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裕再傳出獄刺激股價,能否帶國美追回失去的12年?
2020年06月24日18:06

  來源:財經雜誌

  黃光裕出獄傳聞直接影響國美系多家上市公司股價,真相如何有待相關公司公告澄清或確認。過去12年國美錯過了移動互聯網和新零售等多個浪潮,行業地位下落。但外界對曾經締造了國美神話的黃光裕仍抱有期待,國美多年積累的門店和供應鏈資源也仍有價值

圖/視覺中國
圖/視覺中國

  文 | 《財經》記者 馬霖 吳瓊 楊立贇

  6月24日中午《北京商報》發佈消息稱,前國美創始人黃光裕已出獄。隨後,網易財經、騰訊新聞也各自引用消息人士的話確認了這一消息。截止發稿,國美高層和對外聯絡部門均未對此予以正面確認,亦未明確否認。

  但資本市場已聞風而動,多家國美繫上市公司的股價大幅上漲。當天午後,在港交所上市的國美零售(0493.HK)股價在此消息刺激下直線拉升,最高漲幅接近25%。截至6月24日16時收盤,國美股價為1.62港元,上漲17.39%。在滬深交易所的多家國美繫上市公司亦受到消息刺激,中關村(000931.SZ)、*ST美訊(600898.SH)、ST金泰(600385.SH)在6月24日均漲停收盤。

  熟悉證券市場規則的人士提醒,此次有關黃光裕出獄的傳聞,已經直接影響到國美系多家上市公司的股價走勢,針對如此大幅度的異常上漲,6月24日傍晚這些上市公司均應當對此予以公告說明或澄清;若黃光裕確已出獄,國美應及時披露這一信息。

  此前,黃光裕因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和單位行賄罪,已在獄中度過了近12年時間。中國裁判文書網的信息顯示,黃光裕得到過兩次減刑,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減刑後的刑期至2021年2月16日為止。有關法律界人士稱,如果黃光裕近期已經出獄,說明他在2016年之後再次獲得了減刑。但目前為止,尚無權威信息顯示黃光裕在最近4年里獲得過新的減刑。

  今年4月中旬,市場曾有關於黃光裕可能提前出獄的傳聞。當時《財經》記者曾向一位國美主要負責人求證,對方回覆:沒有呢,不知道為什麼市場這麼傳。如今有關黃光裕出獄的傳聞再起,引發相關上市公司股價異動,亦需要有澄清。

  黃光裕的入獄是國美歷史上的轉折點。十二年前,國美還高居“中國連鎖百強企業”的第一名,年銷售額達1200億元。十二年後,國美不僅已大幅落後於老對手蘇寧,更是被阿里巴巴、京東等電商巨頭遠遠甩開,市場地位一落千丈。

  作為“國美神話”的締造者,黃光裕被外界認為是國美重現輝煌的最大希望。近年來傳出過多次“黃光裕即將出獄”的消息,每次都會引得國美股價波動,反映出市場對黃光裕歸來後的國美仍抱有期待。

  但是,當前的零售市場已經和12年前完全不同了,移動互聯網和新零售兩次革新浪潮徹底改變了業態和市場格局。時代還會給黃光裕第二次機會嗎?

  易觀高級分析師陳濤對《財經》記者表示,黃光裕作為曾經的商業領軍人物,把國美帶上了高峰,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和見解,也是一位有個人特色和氣質的企業家。不過,在黃光裕不在國美的這些年里,中國零售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國美所在的零售3C電器這一優勢領域,也迅速朝線上發展。

  “如果想要把沒有跟上時代速度的企業拉回快增長軌道,還需要付出努力和艱辛,但並不是說沒有機會。”陳濤說。

  從零售巔峰跌落

  黃光裕出生於1969年,廣東汕頭人,曾三度登頂胡潤中國富豪榜。他出身貧寒,35歲成為中國首富,對中國早年電器零售業的發展產生了比較大的影響。

  改革開放之初,汕頭成為經濟特區,黃光裕與哥哥黃俊欽憑藉收購和二次銷售從海外流入的二手電器,開啟了創業之路,後將生意從汕頭做到了內蒙古、北京。他們在北京承包了一家店面,銷售服裝和電器,店舖取名“國美”。在當時被國營渠道壟斷的家電市場上,國美跳過層層經銷商,直接從廠家拿貨,用更低的價格、更好的服務,逐漸擴張店面,將生意做大。

