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1997年遭“頂替上學”被查實 班主任邱印林曾跨省調動工作
2020年07月03日20:10

  原標題:苟晶1997年遭“頂替上學”被查實 班主任邱印林曾跨省調動工作

  本報記者 文夙 李超 湖州、濟寧報導

  “那個年代……”

  在濟寧實驗中學家屬院,一位退休教師談及苟晶遭頂替上學事件時,欲言又止。

  但在談及邱老師本人時,這位老教師直言:“他這種品性的人你說能好了嗎?你叫你的孩子去上學了,人家的孩子呢?你想讓人家體會你當父親的心情,那人家的父親呢?人家父親多窩囊。”

  自6月22日起,苟晶實名披露遭班主任邱老師女兒頂替上大學,她自稱看到“山東冠縣農家女被頂替上大學”“242人冒名頂替取得學曆”新聞後,內心難平,希望得知自己被頂替操作鏈條上的真相。

  7月3日,山東省公佈《關於苟晶反映被冒名頂替上學等問題調查處理情況的通報》(以下簡稱“《情況通報》”),查實了1997年,苟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班主任邱印林女兒邱小慧頂替成績和學籍上學一事,並處理15人,被處理人員既包括邱印林和邱小慧父女,也包括操作鏈條上的政府人員以及派出所民警。

  一位山西籍人士曾主動聯繫到《中國經營報》,指出“邱老師”曾在27年前在山西某中學任教,於1993年跨省調動回山東濟寧,認為其教學水平一般,且有自我吹噓行為。記者進一步調查核實發現,邱老師曾於上世紀80年代,為解決家屬的戶口,調去山西,並於1993年調回濟寧。

  邱印林的長治往事

  “從山西(調)回來的。”2020年6月28日上午,記者在濟寧實驗中學家屬院,見到一位認識邱印林的退休老教師。談起“那個年代”,老教師聲音放低。

  在互聯網上,邱印林的履曆也留下了一些印記。2010年3月25日,同姓邱的一名網友添加了邱老師的百度百科詞條,介紹邱老師出生於1943年,是山東兗州人,“現任”山東省濟寧市實驗中學語文學科組長。這個百科詞條還提到,邱老師在1993年調至山東省濟寧市工作後,獲得多個獎項。

  記者採訪確認,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邱老師曾從山東調至山西,數年後再調回,調回山東時間應為1993年。

  “是他。”2020年7月2日,山西省長治市某附中老師告訴記者,邱印林老師曾在這所山西的中學任教,與他共事,當時這所中學還叫某師專附中。“他本來就是1985年從山東招到長治來的,主要是這邊能解決他老婆孩子的城市戶口。”這位老師介紹,在1985年,長治市面向全國招聘了十幾個老師,承諾了各種優惠條件,邱老師從山東應聘而來,原因是將農村戶口的老婆孩子轉成城市戶口。

  上述老師透露,1993年,在長治教書8年後,長治市將邱老師“又放回去了”。

  這所長治市某附中曾經的學生王粒粒(化名)告訴記者,他在1991年入學,邱老師在1993年他讀高二時調回山東。提起這位邱老師,王粒粒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一口山東話”。“在我們山西當地,只有這一個老師堅持說山東話,這讓我和同學們印象深刻,我們因此記得他是山東兗州人。”

  王粒粒出示的與同學交流的微信記錄顯示,這幾天,同學們紛紛猜測教過自己的邱老師是不是新聞上的邱老師,一位同學發言:“咱們那時候都不知道山東有個濟寧,只是因為邱老師是那裡人。”

  “我們那時候行政調動是很死板的,他從山西調到山東的情況在我們學校非常少。邱老師調動花了很長的時間,估計也是走了不少手續。”王粒粒出示了一張模糊的班級合照,他稱,坐在第二排學生正中間,穿著綠色中山裝,拿著粉色包裝盒的人就是邱老師。

  王粒粒說,合照拍攝時間是1993年邱老師離開山西前夕,邱老師手中拿的是同學們送給他的臨別禮物。記者留意到,照片中的“邱老師”方臉、平頭,與出現在苟晶朋友工廠攝像頭下的邱老師有相似之處。王粒粒說,邱老師調去山東後,還曾給山西這邊的語文課代表寫信,課代表在課上朗讀過這封信,但內容他記不清了。

