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利奧蘭納斯》:一部被忽視的莎翁悲劇
2020年06月29日01:04

原標題:《科利奧蘭納斯》:一部被忽視的莎翁悲劇

任明/文

疫情以來,英國國家劇院每週通過視頻網站免費播放一部高清戲劇作品,以滿足人們枯燥居家時期的觀劇需求。迄今為止所播放的10部作品中,莎士比亞占了三部:《第十二夜》《安東尼與克里奧佩特拉》,以及最近正在播放的《科利奧蘭納斯》。

此次英國國家劇院高清直播的這個版本,是2014年1月錄製於只有251個座位的倫敦多瑪倉庫劇院。這座非營利性劇院,在它27年的歷史中,獲得了100多個獎項。該劇女導演將場地、佈景與道具的節儉與舞台藝術的穿越性與想像力做了很好的結合。

作為莎士比亞筆下以羅馬帝國為背景的四大悲劇之一,《科利奧蘭納斯》並不像《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裘力斯·凱撒》《安東尼與克里奧佩特拉》那樣廣為人知,此次免費放映在互聯網上所喚起的觀映熱潮,是因為男主角的扮演者是被中國觀眾昵稱為“抖森”的湯姆·希德勒斯頓。英俊挺拔、一身紳士氣質的希德勒斯頓以在漫威電影《雷神》《復仇者聯盟》中扮演反派“洛基”而出名,此次在《科利奧蘭納斯》中扮演一身傲骨、貴族心態濃重而“媽寶”的男主,堪稱得其所哉。他所演繹的生活在公元前6到5世紀之間,羅馬貴族、大將卡厄斯·馬歇斯,因戰功赫赫被元老們推舉為羅馬執政官,卻因對待窮人的傲慢舉止與不羈言行被護民官所憎惡,在他們的離間下,已經投票同意馬歇斯擔任執政官的平民轉而反悔,激怒馬歇斯對平民展開更加惡毒的痛罵,被護民官藉機驅逐出境;馬歇斯轉而投靠多次被他打敗的伏爾斯人的首領奧菲狄烏斯,兩人一起攻打羅馬,最終釀成悲劇。

很明顯,正如學者們早已指出的,與古希臘羅馬時代英雄們“受神操弄”的命運悲劇不同,莎士比亞所關注、所刻畫的是人的性格悲劇——這是他的作品自啟蒙時代以來,越來越受到歡迎與重視的原因。與哈姆雷特性格中的延宕與猶疑、李爾王的剛愎與自用、奧賽羅的輕信與嫉妒不同,為羅馬人打下科利奧里城而被尊封為“科利奧蘭納斯”的馬歇斯,其性格悲劇是因為他太純粹、太固守自我而看不到更廣大世界的現實。對其性格弱點,莎士比亞開篇就通過“市民甲”之口進行了表述:“他所做的轟轟烈烈的事情,都只有一個目的。雖然宅心仁厚的人願意承認那是為了他的國家,其實他只是要取悅於他的母親,同時使他自己可以對人驕傲”。這種個人主義的努力及對榮譽的捍衛,無疑並不適合在大眾民主時代做一位政治家或是執政官。莎士比亞通過自己的筆,清晰展示了馬歇斯的性格如何使他一步步走向深淵——此次演出的版本,除了有所刪節以外,台詞和情節幾乎照搬莎翁原作:馬歇斯英勇善戰,看不起平民士兵的貪生怕死,在幾乎憑一己之力拿下科利奧里城之後,他對自己的戰功並不自傲;他珍惜貴族的榮譽,認為自己有權利、也理應通過行使執政官的統治權力為羅馬服務;他瞧不起因“代表大多數人說話”而獲得權力的護民官,認為他們挾民意而專斷。導演有意選了一男一女兩位樣貌平凡、充滿世俗氣息的演員扮演護民官,生動表現了他們如何出於對馬歇斯的傲慢的憎恨而煽動平民反對他。

扮演男主角的抖森表示,馬歇斯是一個很純粹的人,這種純粹使他不能適應政治環境,釀成自身悲劇。確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馬歇斯的悲劇在於他太固執於自身所在的世界,而忽略了對外部世界與他人的關心。在被羅馬放逐以後,為報仇雪恥,他助敵攻打羅馬,卻全然沒有想過這樣做的後果,直到母親伏倫尼亞向他指出,這場戰爭的結果是不能確定的,但有一點卻可以確定:要是你征服了羅馬,你所收穫的不過是一個永遠的罵名,一個叛國者的罵名。馬歇斯聞言幡然悔悟,準備幫羅馬人和伏爾斯人締結和約,然而大錯已經鑄成。舞台上馬歇斯瀕死之際,扮演母親的演員出現在台上,燈光打在她失魂落魄的身上。這一結尾提醒大家注意在這一故事中,母親對主人公所造成的影響。

如果說馬歇斯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獲得母親的讚賞與自豪的話,那麼在他被愛所困、看不到更廣闊的世界中所存在的苦難與真理的情況下,其自身所處的高位幾乎只能給他帶來災難。馬歇斯認為平民缺少榮譽感,不可靠——“一群既沒有能力統治、又不願被人統治的人。”他自己在母愛與貴族精神的束縛下,被後世評論家認為是“泰坦與嬰兒的合體”——再次證明了謾罵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會招致災難。T.S.艾略特曾表示,《哈姆雷特》是審美的敗筆,《科利奧蘭納斯》才是莎士比亞最優秀的悲劇。對人性的悲劇各有所見,而這,也正符合文學藝術的參差多姿與人性的浩瀚。(編輯 董明潔)

(作者:任明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