  90年代,“買電器,到國美”這句宣傳成為中國人最常聽到的廣告語之一。國美、蘇寧和大中成為家電零售領域的三巨頭。

  2008年,也就是黃光裕入獄之前,國美迎來了“高光時刻”。在這之前,國美在與蘇寧的競爭中勝出,已36億元的價格收購了大中電器。當年國美的銷售額達到1200億元,為蘇寧的兩倍多。黃光裕本人第三次榮登首富寶座,而且還擔任了當年的奧運火炬手。

  然而,黃光裕的入獄讓他自己和國美的命運都從頂峰瞬間跌落。

  2006年10月底,《財經》發佈《黃俊欽、黃光裕受查》一文,根據記者調查,原北京中行行長、中國銀行董事牛忠光被逮捕,曾在該行辦過巨額貸款的黃氏兄弟成為調查對象,至少有13億元的問題貸款在與黃氏兄弟相關的鵬潤大廈和新恒基大廈之間密切流動,最終流向境外。黃光裕哥哥黃俊欽的“新恒基系”全部資產被查封,黃光裕本人及旗下公司也被納入摸查名單。不過,黃光裕在調查進行了一段時間後被釋放。

  2008年11月,黃光裕因涉嫌經濟案件再次接受警方調查。2010年5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宣佈了判決結果,根據判決書,黃光裕犯有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單位行賄罪。

  其中,非法經營罪主要涉及繞開外彙管製,通過地下錢莊向香港轉移8億人民幣現金,用於償還賭債;內幕交易罪主要涉及在其控製的“中關村”上市公司進行資產置換、股權重組等重大事項時,用自己控製的他人賬號進行內幕交易,或者向其他人員提前泄露信息,供其牟利;單位行賄罪主要涉及向公安、國稅等部門人員的巨額行賄。

  三罪並罰之下,黃光裕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刑期從2008年11月算起,並處罰金人民幣六億元,沒收個人部分財產人民幣二億元。黃光裕妻子杜鵑也因內幕交易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億元,後被改判為緩刑三年,當庭釋放。

  陳曉“去黃化”未果,黃光裕獄中不放權

  國美的商業帝國是由黃光裕一手締造,他的入獄讓公司的權力結構失去了平衡,隨即陷入一系列爭權風波之中。

  2009年1月,已被羈押的黃光裕辭去國美董事長職位,仍然通過Shining Crown Holdings和Shine Group兩家控股公司,繼續控製著國美的34%股權。身陷囹圄的他依然控製著國美。

  此時,陳曉臨危受命,接替黃光裕任國美董事局主席。同年4月,經陳曉引薦,國美電器引入貝恩資本,這次合作的前提是“貝恩不會絕對控股國美”。

  此後,“黃陳之爭”與黃光裕的案件審理作為兩條主線交替進行。2010年5月11日,國美電器股東週年大會上,持有公司31.6%股權的兩位聯屬股東投下反對票,否決委任貝恩資本董事總經理竺稼等三人為非執行董事的議案。

  然而第二天5月12日,國美董事會推翻股東大會的投票結果,貝恩資本三人仍然擔任董事。至此,黃光裕與國美電器時任管理層的矛盾大白天下。

  2010年5月18日,黃光裕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4年,以內幕交易罪判處黃光裕妻子杜鵑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億元。黃光裕被判決後,陳曉倡導國美“去黃化”,強調整件事不是股權之爭、利益之爭,而是大股東身陷囹圄還死不放棄對公司的控製權,而他有責任和義務站在公司整體利益和所有股東的立場上,來抵製大股東控製這家公司。

  第二次劇情反轉發生在二審判決前,黃光裕代表的公司要求召開臨時股東大會,撤銷陳曉董事局主席職務、撤銷國美現任副總裁孫一丁執行董事職務。

  然而國美於2010年8月5日宣佈對公司間接持股股東及前任執行董事黃光裕進行法律起訴,黃光裕方面則呼籲投資者支援重組董事局。

  2010年8月30日,二審裁定:黃光裕判決維持不變;杜鵑被改判緩刑,即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期三年執行,當庭釋放。這讓黃光裕家族在國美電器控製權的爭奪中大大增加了籌碼。

