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孫正義雙雙“辭任”:一個逍遙隱退,一個艱難渡劫
2020年06月27日12:30

原標題:馬雲、孫正義雙雙“辭任”:一個逍遙隱退,一個艱難渡劫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投中網(ID:China-Venture)

“作為董事,我從阿里‘畢業’了。”

6月25號,軟銀集團的年度股東大會上,孫正義正式宣佈退出阿里巴巴董事會。自2005年起,孫正義擔任阿里巴巴的董事,至今已經15個年頭了。

和孫正義同一天“畢業”的,還有馬雲。在上個月的18號,軟銀集團宣佈,馬雲將在6月25號退出軟銀董事,自2007年成為第十位董事以來,馬雲已經擔任了13年董事。 馬雲和孫正義“雙退”,一段傳奇故事走到末章。不過,孫正義強調,他和馬雲的關係很好,兩人會是“一生的好友”。

一、"soul partner"

“那一天,六分鐘以後,他喜歡上了我。後來,他邊上很多人說我們是‘soul partner’,有人不相信一見鍾情。(掌聲)也許那就是一見鍾情。這是真實的事情。”

彼時,馬雲還沒有封神,他帶著一條鮮紅色的領帶,西裝革履地在一檔叫《馬雲說創業》的節目里侃侃而談。在講到如何與VC打交道時,他透露了大段和孫正義交手的細節。

“孫正義, 我覺他是一個非常有大智慧的人,很多人並不知道阿里巴巴在做什麼,而這個人在六七分鐘就知道我想幹什麼。”

馬雲說,他見孫正義的那天,連西裝都沒穿,因為沒有“想要要錢”,他講了幾分鐘之後,孫正義打斷了他,說道:“你停一下,你要多少錢”。

“我說我不要錢,他說要錢的。他教我怎麼花錢花得快,然後,我說我真不要錢。” 在馬雲的版本里,他才是那個被瘋狂“追求”的一方,他提到孫正義一開口就要給他四千萬美金,他拒絕後孫正義派人到公司去說服他。在日本的談判桌上,CFO蔡崇信又拒絕了四千萬美金的條件,還把孫正義“嚇了一跳”,馬雲甚至在談到三千萬美金後又反悔了,回國寫信給孫正義說只要兩千萬,並表示:“同意就干,不同意就不幹”。

孫正義只回了兩個單詞:"Goahead".

一筆互聯網史上舉重若輕的投資就此拍板。孫正義給了當時只管過200萬的馬雲2000萬美金的投資,並在2004年又追加了6000萬美元,持股比例一度超過28%。

孫正義回憶,他當時投資阿里的決定是出於直覺:“我能感覺到,當時我見到的其他創業家內心沒有真正的信念,但我和馬雲屬於同類人,都有些瘋狂。”

在阿里巴巴十餘年的發展中,孫正義一直死死拿著阿里巴巴的股票,只到去年6月,為了減少公司負債,軟銀首次拋出2.8%的股份,套現111億美元,獲得了超過千倍的投資回報。此番交易後,軟銀依然持有阿里25.9%的股票。

二、馬老師與孫指揮家

共同締造傳奇之後,兩人的處境卻大有不同。

卸任後的馬雲變回了馬老師,做起了搖滾歌手,成為了“馬雲公益基金會創辦人、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倡導者”,按他的話說,今後的方向是“圍繞教育,圍繞企業家精神,圍繞女性領導力,圍繞環境,這四個是我的主題方向。”

最近,他還搞了一場千人吃火鍋的party。1994年出生的安徽援鄂護士王琪3個月前在微博上@了馬雲想吃火鍋。6月6號,馬雲在安徽合肥兌現了許下的承諾,與王琪等66人一起吃火鍋,同時他還邀請了6000多名援鄂醫護人員同步 “雲火鍋”。

馬雲甚至還表演了三個節目——唱黃梅戲、比賽吃辣椒、變魔術。這邊馬老師在唱戲,那邊孫正義還在“渡劫”。

2020年4月13日,軟銀發佈截至2020年3月底的2019財年業績預測,預計經營虧損1.35萬億日元(約880億元人民幣)。虧損主要來自旗下願景基金,2019財年願景基金虧損達到1.8萬億日元(約1,160億元人民幣),主因是Uber、WeWork公允價值的大幅下降,以及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其他投資組合估值的急劇下降。

血虧後,孫正義正在出售大量優質資產,以減輕財務壓力。

5月18日,孫正義表示軟銀集團將減持阿里巴巴股票,募集1.25萬億日元(約117億美元),以回購軟銀公司股票。為了籌措資金,軟銀同時在尋求出售旗下價值200億美元的T-Mobile股票。軟銀還宣佈在2021年3月之前回購多達5000億日元(47億美元)的股票,在2020年3月的回購計劃上再次加碼。

“在互聯網時代開端,我也受到同樣質疑,甚至比現在更多”。

儘管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孫正義表示:“戰術上,我有遺憾;但是戰略上,沒變;對未來的看法,也沒變。”

孫正義的夢想是做AI變革中的指揮家。

在去年6月軟銀第39次股東大會的演講中,孫正義說:“在孩提時代,小學二三年級的時候,在電視上看見指揮管絃樂團的指揮家,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們想做什麼呢?軟銀集團是指揮家,Uber、DiDi、WeWork、OYO...這些公司是演奏家。我覺得50年、100年以後,傳統與品牌將會建立起來。這些傳統、品牌和生態得以建立的時候,即使曆經300年也不會陳腐,而是愈發興榮。"

這樣的願景讓孫正義覺得睡覺都是在浪費時間,回顧過去,他說:“在我看來,我還沒有取得任何成就。我仍然是一個挑戰者,每天我都在戰鬥。”

三、風清揚和阪本龍馬

一個“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一個“向天再借300年”,馬雲和孫正義的不同,正如風清揚和阪本龍馬的不同。

馬雲講究的是中國的功,守,道。

創業二十四年、創辦阿里巴巴二十年,馬雲功成身退:“我深知從能力、精力和體力的角度,任何人都不可能永遠擔任公司的CEO和董事長工作。”

在思過崖行走,在摩天崖爭辯,在光明頂見客。熱愛武俠文化的馬雲,想做的是風清揚,武功蓋世,劍術神通,卻封劍歸隱,讓徒兒成為絕世高手。

“讓年輕一代才俊能接班,解開企業傳承發展的問題。”

馬雲逐漸隱退,孫正義卻不同。他的偶像是誌士阪本龍馬,此人曾提出“船中八策”,說服藩主山內豐信,促其勸告幕府將軍德川慶喜“大政奉還”,開啟了明治維新,自己卻遇刺身亡。

他憧憬“像阪本龍馬那樣,成就一番事業”,他酷愛吹牛,推崇“稀里糊塗開始干”:“要成為世界第一的家電王,成為世界第一的汽車王,成為世界第一的什麼什麼……他們擁有宏大的夢想,稀里糊塗就開始幹了起來。但是,正是這種稀里糊塗就開始幹的夢想給日本帶來了活力。”

信奉日本武士道精神,永遠野心勃勃,不惜冒險,不惜戰死沙場。年過六旬的孫正義還保持著這種“少年感”。

這樣的迷之自信並沒有衰退,孫正義明確承諾將在未來十年時間繼續執掌他的投資帝國,在一片質疑聲之中,還相信自己可以翻盤。

武士道和功守道,風清揚和阪本龍馬,馬老師與孫指揮家,究竟孰高孰低?每個人的心中,大概有不同的答案。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