  苟晶曾告訴記者,佩服老師在語文教學方面的造詣。但王粒粒告訴記者,他認為邱老師語文造詣並不高。“我覺得他沒有文人氣質,就是個照本宣科的教書匠,他經常喜歡在課堂上自吹,自我標榜‘我在晉東南還是有點名氣’。”但王粒粒也承認,邱老師性格開朗,喜歡開玩笑。

  “他的一口山東話比較好玩,顯得平易近人,很多女孩會圍著他。當時沒覺得邱老師人品上有什麼問題。”王粒粒說,但他個人不喜歡邱老師的教課方式。“總感覺他長袖善舞,不是那種很清高的文人。”

  苟晶“兩次被頂替”存誤區

  2020年6月22日,苟晶在社交網站發帖稱,被班主任邱印林的女兒頂替上大學,但她最初自稱的“兩次被頂替”,或許存在認知誤區。

  記者反複詢問後,苟晶承認,由於年代久遠,她的記憶不太準確。實際上,苟晶第二次高考後,被錄取的黃岡水利電力學校,並非民辦“野雞學校”,而是正規的公辦中專,接收學生學籍。

  公開資料顯示,湖北黃岡水利電力學校是經湖北省人民政府批準,於1979年創辦的一所公辦的省部級重點普通中等專業學校。一張校友聚會照片顯示,苟晶曾就讀於黃岡水利電力學校1998級520班。

  據《情況通報》,苟晶1998年7月高考成績為569分(滿分900分),在任城區1710名理科生中排名第265名。當年山東高考本科(理科)錄取分數線為625分,濟寧市專科(理科)錄取分數線為600分,中專(理科)錄取統招分數線為570分,後調整為555分。

  據稱,苟晶的這一高考成績,達到濟寧市調整後的中專(理科)統招錄取分數線。苟晶在當年填報的誌願中,中專誌願填寫為泰安人口學校、武漢生物工程學校,並選擇了服從調劑,被調劑錄取到湖北黃岡水利電力學校。該校當時系公辦省部級重點普通中等專業學校,1998年原濟寧市計劃委員會與該校簽訂30名委託培養招生計劃,經原山東省計劃委員會、省教育廳批準後納入當年招生計劃,並向社會公開。苟晶當年高考檔案隨之轉至該校,其在發電廠及電力系統專業學習2年,並完成全部學業,學校為其發放了中專畢業證書。

  “苟晶1998年高考成績達到濟寧市中專(理科)統招錄取分數線,本人填報誌願並服從調劑,被錄取到湖北黃岡水利電力學校上學,系按程序正常錄取,不存在其當年被他人冒名頂替上學問題。”《情況通報》指出。

  第二次高考被老師偽造學籍檔案

  苟晶所在的黃岡水利電力學校1998級520班一位同學告訴記者,學生考取後,“學籍應該是轉寄到學校的,但是我們學生不會接觸學籍,就是只帶著準考證、身份證、錄取通知書之類的過去報到”。這說明這所學校在當年接受了苟晶的檔案。

  進入黃岡的學校是苟晶複讀一年後的結果。她再三向記者確認,她在1997年參加高考後,在邱老師的勸說下,為了複讀而沒有填誌願,也不知道自己被頂替。知道此事,是在2002年,苟晶的小妹高考前夕收到邱老師的道歉信,信中邱老師向苟晶坦白,自己的女兒“用”苟晶的成績去上了一個學校,他作為父親,對此無奈,作為老師,內心煎熬,遂寫信向苟晶懺悔、道歉。

  調查組查實,在1997年和1998年,真假苟晶被兩次錄取,存在兩次檔案遷移。即在1997年,苟晶第一次參加高考後,邱印林塗改苟晶的檔案,替她填寫了誌願,錄取北京煤炭工業學校後,讓自己女兒邱小慧頂替,到了1998年,邱印林幫苟晶偽造了另一份檔案,令她得以參加高考和錄取。這一過程中,苟晶不知情。

  據《情況通報》,1997年7月下旬,因選擇在原就讀高中複讀,苟晶按照學校要求將準考證上交。邱印林在苟晶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苟晶考生檔案卡及準考證上的照片替換為邱小慧的照片;對苟晶當年的學生檔案進行塗改,把父母姓名分別更改為父親“邱蔭林”、母親“苟淑玲”(邱小慧母親姓馬),家庭住址更改為王金山(邱小慧姐夫,時為濟寧市任城區建行職工)的單位地址“濟寧市洸河路9號任城區建行”,該地址同時也為錄取通知書收件地址;以苟晶的名義填報誌願,在中專誌願中委託培養類填報為濟寧警校、北京煤炭工業學校、濟寧商校。邱印林將塗改後的苟晶考生檔案卡交濟寧市實驗中學教導處審核後上報至濟寧市任城區招生辦。時任濟寧市實驗中學副校長、教導處主任李耀立,時任任城區招生辦副主任張勇失職失責,均未發現該檔案卡塗改問題。