  2011年3月9日,國美電器宣佈陳曉辭去公司主席、執行董事職務,大中電器創辦人張大中出任公司主席及非執行董事。“黃陳之爭”最終平息。

  當時有媒體報導稱,張大中擔當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只是過渡性角色,實際掌權者是杜鵑。其後2012年,國美進行管理層調整,不僅大量啟用新人才,還增設了多個高級副總裁之職。

  截至2019年12月31日,黃光裕在國美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5.51%,是最終控製人。

  目前,上市公司國美零售控股有限公司(即原“國美電器控股有限公司“)共有13名高管,張大中自2011年3月10日起擔任國美電器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兼非執行董事至今;鄒曉春任執行董事、高級副總裁;黃秀虹、於星旺自2015年6月任非執行董事至今;李港衛、劉紅宇、王高任獨立非執行董事。在2010年6月28日被推上台的王俊洲擔任總裁至今。黃光裕出事前,王俊洲一直被視為其在國美的代理人。

  黃光裕入獄12年,錯過移動互聯網大潮

  黃光裕的入獄成了國美髮展曆程中的轉折點。根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曆年發佈的“中國連鎖百強”榜單,2008年底黃光裕被拘捕之前,國美已經在2006、2007、2008連續三年蟬聯中國連鎖百強企業第一名。黃光裕被捕對國美打擊明顯,2009年,國美被老對手蘇寧超越,下滑至第二名,此後只在2014年短暫重回冠軍寶座,其餘時間一直居於蘇寧之下。

  國美不僅在和蘇寧的競爭中落了下風,更是在業態上落在了時代腳步的後面。黃光裕入獄之時正是移動互聯網大潮到來的前夕。從2009年開始,以iPhone為代表的智能手機讓移動互聯網呈現爆炸式發展,淘寶、京東等電商平台迅速壯大,體量遠超蘇寧、國美等以線下門店業務為主的傳統零售商。

  從2016年開始,以線上線下融合為主要特徵的新零售浪潮再度改變了零售業。“人、貨、場”的重構,各種高科技的應用,讓新業態、新玩家層出不窮。

  在這兩次革新浪潮中,失去了黃光裕的國美都沒能跟上競爭對手的節奏,從而被越甩越遠。

  陳濤告訴《財經》記者,國美是零售1.0時代的代表企業,在如今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零售和電商領域,國美地位大不如前。根據易觀的監測,在中國幾大B2C電商平台中,國美的交易規模排在第5名,前面幾家公司分別為天貓、京東、蘇寧易購和唯品會。

  財報顯示,國美零售(0493.HK)的年度營收從2016年起逐年下降,由767億元降至2019年的595億元。同一時期,老對手蘇寧的營收則從1487億元增長至2692億元。此消彼長之間,國美的營收規模從蘇寧的約一半減少到了蘇寧的約五分之一。

表1:國美2015-2019年營業收入;圖表來源:國美2019年報
表1:國美2015-2019年營業收入;圖表來源:國美2019年報

  在營收下降的同時,國美近幾年的利潤也呈下降趨勢,並從2017年開始陷入虧損。其虧損額2018年達到49億元,2019年收窄至26億元。

表2:國美2015-2019年歸屬於母公司擁有者應占(虧損)/利潤;圖表來源:國美2019年報
表2:國美2015-2019年歸屬於母公司擁有者應占(虧損)/利潤;圖表來源:國美2019年報

  聯手京東拚多多,國美如何東山再起?

