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信託被百億假黃金事件拖下水 律師稱機構風控存漏洞
2020年06月29日20:04

原標題:多家信託被百億假黃金事件拖下水 律師稱機構風控存漏洞 來源:新浪財經

文 / 新浪財經 鄒沅錚 許旻

武漢金凰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凰珠寶)無疑是攤上大事兒了,這家納斯達克上市企業向多家金融機構質押了大量實物黃金融資,結果卻被發現是假黃金。

據悉,民生信託、東莞信託、安信信託、四川信託、長安信託等多家信託機構被捲入,除此之外,還涉及多家銀行和小額貸款公司。目前未到期融資額約160億元,對應質押黃金超過80噸。

據瞭解,金凰珠寶相關信託成立時,採用了“實物黃金質押+保險公司承保”融資模式,但這一模式卻遭到了質疑。

“從黃金成色、流動性、變現等方面考慮,沒有理由放棄標準質押,而選擇黃金實物質押。”上海市浩信律師事務所高依升律師認為,“金融企業應該合規風控至上,但就這個事件,一點也看不出來。”

另外,他表示,通常保險公司參與質押融資承保,針對的一般是質押物的風險損耗和滅失,但如果黃金的重量和質量本身存在問題,則不能當作索賠的前提。

不止有“假黃金”還有數十億規模產品逾期

作為國內較大的黃金首飾製造商之一,金凰珠寶與黃金關係密切,但“諷刺”的是,他們用以質押向信託融資的黃金卻被爆出是假的。

涉事的包括民生信託、東莞信託、安信信託、四川信託、長安信託等,其中民生信託融資規模最高,達40億元。

實際上不止於此,據媒體報導,自2019年下半年起,金凰珠寶多期信託計劃已經出現逾期,相關產品規模合計達數十億元。涉事的多家信託機構紛紛提起司法程序,法院依法查封了金凰珠寶所質押的黃金。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記錄顯示,2020年以來,金凰珠寶作為被執行人案件已達22起,累計執行標的額達102.57億元,其中有多個標的被重複執行,最大的一筆執行標的達16.36億元,賈誌宏持有的金凰系相關公司的股權也已被凍結。

據天眼查披露,實控人賈誌宏100%持股金凰珠寶,這家成立於2002年8月的公司,於2007年10月整體變更為股份公司;與此同時,賈誌宏對武漢金凰實業集團(下稱金凰集團)有限公司持股0.02%。

為何實物黃金質押暴雷?或顯信託風控漏洞

6月24日,上海黃金交易所發佈公告稱,取消了金凰珠寶會員資格。

也就是說,此前還是會員的時候,金凰珠寶想要通過信託融資,明明可採用標準化質押方式,完全可以避免出現“假黃金”的情況。

但有意思的是,金凰珠寶一直選用實物黃金作抵押,而且與部分信託公司簽訂信託合同時,金凰珠寶都表明“保真”——提供的質押物是上海黃金交易所標準金AU999.9,且抵押物經第三方機構檢測達到標準。

同時,為了在“保真”上加一道籌碼,金凰珠寶還將所質押黃金在中國人民保險財產股份有限公司武漢市分公司或中國大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進行了投保。

也就是說,金凰珠寶通過質押黃金為融資增信,還給質押的黃金上“保險”,寧可選擇如此曲折的雙保險舉措,也不採用標準化質押。

高依升稱,採用黃金實物質押還是選擇黃金交易所的標準化質押,從法律上並無限製,但從信託公司等融出資金方來說,金凰珠寶是上海黃金交易所的會員單位,最安全的質押就是黃金交易所的標準質押。

“從黃金成色、流動性、變現等方面考慮,沒有理由放棄標準質押,而選擇黃金實物質押。”高依升認為,金融機構應該風控至上,但在此事上這些信託公司們並未提出異議,沒看出他們的嚴謹風控。

保險拒賠條款存爭議 “雙保險”變雙落空

正如上文提到,金凰珠寶在信託融資過程中,還拉來了保險公司“背書”。於是此事一出,信託公司們除了提起司法程序外,還紛紛轉向保險公司索賠。然而承保方之一人保財險卻拒絕賠償,讓“雙保險”模式進一步落空。

人保財險稱,首先,目前被保險人金凰珠寶並未向其提出任何保險索賠,信託公司等機構提出保險索賠,不符合保險合同約定。

其次,投保保單為財產基本險,依據保險合同約定,只對火災、爆炸、雷擊、飛行物體及其他空中運行物體墜落、盜竊、搶劫等6種原因導致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承擔保險責任。

新浪財經查詢,人保財險提到的財產基本險主要承保由於自然災害或意外事故造成保險標的直接損失及保險事故發生後,為搶救保險標的而採取合理的措施造成標的的損失,以及支付的合理施救費用等。

不過民生信託則提出異議,其出具了一份金凰珠寶向人保財險武漢分公司質押黃金投保時簽訂的保險單特別約定清單,上面顯示:“如(標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民生信託提供的)保險合同約定的這一條款很詭異。而保險公司也很怪異。”對此,高依升認為。

他從法律角度解讀稱,通常保險公司參與質押融資承保,針對的一般是質押物的風險損耗和滅失,但如果黃金的重量和質量本身存在問題,則不能當作索賠的前提。

他不諱言,黃金質押風波還在繼續,“從有關報導看,案件性質還屬於民商事糾紛。但有些事實和謎底的揭開,也許最終要通過刑事途徑。”

責任編輯:張譯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