題:《100多年前,一個英國人從中國偷走的這項技術,深刻改變了世界歷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