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討債簡史:與其發生過合同糾紛的 大多以騰訊勝訴告終
2020年07月01日11:35

  與騰訊發生過合同糾紛的企業,大多都以騰訊勝訴而告終。

  文丨獵雲網

  作者丨蘇舒

  6月29日,從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發佈了一則民事裁定書,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起訴被告貴陽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並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的申請,請求查封、凍結被告名下價值1624.06萬元的財產。

  目前,南山區人民法院同意了騰訊的申請。值得注意的是,裁判文書顯示,騰訊起訴老乾媽是因為服務合同糾紛。

  對此,騰訊相關負責人向《證券日報》透露,老乾媽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廣告,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

  2019年3月,騰訊與老乾媽公司簽訂了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騰訊側投放資源用於老乾媽油辣椒系列推廣,騰訊已依約履行相關義務、但老乾媽未按照合同約定付款。騰訊多次催辦仍分文未獲,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目前案件在法院具體審理過程中。

  有意思的是,老乾媽對此一直未有回應,直到昨日晚間,老乾媽公司發佈聲明稱,老乾媽從未與騰訊公司或授權他人與騰訊公司就“老乾媽”品牌簽訂《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且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並針對此事向公安機關報案。

  儘管老乾媽方面否認與騰訊發生過商業合作,但據公開資料顯示,老乾媽與騰訊“QQ飛車”手遊的確有過合作。除了3月份簽訂的《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外,4月26日,在QQ飛車手遊S聯賽2019年春季賽的開幕現場,騰訊互動娛樂事業群QQ飛車手遊運營總監趙斯鵬宣佈,老乾媽將成為S聯賽的行業年度合作夥伴。

  據悉,此次合作老乾媽不僅贊助了S聯賽,QQ飛車遊戲中還推出老乾媽頭像框和老乾媽裝飾套。以不打廣告出名的國民品牌老乾媽,在此次與騰訊的“出圈”合作後,被外界看為是轉變傳統營銷方式的重要一筆。

  截止發稿前,騰訊方面就老乾媽的聲明並未作出回應。

  這不是騰訊第一次發生合同糾紛類事件,也不是騰訊第一次因未按時收到合作費用而用一紙訴文將合作品牌上告法庭,在此類案件中,均以騰訊方勝訴而告終。

  熊貓互娛兩次拖欠騰訊合作費用

  王思聰一手創辦的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熊貓互娛”)與騰訊有過兩次合同糾紛。

  第一次合同糾紛源於風行一時的遊戲《穿越火線》。2017年1月1日,騰訊與熊貓互娛簽訂《2017年賽事版權合作協議》,即騰訊授權在熊貓互娛上進行《穿越火線》賽事直播,熊貓互娛則需按協議支付騰訊300萬元的授權費。

  本是互相成就的一次合作,卻因為熊貓互娛未能按時交付合作款項,騰訊將其告上法庭。此案在2019年3月作出判決,雙方解除《 2017年賽事版權合作協議》,被告熊貓互娛十日內向原告騰訊支付授權費300萬元及利息、違約金60萬元。

  除了與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發生過合同糾紛外,熊貓互娛同樣與騰訊雲計算(北京)有限責任公司(下面簡稱“騰訊雲”)發生過同樣的合同糾紛事件,只是這一次的涉事金額高達1.1億元。

  此次合作同樣是在2017年,騰訊雲和熊貓互娛簽訂《騰訊雲服務協議》,約定騰訊雲向熊貓互娛提供騰訊雲服務及售後支援。合同簽訂後,騰訊雲依照合同提供服務,但熊貓互娛卻一直拖延支付服務費。

  在天眼查民事裁定書中顯示,騰訊雲與熊貓互娛多次通過電子郵件方式就拖欠服務費進行溝通和核對,最終確認熊貓互娛拖欠騰訊雲服務費高達1.1億元。此次合同糾紛案同樣以騰訊勝訴告終,熊貓互娛被判與騰訊雲之間簽訂的《騰訊雲服務協議》即日起解除,同時法院判令熊貓互娛立即向騰訊雲公司支付服務費和遲延履行金共計1.64億元,判決時間為2019年9月30日,但熊貓互娛未能按時執行,法人代表龍飛亦因此被限製消費。

  據悉,熊貓互娛正是熊貓直播的主體,王思聰通過其100%控制的珺娛(湖州)文化發展中心(簡稱“珺娛文化”)間接持有熊貓互娛40.07%的股份。

  2017年與騰訊展開合作時的熊貓互娛風光無限,當時的熊貓直播月均用戶活躍度達8000萬,平台主播活躍度高達15萬,一度躍身成為能與鬥魚和虎牙抗衡的國內第三大遊戲直播平台。

  如今的熊貓互娛,卻因資金鏈斷裂,宣佈破產,並被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企業,而王思聰也因此在隨後的一段時間里被限製消費。

  值得注意的是,據相關律師稱,破產後的熊貓互娛,即有限責任公司出現負債時,用公司的全部資產進行償還,這是公司承擔責任的最大限度。這也意味著王思聰不必對熊貓互娛的債務擔責。

  聚力文化旗下公司未按時支付騰訊廣告費

  2020年5月29日,北京騰訊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北京騰訊”)關於浙江聚力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聚力文化”)、天津點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天津點我”)已開庭審理,具體的判決結果暫未公佈。

  與此次老乾媽事件相同的是,此次合同糾紛的緣由同樣是未按時支付廣告代費用。合同糾紛是發生在天津點我與北京騰訊的合作上,2018年,北京騰訊和天津點我就廣告事宜展開合作,彼時雙方合作應該是非常愉快的,北京騰訊履行了合同義務,天津點我同樣按時支付了費用。

  在之前合作的基礎上,雙方再次簽訂了2019年度的《騰訊廣告服務商合作協議》,約定天津點我作為北京騰訊運營的騰訊廣告平台的服務商通過騰訊廣告平台投放廣告,並向北京騰訊支付廣告費用,協議期限自2019年1月1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

  在訴訟公告中,北京騰訊稱,天津點我未能按時支付5月至8月期間通過騰訊廣告服務平台發佈的廣告費用共計2641萬元。

  據天眼查顯示,天津點我由蘇州美生元信息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美生元”)100%控股,而美生元則由聚力文化間接100%控股。據悉,聚力文化的主營業務為移動遊戲研發與發行及廣告推廣、中高端裝飾貼面材料的研發、設計、生產和銷售。聚力文化已於2008年A股成功上市,現市值達12.68億元。

  據此,北京騰訊方要求,天津點我按逾期未還金額日萬分之四計算支付拖欠的廣告費用。同時,美生元、聚力文化承擔連帶責任。同樣,北京騰訊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天津點我、美生元、聚力文化被裁定凍結名下財產一年時間。

  對此,聚力文化於2019年10月發佈公告稱,已將拖欠廣告費支付給北京騰訊,同時表示,正在和北京騰訊積極溝通,解決糾紛。如後期未能解決,可能會對公司後期與北京騰訊合作產生影響,進而影響公司後期利潤。

  參考資料:

  《遭騰訊起訴 聚力文化因合同糾紛涉訴案件尚未開庭審理》 同花順財經

  《王思聰名下公司熊貓互娛被判向騰訊支付360萬元》 澎湃新聞 揭書宜

  《騰訊要求查封老乾媽,疑是電競冠名合同糾紛》 零售老闆參考 趙小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