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年中觀察:“疫”言難盡的世界,人們“見屏如面”
2020年07月04日19:46

原標題:國際年中觀察:“疫”言難盡的世界,人們“見屏如面”

中新網7月4日電 題:年中觀察:孤島連成大陸,“疫”言難盡的世界,人們“見屏如面”

  作者:卞磊 張奧林 李弘宇 甘甜

  疫情之下,

  牽掛是一塊小小的屏幕,

  我在這頭,

  世界在那頭。

婚禮、畢業、生日、臨終告別……人生大事,線上完成

  “很多的酒,很多的食物,瘋狂喧鬧的音樂。我們整晚都在跳舞。直到DJ要走的時候,我們才停下。”

  這是印度女子普里夢想中的婚禮模樣。這場婚禮原定5月在一處渡假勝地舉行,為期三天,宴請賓客多達450名。長達10頁的菜單上,有四種不同的菜系。新娘的絲綢裙子、新郎的套裝、以及婚禮上要戴的珠寶,都已定製完成。

  然而,這場華麗的婚禮幻想,被快速蔓延的新冠疫情打碎。進入5月,印度疫情持續惡化,確診病例在5月3日超過4萬例,全國封鎖令持續延長。儘管普里的婚禮在5月初按計劃舉行,但地點變成了自家客廳。出席人數,也只有寥寥十來人,其他親友只能通過視頻遠程觀看婚禮,送上祝福。

  對於這事與願違的結局,新郎阿羅拉難掩遺憾。他說,如果今年晚些時候疫情能夠緩解,會再補辦一場盛大的宴會。

  “當你不能像往常一樣慶祝時,你就失去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康涅狄格大學的人類學和心理學教授季米特里斯說。

  “人們正在尋找彌補的方法,同步活動,這讓我們感覺像是一體的”。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學生們,迎來了疫情之中的畢業季。為辦好“雲畢業典禮”,大夥兒花了大約六週時間,在遊戲中重現了學校里100多棟重要建築,並給自己的角色穿上了學士服。從校長的畢業致辭到典禮結束後的音樂節狂歡,都被一一同步到遊戲中。

  除了婚禮與畢業典禮,人生中另一重要的慶典時刻,是生日。在紐約,一名護士莎拉•弗朗茨雷布(Sarah Frantzreb),邀請身處三個州的親人們,參加她小女兒斯隆的在線生日派對。她計劃給小嬰兒戴一頂閃閃發光的帽子,坐在高腳椅上接受祝福。莎拉說,今年的情況讓她意識到,“慶祝活動,的確,真的,只是關於愛。”

  如果說,人生中的高光時刻只是通過屏幕慶祝,會有一絲不完美;那麼,透過屏幕的臨終告別以及最終陰陽相隔,則是一生的遺憾。

  5月的英國,氣溫還只有10多度。雖已感受不到寒意,但疫情的持續惡化,卻讓整個國家如寒冬一般沉寂。

  “這是我最後一次看他們,但是我卻不能在現場,這會成為我們一生的遺憾”。5月12日,凱蒂父母的葬禮舉行,這對老夫妻因不幸感染新冠病毒,在兩天之內相繼離世。然而,葬禮沒有一名親屬能到現場。凱蒂本人也因正處於隔離期,只能通過視頻,和父母做最後的告別。

  疫情,將人與人隔離開來。人們只能通過一塊屏幕拉近距離,儘量不錯過彼此的悲歡,在不完美中得到“成全”。

手術、觀賽、社交、購物……一塊屏幕成“救命稻草”

  一塊屏幕,可以成就“君在長江頭,我在長江尾”的相望情牽;一塊屏幕,也可能是人們不得不抓緊的“救命稻草”。

  在美英相繼發佈旅行限製後,身處倫敦的31歲男子塔傑(Tajer)睾丸癌擴散,胃部長出腫瘤,亟需接受複雜手術。

  一場特殊的手術,通過一塊屏幕展開了。一位遠在約7600公裡外的美國專家,在屏幕後一邊觀看手術直播、一邊向英國主刀醫生提供建議,最後拯救了患者。“這有點像在網球場上的球員,而教練在另一邊。”英國醫生稱。