  據稱,1997年9月,邱小慧以苟晶之名被北京煤炭工業學校錄取(2年製中專,委培費每年4400元),邱印林塗改後的苟晶學生檔案被轉至北京煤炭工業學校。該校按預留的地址將錄取通知書寄至濟寧市任城區建行,王金山根據邱印林的要求查找到苟晶的錄取通知書轉交給邱印林。後邱小慧持該錄取通知書到學校報到入學。苟晶複讀期間,邱印林利用整理學生檔案的便利條件,為苟晶偽造了學生檔案。

  中專包分配“末班車”

  儘管苟晶此前認為自己的分數是“假的”,但記者多次採訪後,苟晶確認,她兩次高考看到的分數都在500分上下,不足以上大專,但可錄取中專。尤其在1998年,她還通過鄰居家的電話查了分。

  當年的中專生,正在追趕包分配的“末班車”。1997年12月25日發佈的《國家教委、國家計委關於普通中等專業學校招生並軌改革的意見》中要求,招生並軌後,不再實行國家任務計劃和調節性計劃(含委託培養和自費生)雙軌的計劃形式,統一實行一種招生計劃,並統一錄取標準,單軌錄取繳費上學的學生。其畢業後在國家就業政策指導下,在一定範圍內自主擇業。

  《情況通報》稱,在1998年原濟寧市計劃委員會與該校簽訂30名委託培養招生計劃,經原山東省計劃委員會、省教育廳批準後納入當年招生計劃,並向社會公開。苟晶當年高考檔案隨之轉至該校,其在發電廠及電力系專業學習2年,並完成全部學業,學校為其發放了中專畢業證書。

  而在1997年,邱小慧頂替苟晶所就讀的中專北京煤炭工業學校,是一所煤炭部直屬的中專學校。1994年開始舉辦高等職業教育,1999年正式改製更名為“北京工業職業技術學院”。記者撥通其招生電話,一位老師介紹,如今學校已經升級為大專,這所學校在上世紀90年代錄取學生後,學生學籍檔案郵寄到學校,“多數通過學校,有的以縣為單位”。其還提到,在90年代,中專會招收委培生,一些人會包分配。

  為了去當時的北京煤炭工業學校讀書,邱小慧還被偽造了戶口遷移證。據《情況通報》,1997年9月,受邱印林請託,邱印水(時任兗州市王因鎮黨委副書記、鎮長,系邱印林親戚)聯繫時任兗州市公安局小孟派出所所長王衛中,由王衛中安排戶籍警欒衛民,違規為邱小慧出具了姓名為苟晶的虛假戶籍材料。

  通報稱,邱小慧的長兄邱通(時為濟寧市公安局任城區分局唐口派出所民警,2015年1月因病去世)持該虛假戶籍材料,通過時為任城區分局北湖派出所戶籍警的李秀芳偽造了姓名為苟晶、住址為濟寧市任城區許莊鎮的虛假《戶口遷移證》。其後,邱小慧持該證將戶籍遷至北京煤炭工業學校。時任北湖派出所所長韓寧日常監督管理不到位,對偽造《戶口遷移證》行為失職失責。

  據稱,2001年4月,邱小慧以苟晶之名在濟寧市任城區教師進修學校參加工作,檔案轉至原任城區人事局,戶籍遷至學校集體戶。時任任城區教委副主任崔興榮(主持人事科工作)失職失責,未發現邱小慧檔案中相關信息不一致問題,導致其通過審核並被錄用。2001年8月,邱小慧利用在校辦公室工作並保管學校公章的便利條件,在申請戶籍更名材料上私自加蓋本單位公章,向濟寧市公安局任城區分局李營派出所提出將戶籍姓名由“苟晶”改為“邱小慧”。

  通報指出,時任任城區教師進修學校辦公室主任高凡信日常監督管理不到位,存在失職失責問題。為幫助邱小慧更名,2002年1月,邱通(時任濟寧市公安局任城區分局督察大隊副大隊長)請託時任濟寧市公安局任城區分局副局長李鋒、李營派出所所長鞠堅毅幫助協調,鞠堅毅安排戶籍警王鳳強將戶籍姓名由“苟晶”變更為“邱小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