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人保回應武漢金凰信託違約:“不符合保險合同約定”
2020年06月24日10:57

原標題:獨家|人保回應武漢金凰信託違約:“不符合保險合同約定”

近日,武漢金凰珠寶百億抵押物被強製執行,公司實控人股權被凍結的消息引發市場關注。

人保回應

針對有媒體報導武漢金凰信託融資計劃違約,相關信託公司起訴保險公司要求賠付等,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聯繫了人保有關方面。

據人保方面介紹,金凰案件中,人保財險武漢市分公司承保的是財產基本險,與武漢金凰訂立的保險合同條款為在銀保監會正式備案的《財產基本險條款(2009版)》(下稱“保險合同”)。其中保險合同第5條明確約定:“在保險期間內,由於下列原因造成保險標的的損失,保險人按照本保險合同的約定負責賠償:(一)火災;(二)爆炸;(三)雷擊;(四)飛行物體及其他空中運行物體墜落。”由於保險合同第7條將“盜竊、搶劫”責任免除,武漢金凰附加投保了“盜竊、搶劫風險”。因此,人保財險依據保險合同約定,只對上述6種原因導致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承擔保險責任。

同時,保險合同第3條明確約定:“本保險合同載明地址內的下列財產未經保險合同雙方特別約定並在保險合同中載明保險價值的,不屬於本保險合同的保險標的:(一) 金銀、珠寶……”鑒於上述條款的限製,雙方通過增加特別約定的方式,將黃金標的擴展承保。特約條款作為保險合同的附件,無法離開保險合同而獨立存在;雙方對於投保險種、保險事故發生、責任免除等事項的約定,仍以保險合同,即《財產基本險條款(2009版)》的約定為基本遵循,財產基本險的屬性沒有發生變化。

此外,保險合同第26條明確約定:“被保險人請求賠償時,應向保險人提供下列證明和資料:……”且“投保人、被保險人未履行前款約定的單證提供義務,導致保險人無法核實損失情況的,保險人對無法核實的部分不承擔賠償責任。”除本條明確約定保險金請求權主體為被保險人外,保險合同和特別約定條款,均未約定“受益人”具有保險金請求權。

人保方面表示,目前被保險人武漢金凰並未向人保財險提出任何保險索賠,信託公司等機構提出保險索賠,不符合保險合同約定。

信託索賠

2018年,武漢金凰實業通過增資和收購股權,以69.98億元獲得三環集團有限公司99.97%股份。交易過程中,金凰實業所支付部分款項由子公司金凰珠寶向7家信託公司、1家銀行質押黃金融資獲得。

當時,金凰珠寶在與部分信託公司簽訂信託合同時,提供的質押物是黃金(上海黃金交易所標準金AU999.9),且抵押物經第三方機構檢測達到標準。與此同時,金凰珠寶所質押黃金在中國人民保險財產股份有限公司武漢市分公司或中國大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進行了投保,作為相關信託的增信措施。

但由於前述收購交易出現意外,2019年下半年開始,金凰珠寶涉及長安信託、東莞信託、民生信託等公司的多期信託計劃均出現逾期,相關產品規模合計達數十億元。

涉事的多家信託機構遂提起司法程式,法院依法查封了金凰珠寶所質押的黃金。但在處置黃金過程中,第三方檢測機構檢測發現,這批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標準。由此,部分信託機構向承保的中國人保武漢分公司要求索賠。

(作者:李致鴻 編輯:曾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