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半年|“抄底”一套房,從看房到出手只花了3小時
2020年07月01日12:39

原標題:我這半年|“抄底”一套房,從看房到出手只花了3小時

“從經紀人給我推這個房子,到跟買家約時間看房,到敲定買,前後就三個小時。從看房到交定金,沒超過24個小時。”上半年,一次機緣巧合的“撿漏”,讓嚴琦(化名)的買房計劃提前了三年。如今回頭看,嚴琦感慨,這次當機立斷的“抄底”,是無比正確的選擇。

從4月初看房、出手,到5月中旬辦過戶手續,嚴琦完成買房流程的這段時間,正是疫情緩解後北京市場從複蘇到強勢反彈的時期。無論是被疫情壓抑的需求延遲了釋放,還是類似嚴琦這樣,未來的需求因為疫情這個“蝴蝶的翅膀”搧動而提前釋放,都共同造就了創近三年新高的5月北京二手房網簽量。

在業內人士看來,疫情之下,購房者的需求只是被短暫壓抑,在未來的某個時間節點,總會釋放出來。

疫情趨穩後市場反彈,小戶型好房被“清空”

4月上旬的一天,嚴琦和她老公戴著口罩,完成了房屋交易簽約。如果不是疫情中機緣巧合,遇上了有價格優勢的“撿漏”房,嚴琦原本的購房計劃是在三年後。“本來沒打算這麼早買,覺得北京的房價沒有大漲的可能,想攢攢錢買個兩居室。我家住地壇附近,等兒子三年後上學,想讓老人也住在旁邊幫忙接送孩子。”

疫情來襲後,在家宅著時間大把的嚴琦因為投資無門,偶爾也看看房。“手裡有一點錢,銀行存錢利息太低,買股票不靠譜,買黃金那段時間黃金ETF坐過山車,我差點急出心臟病。”在相熟的二手房中介推薦下,嚴琦陸陸續續看了地壇附近和平里的四套房,但各有各的問題,要麼東西向,要麼戶口遷不走,要麼臨街,要麼房子老舊。

到了4月初,一直關注北京房地產市場的嚴琦發現,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製,“冰凍”的市場回暖解凍了,成交開始釋放,樓市開始變“熱”。讓她記憶深刻的是一次“錯失”。那是和平里一套一居室,不滿五年也不唯一,稅比較高,需要全款,“我就猶豫了一下,真的就一下,立馬就有人全款買走了。”

4月到5月,北京樓市經曆了一輪疫情趨穩後的反彈。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總結,上半年的北京樓市行情,2月-3月成交極度萎縮,4月市場逐漸恢復,5月出現了一次非常明顯的“小陽春”行情。

對於業界人士口中的5月“小陽春”,嚴琦很有感觸。她發現,那段時間里,她所關注的區域,只要是沒啥毛病、性價比高的房子,基本上出來一套就被“搶”了。

嚴琦記得,自己買完房子去辦過戶手續的時候,大約是5月中旬。中介讚她買得巧、買得好,告訴她,就這一個多月,和平里性價比高、沒有缺點的小戶型基本被“清空”了。“解渴”,當時中介用了這麼一個詞,來形容“冰凍”解封后中介從業者的感受。

320萬“抄底”和平里的居室,一天內就交定金

嚴琦“抄底”的房子,算是機緣巧合,和這場疫情或多或少也有點關係。

那是4月初的一天,相熟的中介告訴嚴琦,正好有個客戶,著急賣房子離開北京回河北。賣房子離京的原因之一是,這位房主從事裝修行業,屬於房地產行業的下線行業,疫情期間幾乎歇業,就琢磨著回河北可能生意好一些。

“這套一居室當時市場價7.3萬-7.4萬元/平方米,總價360萬元左右,沒啥缺點,不頂層不底層,不把邊,南向。” 嚴琦說。房主著急出手,要求首付200萬元以上,同時一個月之內完成交易,不接受連環單,因此總價壓到了320萬元,單價僅6.6萬。

這個價格相當有優勢,嚴琦立時心動,她看了中介發過來的VR看房鏈接,當天晚上就約了房主見面。從中介給她推這套房子,到跟房主約時間看房、敲定買,只花了3個小時,從看房到交定金沒超過24個小時。

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4月,北京二手房網簽1.3萬套,相比3月成交量翻倍;5月,北京二手房網簽1.6萬套,因網簽滯後,實際簽約高達2.1萬套。嚴琦買下的房子、她一時猶豫被別人買走的房子,都是4月-5月北京二手房市場從恢復到“爆發”過程中的一份子。

時間一晃到了7月,驚心動魄的2020年上半年已成過去,而疫情的陰影仍未完全散去。回頭看自己上半年果決無比的買房經曆,嚴琦感慨,6.6萬元的單價的確是“抄底”了,因為經曆了5月的一波釋放,6月北京部分房源就開始漲價了,“現在談價格很難”。

這套房子本是三年後的“預定”,並不著急住。買完8天,嚴琦就租出去了,月供7000多元,租金每月5500元,基本沒有資金壓力。

“三年後,可以自己住,也可以看市場情況再換套二居室,有更多騰挪空間。”胸有成竹的嚴琦已經規劃好了三年後的計劃。

6月樓市再現“倒春寒”,再度升溫待8月

疫情像蝴蝶搧動的翅膀,改變了很多事。比如嚴琦遇到了一個受疫情影響急著“拋售”離開北京的房主,得以“抄底”一套各方面合意的房子;又比如很多人的改善升級購房計劃,因為疫情下凸顯的居住痛點而提出了更高要求。

貝殼找房在今年4月發佈的《2020新居住消費洞察報告》調查了1萬多名買房者,發現零噪音臥室、電器配齊的廚房、能做辦公區的書房,成為疫情後消費者最想優先改造的三大居住空間。而開發商們也發現,受疫情影響,購房者最希望提升客廳空間和廚衛空間,通透、通風成為重要考量,此外,社群構建、物業增值服務也越來越受重視。

同時,一些消費習慣也悄悄地改變了。嚴琦稍一猶豫,在看的房子就被人買走了,為什麼要猶豫?“全款啊,肯定要猶豫。疫情當前,現在還是想留一些現金在手裡。” 嚴琦說。

北京這波捲土重來的疫情,令衝高的北京樓市再度陷入低迷,也令各種變化更為錯綜複雜。“6月中旬,因為疫情再次出現,北京房地產市場從小陽春驟轉為倒春寒,市場再次全面萎縮。整體看,當下北京房地產市場再次回到了4月水平。”張大偉說。他預計,按照目前趨勢,7月北京二手房成交量可能在1.2萬套左右,如果7月中旬疫情能趨穩,二手房成交量有望在8月再次恢復到1.5萬套以上。

合碩機構首席分析師郭毅也表示,這一波疫情過去之後,北京市場在8月-9月迎來新一輪成交的升溫和反彈,是可以預期的。“就像今年4月-5月,北京市場出現成交反彈。購房需求只是被壓抑,而非消失,在未來依然會釋放出來。”

新京報記者 王海亮

編輯 楊娟娟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