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半人半神退役了 他的哪個動作你印象最深?
2020年06月28日16:00

  本週,卡達正式宣佈退役,結束了自己長達22年的職業生涯。

  很難想像,半人半神已經43歲了,他也是還在聯盟征戰的唯一70年代球員。

  卡達已經在聯盟里度過了22個年頭,這讓他超越羅伯特-帕里什、奇雲-威利斯、加納特和奴域斯基共同保持的征戰21個賽季的NBA紀錄,成為名副其實的歷史第一人。

  以這樣的高齡還能馳騁在NBA的舞台上,若不是對自己的極端自律,是絕無一絲可能的。

  但你在卡達身上卻看不到對總冠軍的過度執著。職業生涯的末期,卡達頻繁更換門庭,但大多是一些中下遊球隊。

  在這個物慾橫流,為總冠軍抱團取暖的時代,享受著快樂籃球的他成了一股清流。

  卡達的職業生涯,跨過了4個10年,這在NBA球員里也是絕無僅有的。

  1998年,卡達大三結束參加了那一年的選秀大會,首輪第五順位被勇士選中,隨即被交易至速龍。

  由於他出身北卡,又司職得分後衛,加上出色的彈跳與入樽能力,這一切都讓他自然而然成為了佐敦眾多接班人候選中的一位。

  2000年成為卡達職業生涯的分水嶺,此前在多倫多默默無聞,得不到聚光燈關注的卡達,用五記入樽宣告著舊世界的結束和新紀元的開啟。

  半人半神之名響徹世界,除了觀眾以外,他還征服了自己的表弟,麥基迪說:“NBA有兩種入樽,一種叫卡達,另一種叫其他人。”

  卡達讓入樽大賽達到了新的高度,以至於在20年之後,人們在強烈的對比之下,仍然找不到觀看入樽大賽的樂趣。

  卡達的另一個名場面更加殘暴。

  雪梨奧運會美國隊和法國的比賽中,卡達在距離禁區還有兩步的地方直接起跳,在空中用左手按住了想要起跳來封籃的、身高2米13的法國中鋒弗雷戴歷-維斯。

  然後,他從對手頭頂飛躍,完成了一記令人瞠目結舌的大力入樽。

  法國媒體生怕事不夠大,直接給這記入樽冠以了“死亡之扣”的名字。國內的自媒體們為了突出卡達之威,編撰了維斯在這一扣後退役的頹唐。

  回顧卡達的職業生涯,很多人都忘記了他也曾經是佐敦接班人中的一個,除了00年留下的那些經典入樽,他同樣是極其罕見的大舞台選手。

  代表速龍時,和76人在東岸準決賽大戰7場;代表網隊時,做客多倫多雙絕殺手刃老東家;代表獨行俠時,季後賽頂著馬刺雙人包夾投中絕殺三分。

  但不得不說,卡達的運氣不太好。

  他生涯第一段巔峰在速龍,速龍這個球隊比卡達加入NBA也沒早幾年。在NBA想取得成功需要多年的積累,速龍顯然沒這個條件。

  等到去了網隊,雖然和傑特的搭配下限有保證,但上限不夠,那個時候的東岸已經是屬於是鐵血活塞的時代。

  再往後,卡達自己也開始走下坡路了,作為配角想去拿一枚戒指,運氣依舊出奇的差。

  轉去魔術前一年,魔術可是進了總決賽的檔次,但引進卡達之後,跌到了東決水平;轉去小牛前一年,人家小牛可是人人戴上了總冠軍戒指,沒想到引進了大牌卡達卻是首輪季後賽就被橫掃。

  最後幾年,卡達已經放棄了爭冠之心,安心享受職業生涯最後的時光。

  在卡達的職業生涯里,你很少能看到爭議性的新聞,他的為人處世態度和呈現給人的勁爆入樽完全不同。

  這和卡達的出身和教育有很大關係:中產家庭,師從北卡名帥迪恩-史密夫,他的野心從來沒有人們想的那麼大。

  從小沒有為家庭和生計奔波的問題,讓卡達看起來與世無爭,幾次讓球迷看不懂的選擇現在大家也慢慢理解了。

  這也就解釋了,2003年全明星賽,票王卡達,願意把自己的正選位置讓給師兄佐敦,這境界,一般球員還真沒有。

  退役前最後幾個賽季的卡達,賽前每每會第一個到球場做熱身和拉伸,賽後繼續恢復和訓練,並且很注重核心力量的穩定,因為這樣不容易受傷。他還要精確的控制自己的飲食,糖一概不沾,碳水能少則少。

  3月12日,因為高拔確診感染新冠病毒,NBA停賽已經無可避免,開賽時間靠後的鷹隊球員們已經意識到,對於卡達來說,這很可能將是他的告別演出。垃圾時間,特雷楊手遞手助攻卡達,命中了他職業生涯最後一記三分。

  相比同時代的巨星,卡達不是最偉大的;進入新時代後,他更多是默默無聞的配角。

  但多少年後,卡達那一幕幕傳世經典,那史上最強的大力入樽,誰能忘記呢?就像高比的中距離後仰和各色絕殺,艾佛遜的閃電突破,麥基迪的干拔跳投一樣,誰會忘記呢?

  西科東艾,北卡南麥,他名列其中實至名歸。

  牛逼過,並將永遠被銘記,這就夠了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