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一稱讚中國防疫工作的議員被抄家
2020年06月26日17:33

  原標題:突發!澳州一稱讚中國防疫工作的議員被抄家

  根據多家澳州媒體的報導,澳州新南威爾士州一名議員今天突然被澳洲的情報機關“澳州安全情報組織”(ASIO)十多名便衣探員們抄了家,以搜查他“私通中國”和“為中國滲透澳州”的證據。

  但有瞭解澳州政局的人表示,這其實又是一次澳州國內的排華反華勢力對友華勢力發起的政治迫害。

  1

  被抄家議員曾發表過認可中國防疫工作的文章

  結合澳州媒體的今天和過往的報導來看,這位被澳州情報機關抄家調查的議員名叫肖凱·莫澤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曾是澳州新南威爾士州議會上議院的助理議長。

  在今年3月底,這位澳州工黨的議員曾經撰寫了一篇認可中國新冠肺炎防疫工作的文章,其中還稱讚了中國政府領導能力。可隨著美國政府在4月初開始瘋狂地將自己的防疫不利責任推鍋給世衛組織和中國方面,再加上澳州政壇和傳媒界中越發被反華排華把持的現狀,這篇認可中國的文章很快就在澳州國內遭到了大量的批判,莫澤爾曼也因此被迫辭去了他的公職。

  當時報導了這一事件經過的澳州《雪梨先驅晨報》也承認,他的辭職正與那篇稱讚中國的文章有關。

(圖為《雪梨先驅晨報》幾個月前對於莫澤爾曼稱讚中國和因此辭去公職情況的報導)
(圖為《雪梨先驅晨報》幾個月前對於莫澤爾曼稱讚中國和因此辭去公職情況的報導)

  然而,莫澤爾曼“因言獲罪”的厄運似乎並沒有就此結束。

  根據《雪梨先驅晨報》的報導,今天(6月26日)早上,澳州情報部門的十多名名便衣特工就抄了莫澤爾曼的家,以找尋能夠證明他“私通中國”“幫中國滲透澳州”等罪名的“證據”,就連他的轎車都被翻了個遍。

  該報還引用澳州情報口人員的說法稱,這是“自冷戰以來前所未見”的一次調查。

  2

  知情人士:這是澳州反華排華勢力對友華人士的政治迫害

  不過,雖然澳州情報部門對於莫澤爾曼的調查是打著“反外國勢力滲透和干涉內政”的旗號,有瞭解澳州政局人士告訴耿直哥說,這其實又是澳州國內的反華排華勢力對友華派的一次政治迫害。

  該人士表示,這是因為以澳州一些反華排華媒體目前“挖”出的莫澤爾曼所謂的“通中”“證據”來看——比如曾幾次訪問中國,與中國一些官方人士有過交流與合影,併發表過一些認可中國的文章——那麼澳州反華排華勢力中的很多人,也早就應該因“私通美國”和“私通台灣當局”而被調查了。可後者卻不僅從未被調查過,甚至還在這種針對友華派的事件中,成為了被澳州反華排華媒體採訪的對象。

  耿直哥也從澳州反華排華媒體對莫澤爾曼被抄家的報導中看到了該人士所描述的一些過於明顯的政治操作痕跡。

  首先,目前三家對莫澤爾曼進行“深挖”的媒體,即澳州《雪梨先驅晨報》《時代報》和第九頻道的《60分鍾》欄目,都是澳州九號傳媒集團下屬的媒體機構,而這三家媒體不僅是在去年底和今年初將詐騙犯王立強炒作成是所謂的“中國間諜”的主要推手,更是前不久幫台灣當局在澳州國內散佈虛假新聞,炒作說台灣“第一個向世衛組織發出疫情警告,但被忽視”。

(圖為《雪梨先驅晨報》《時代報》和《60分鍾》炒作王立強案)
(圖為《雪梨先驅晨報》《時代報》和《60分鍾》炒作王立強案)
(圖為澳州第九頻道的《60分鍾》欄目幫助台灣民進黨當局散佈“台灣第一個向世衛組織發出預警”的虛假消息)
(圖為澳州第九頻道的《60分鍾》欄目幫助台灣民進黨當局散佈“台灣第一個向世衛組織發出預警”的虛假消息)

  其中,第九頻道的《60分鍾》欄目還曾經用充滿種族主義的語氣,稱新冠肺炎是“中國製造”的。

  所以,當這些立場極度偏頗、甚至公然編造假新聞的反華排華媒體,如今又開始配合澳州情報部門炒作莫澤爾曼的案子時,其結果可想而知。

  其次,在《雪梨先驅晨報》等三家媒體報導莫澤爾曼被調查的文章中,還存在明顯的“未審先判”的政治操作。如下圖所示,在莫澤爾曼的案子還沒有經過澳州的司法判決的情況下,三家媒體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在將莫澤爾曼的照片拚在了一個中國國旗圖案的上面。

  儘管三家媒體在其報導中一處“不起眼”的地方“澄清”說它們“沒有暗示莫澤爾曼和他的辦公室涉嫌被北京方面影響的指控真實的,只是在說他被調查了”,但結合上面這張碩大的莫澤爾曼與中國國旗的圖案,這句話更像是在“自欺欺人”。

  再次,三家媒體還在其報導中毫不意外地採訪了由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家西方軍火商支持的澳州反華排華勢力的旗幟性機構“澳州戰略政策研究院”(ASPI),以及曾經以“記者”身份與三家媒體一同參與炮製了“王立強案”的該機構的反華“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

  這個靠著他父親Stephen Joske前駐華外交官的關繫在過去幾年迅速“躥紅”、且與台灣當局關係“曖昧”的年輕反華分子,也再次拿出了他在王立強案中利用澳州對中國的無知和信息不對等而“歪曲事實”和“搆陷他人”的能力,給出了三家媒體“希望聽到”指控莫澤爾曼“通中”的答案。

  所以,在這種過於明顯的政治操作的局面下,莫澤爾曼的案子恐怕不會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來進行,而是會朝著澳州的反華排華政治勢力和傳媒機構已經設計好的劇本一步步地發展下去,不得出一個“中國滲透澳州”的結論不會罷休。

  前述那位熟悉澳州政局的人士則認為,此案也可能會與去年香港商人黃向墨被澳州情報部門和反華排華勢力指控“幫中國滲透澳州”的案子一樣,最終以黃向墨被逼離澳洲,可法律上此案的真相卻仍然“不明不白”而收場。

  該人士還認為,不論莫澤爾曼一案的走向如何,此案已經令澳州國內那些希望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的人士感到恐懼,他們也勢必會在與中國互動交流和發表觀點時變得更加“小心謹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