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信託陷入武漢金凰珠寶困局:假黃金質押背後布的什麼局
2020年06月28日21:41

原標題:多家信託陷入武漢金凰珠寶困局:假黃金質押背後布的什麼局

武漢金凰珠寶股份有限公司(金凰珠寶,NASDAQ:KGJI)深陷危機,多家信託公司捲入其中。據澎湃新聞瞭解,被捲入其中的信託公司包括民生信託、東莞信託、安信信託、四川信託、長安信託等。其中民生信託融資規模最高,達4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一家武漢本土企業,武漢金凰卻沒有向當地的信託公司融資。除了信託公司外,多家銀行和小額貸款公司也被捲入。

一家地方珠寶類企業何以讓多家信託公司陷入泥潭?拿長安信託-金凰珠寶貸款2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的風控措施來看:

1.黃金質押:金凰公司提供其合法持有的不低於上金所AU9995標準的實物黃金質押(靜態質押),信託放款前,質押物本金質押率控製在70%以內。

2.保證擔保:公司法人代表賈誌宏承擔個人無限責任保證擔保。

3.監控措施:【質押物管理】①質押實物黃金直接保存於武漢本地商業銀行保管箱中(中國工商銀行),保管箱封存。②質押期間內,不進行查庫(保證質押物安全),保管箱不開封,做到靜態質押。【質押物保險】質押實物黃金在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購買財產保險(基本財產險附加盜搶險,同時保險公司承保黃金的重量及質量),該保險的第一受益人為信託受託人;質押黃金接收並存放於銀行保管箱後,保管箱將封存,長安信託及人保財險公司分別持有保管箱鑰匙及密碼;項目存續期間,保管箱不可開封,做到靜態質押。

民生信託·至信系列金凰珠寶貸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違約後,民生信託依照合同於2019年12月27日向金凰方發送《貸款提前到期通知書》,宣佈相關融資提前到期,並提起司法程式,此後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部分質押黃金進行了查封。5月22日下,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向民生信託送達檢測報告,檢測報告顯示質押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險單約定。

根據民生信託出具的金凰珠寶向人保財險武漢分公司為質押黃金投保而簽訂的保險單特別約定清單顯示:“如(標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於是目前為止,民生信託面臨著質押物無法兌現、且保險公司未按時賠付的處境,作為保單受益人,民生信託遂對保險承保方人保財險武漢市分公司提起訴訟。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記錄顯示,今年以來,金凰珠寶共有22條被執行信息,執行標的總額達到102.57億元,執行法院包括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和煙台市中級人民法院。6月24日,上海黃金交易所發佈公告稱,鑒於會員單位武漢金凰珠寶股份有限公司存在違反《上海黃金交易所會員管理辦法》及《上海黃金交易所違規處理辦法》規定的情形,經上海黃金交易所理事會審議同意,決定取消其會員資格。

值得一提的是,金凰珠寶的實際控製人為賈誌宏,其對武漢金凰實業集團(下稱“金凰集團”)有限公司持股0.02%。2018年9月,金凰集團註冊資本增加16億,東莞信託列入金凰集團新股東,持股比例34.78%。東莞信託控股股東東莞控股(000828.SZ)董秘去年回覆投資者提問時稱,東莞信託為武漢金凰實業集團公司提供信託融資,並持有武漢金凰實業集團公司34.78%的股權,持有該股權是該筆信託融資的風控措施,不是東莞信託運用自有資金對其進行的股權投資。

在信託產品之外,信託公司和金凰系還存在戰略合作方關係。2019年4月,民生信託與湖北鐵投、三環集團、氫陽能源、金凰集團簽約了《氫能交通應用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入股氫陽能源,入局氫能技術。

武漢金凰債務違約事件持續發酵,至今仍有諸多疑點。首先,武漢金凰在信託融資過程中,通過質押黃金增信,還給質押的黃金上了“保險”,但作為上海黃金交易所會員,可採用標準化質押方式,為何不採用?武漢金凰實控人賈誌宏名下有41家公司,涉足武漢多個行業,他在武漢布的是什麼資本局?最後,信託公司將保險公司告上了法庭,主張其履行賠付義務。針對這份保險合同,中國人保到底該不該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