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金凰違約:質押黃金不符約定 信託索賠 人保回應
2020年06月24日19:43

原標題:武漢金凰違約:質押黃金不符約定 信託索賠 人保回應

近日,中概股公司武漢金凰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凰珠寶”)的信託融資計劃違約風波持續發酵,由於相關信託計劃均由金凰珠寶以其所持的黃金提供質押,並且質押黃金均已購買保險,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6月24日從相關信託公司方面獲悉,公司對投資人先行兌付,並且已起訴保險公司追償。

而人保方面則回覆記者稱,目前被保險人武漢金凰並未向人保財險提出任何保險索賠,信託公司等機構提出保險索賠,不符合保險合同約定。

質押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約定 信託公司向保險公司提起索賠

這次事件源頭要追溯到2018年。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武漢金凰實業集團有限公司通過增資和收購股權以69.98億元獲得三環集團有限公司99.97%股份,進而間接持有上市公司襄陽軸承27.93%股份,被稱為“湖北國企改革新樣本”。

這筆近70億的交易中,有42億是向外尋求的融資,其中金凰系旗下的金凰珠寶以黃金抵押貸款為底層資產的信託計劃,是融資的一大“主力”,涉及長安信託、民生信託、北方信託、安信信託等在內的多家信託公司。

但2019年開始,金凰珠寶的經營情況開始惡化,多期信託計劃出現逾期。“公司在注意到金凰珠寶相關情況後,作為受託人嚴格履職、嚴密監控,並採取了相應措施。上述項目項下均設置了黃金質押擔保,且全部質押黃金均在保險公司進行了投保,民生信託為保險單項下第一受益人。”民生信託方面表示。

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得的一份保單顯示,特別約定明確民生信託是第一受益人。法律相關人士表明,第一受益人權利排序為首。而且,法律上特別約定優於一般條款。

據瞭解,相關違約的金凰信託計劃增信措施為“保險公司承保+實物黃金質押”。其中,保險人交付給受益人的標的黃金應經過雙方認可的具有黃金鑒定資質的第三方檢測機構檢測合格。如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險單約定,即視同發生保險事故,由保險人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記者瞭解到,在相關金凰信託計劃中,保險公司作為保險人主持了質押黃金交付的全過程,包括但不限於質押黃金的出庫、檢測、運輸、清點、封存過程,此外信託與人保財險和大地財險為共同管理人,只有“指紋+身份證件+鑰匙”驗證通過時,存放黃金的保管箱方可開啟。

在對抵押物黃金進行處置前,第三方機構再次對抵押物做了檢測。2020年5月22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檢測報告顯示,質押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險單約定。

“這已觸發保險事故。”記者瞭解到,民生信託第一時間通過官方電話95518報案、EMS郵寄、現場送達等方式向人保財險提起保險索賠,並敦促其履行保險合同,但對方並未按合同約定按時賠付。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自2020年1月1日以來,金凰珠寶已涉及22項被執行信息,金額少則百萬,多則十幾億,合計高達數十億。

有信託公司已先行兌付 人保回應保險索賠不符合保險合同約定

據悉,捲入此次風波的民生信託已協調公司大股東支持,對6月到期的投資人資金進行兌付,同時於2020年6月1日正式起訴人保財險武漢市分公司。

對此,人保方面回應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稱,據瞭解,金凰案件中,人保財險武漢市分公司承保的是財產基本險,與武漢金凰訂立的保險合同條款為在銀保監會正式備案的《財產基本險條款(2009版)》(下稱“保險合同”)。

依據保險合同約定,人保財險只對火災、爆炸、雷擊、盜竊、搶劫風險等6種原因導致的黃金“質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單約定”承擔保險責任。

人保同時表示,雙方通過增加特別約定的方式,將黃金標的擴展承保。特約條款作為保險合同的附件,無法離開保險合同而獨立存在,雙方對於投保險種、保險事故發生、責任免除等事項的約定,仍以保險合同的約定為基本遵循,財產基本險的屬性沒有發生變化。

此外,根據保險合同,除明確約定保險金請求權主體為被保險人外,保險合同和特別約定條款,均未約定“受益人”具有保險金請求權。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潘亦純 程維妙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