  在整體落後於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國美也在調整自身的定位和戰略,希望能重拾上升勢頭。

  2018年11月,國美宣佈正式進入智慧“家·生活”戰略週期。國美2019年中報顯示,2019年是國美“家·生活”戰略轉型的關鍵期,國美依託互聯網技術,建立國美App、門店、美店“三端合一”的用戶觸達和用戶運營平台,同時致力於為用戶提供更深度的“智能家庭整體解決方案”,打造國美特色的零售之路。

  其中,“美店”是國美主攻社交電商領域的落地產品,依託微信平台,以“美店”小程式的形式運行。任何人都可以註冊成為美店店主,將平台上的商品添加到自己的店舖頁面,通過自己購買或者分享給他人購買賺取佣金。美店平台上有百貨、生鮮、美妝、母嬰、電器等商品。依託國美的供應鏈體系,美店與品牌商家直接合作,由商家發貨,送達消費者手中。

  除了內部挖掘潛力,國美也在積極尋找“外援”。2020年以來,國美先後與拚多多、京東達成深入戰略合作。

  4月19日,國美零售發佈公告,引入拚多多作為戰略投資方,拚多多以總計2億美金的可轉換債券方式對國美進行戰略投資,期限三年。5月28日,京東集團宣佈戰略投資國美零售,以1億美元認購國美零售發行的境外可轉債。

  國美零售CFO方巍表示,通過與京東、拚多多達成合作,國美基本完成初步的戰略投資人引入工作,三方形成了供應鏈和流量端的優勢互補。未來,國美將與京東在加盟店方面深度合作,與拚多多在定製端加快合作。

  電商戰略分析師李成東告訴《財經》記者,雖然很多人認為國美已經是“過去式”了,但國美在兩方面還是有很大的優勢。首先在線下,國美是唯一一家能夠與蘇寧抗衡的家電連鎖企業。第二,國美多年經營積累了強大的供應鏈優勢,無論是大家電、小家電還是手機等數碼產品,面對供應商,國美都有一定的話語權和人脈積累。

  李成東認為,拚多多、京東與國美合作是各取所需。拚多多想做家電和手機數碼品類,首先要有很強的供應商,而供應商面臨著“電商二選一”的問題,很難下定決心與拚多多合作。引入國美這一零售商,就像阿里當年引入蘇寧易購一樣,拚多多可以巧妙地補足短板。

  京東的入股則是看中了國美的線下資源。新零售時代,線上線下融合成為主流,京東在線下一直有佈局,2019年收購了五星電器,同時也在開設自營門店。另一方面,京東入股國美也有防禦拚多多的需求。

  “對國美而言,不管是跟京東還是拚多多合作,都能獲得訂單,肯定是有利的。”李成東說。

  陳濤表示,國美生根於3C電器多年,3C供應鏈體系成熟,拚多多3C方面能力不如服裝、快消那麼強,合作對拚多多是有利的。而在目前中國市場上,與主流B2C電商平台,以及拚多多這樣C2C、B2C混合的平台相比,國美在用戶感知、運營能力上都不占優勢,這些電商平台的運營操作模式和打法對國美都是有借鑒意義的。

  對於京東而言,此前更重視線上發展,隨著線下和下沉市場潛力釋放,京東的一項重要策略是向線下和下沉市場進發。雖然一二線城市消費者更傾向於線上購買,但在下沉市場,一些消費者傾向於通過線下店購買大件商品,線下也是提升用戶體驗、做新品發佈的有效渠道。

  資深產業經濟觀察家梁振鵬對《財經》記者表示,國美在全國有2600多家實體門店,具有完善的全國分佈式物流體系、供應鏈能力和入戶到家售後服務能力。京東、拚多多與國美的聯手,為國美注入了資金,而京東、拚多多也可為國美引入更多流量,增加產品曝光率、點擊量和成 交量。拚多多、京東的供應鏈體系與國美全面對接,也意味著國美的非家電商品進一步擴充,通過更多非家電商品形成對國美社群的高頻刺激,進一步增強國美社群的用戶活躍度。

  註冊國際投資分析師賈亦真對《財經》記者表示,從業務協同上看,阿里擁有菜鳥,京東有京東物流,拚多多戰略投資國美,正是看中了國美下面的安迅物流和國美管家,一個為拚多多提供物流倉儲,一個提供家電售後服務。從財務方面看,國美零售2019年淨利潤虧損25.9億元,已經是自2017年以來連續三年虧損,拿到3億美元可轉債,可為國美補充彈藥,緩解財務問題。

  目前尚不清楚國美與京東、拚多多的合作是否是黃光裕本人的決定,但市場均期待著黃光裕重新執掌國美後的下一步棋。而這一切的前提,是他真的已經提前服完刑期重獲自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