  而在真實的運動場上,全球各大賽事因疫情影響停滯,不得不利用屏幕“自我拯救”。

  在東京奧運會被推遲、各項目世錦賽叫停後,如何“突圍”,成為各項運動必須面對的問題。英超和西甲聯賽就先後聯手體育電子遊戲製作商,組織了“FIFA20”線上邀請賽。整個系列吸引100多萬人次在線助威,還籌集了近20萬英鎊的點播費,用於抗擊疫情。

  登上“雲端”的,不僅僅是體育行業。“按住山竹底部,用力一捏,就能剝出完整的果肉……”6月9日晚,泰國副總理兼商業部部長朱林,親自直播“帶貨”,向中國民眾賣出近5000個榴蓮、2萬個椰青,還有甜蝦、香米及網紅炸雞。

  從美國的音樂史教授,到新加坡的星級大廚,從韓國的主播,到中國的網紅……各行各業的人士都在絞盡腦汁,通過屏幕將彼此的距離拉到最小,在千里之外進行緊密貼近的互動,為宅家的日子,增添生氣。

  英國《金融時報》將這一現象稱之為——“疫情帶來的小慰藉”。

屏幕閃爍、字節川流,孤島連成大陸

  生活不能停滯,復工復產複學,也開啟了與網絡的接口。居家辦公、在線網課,無論是哪個國家,人們想在盡辦法,彌補因疫情落下的“功課”。因新冠疫情嚴重,3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緊急呼籲全球39個國家和地區的4.21億學生遠程上課。

  中國的一款辦公軟件——釘釘,在這場疫情中意外被帶火。從1月中國疫情暴發後,全國無法順利開學的中小學生就通過釘釘等軟件,來在線直播和遠程協同。有人覺得這款軟件很好,但有些小學生覺得每天被學習占了大部分時間,組團去應用商店給釘釘打一星差評,讓人哭笑不得。

  釘釘其後和其他幾款軟件一道被聯合國選中,推薦給各國所需人群。釘釘更順勢上線韓文,英文,日文等11種AI實時翻譯語音的語種,解決不同國家的實際需求。

  疫情蔓延的同時,信息在蔓延,人們的喜怒哀樂,也在通過網絡蔓延。

  屏幕閃爍、字節川流,孤島連成大陸。一塊塊屏幕後的人們,似乎早已跨越了地域、國家,一起站上了抗疫戰線。

  “在過去的24小時里,我出現了輕微症狀,且新冠病毒檢測結果為陽性。”3月27日,英國首相約翰遜通過社交網絡,發佈了一條視頻,宣佈了自己的患病情況。

  自視頻發佈後,約翰遜的賬號收到了超過23萬次轉發、評論,全球各地的人用不同的語言,共同祝願著“早日康複”。

當地時間3月26日,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參加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

  幾乎在同一時間,一群非常人物,實現了史上首次“同屏”。3月26日,G20特別峰會在線上召開。有人聯想到電影大片《2012》中,全球大國領導人舉行視頻會議的場景。科幻中“未來世界”的影像,似已提前照進現實。

  而在更多的場合,全球各種形式的“罕見同屏”,接連上演。

  七國集團(G7)領導人在疫情期間多次召開視頻會議;“歐佩克+”以視頻方式召開部長級會議;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也宣佈以視頻會議形式開幕……

  不止如此。世衛組織與國際公益組織“全球公民運動”,4月發起了一場線上直播環球音樂會,傳遞“同一世界:團結在家”的聲音。美國歌星Lady Gaga擔任了演唱會總策劃,中國音樂人郎朗、陳奕迅、張學友,均上線參演。

  彼時,屏幕兩端的人們,似乎正如美國明星詹妮弗•洛佩茲所唱的那樣,“人們,那些彼此需要的人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們……”

  萬里為鄰,環球同此涼熱。被時空距離阻隔的古人,講究“見字如面”;在當今網絡高度發達的特殊之年,全球各地的人們,“見屏如面”。(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