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債務重組方案談判又延期了
2020年06月22日02:20

  原標題:阿根廷債務重組方案談判又延期了

  1996年12月,美國女明星麥當娜用一首《阿根廷別為我哭泣》,唱出了阿根廷人面對困境時的不屈與抗爭。

  不料,一年多後,阿根廷就開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經濟大衰退。到2002年,債務占GDP比重突破140%,創下了曆史紀錄。

  今天,昔日的一幕又在阿根廷重演。

  當地時間6月19日,阿根廷經濟部證實,原定於當天截止的債務重組談判再次延期超過一個月,到7月24日截止。這已是阿根廷與債權人就債務重組方案談判以來的第五次延期。

  此前的5月22日,隨著無法支付5億美元的到期債券票息,阿根廷已在技術上進入了違約狀態。

  這是該國第九次發生的主權債違約,新世紀這20年間,加上這次,已經是第三次債務違約。

  2001年的主權債違約,是阿根廷曆史上最大的一次違約,創下950億美元的違約紀錄。2005年以後,阿根廷政府多次進行債務重組,並動用中央銀行的外彙儲備償還外債。

  到2010年,93%的債務得以重組。其餘7%則通過法律訴訟,在2016年達成協議,最終債權人得到了全額本息賠付。

  2002年後,阿根廷曾迎來史無前例的連續六年財政盈餘。與此同時,債務重組也一步步推進,經濟快速複蘇。

  但是,2008年至2010年間,健康的盈餘逐漸消失。到了2013年,阿根廷又回到了2%的財政赤字。

  2015年,阿根廷有史以來第一位贏得兩輪投票當選的總統馬克里上任,為盡快恢復經濟,他進行了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陸續出台了取消資本管製的措施,同時也再次大舉外債。

  這屆政府一度得到市場擁護,寬鬆貨幣政策也鼓勵了投資者尋求更高的收益率。

  然而,阿根廷曆史上長期的經濟巨型波動和週期性的流動性不足,以及創紀錄的8次違約,都被債權人們有意無意地忽略了。

  2018年,由於對美元依賴度過大,受美聯儲加息以及阿根廷部分政府債務展期等因素影響,阿根廷比索暴跌,對美元彙率跌幅超過100%,這使阿根廷以美元計價的債務激增,政府無力償還。馬克里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尋求幫助,達成了571億美元備用貸款協議。

  但在2001年那輪債務危機中,由於銀行系統癱瘓,許多阿根廷人多年的儲蓄一夜消失,失業率超過20%。許多阿根廷人事後認為,導致這一切的原因是IMF向阿根廷借貸助長了政府執行錯誤的經濟政策。

  因此,此次馬克里從IMF尋求到的幫助,並不為民眾們所理解。同時,馬克里在任四年間沒有有效解決國內經濟衰退、通貨膨脹等問題,選民們不肯再給他更多的機會。

  2019年,馬克里連任失敗,費爾南德斯於去年12月宣誓就職,也繼承了馬克里政府留下的債務。

  自2019年7月以來,阿根廷比索兌美元已貶值超過40%,阿根廷的外彙儲備減少了200億美元,截至2019年年底,阿根廷公共債務占GDP比重接近90%。

  今年4月,阿根廷政府公佈了一份662.38億美元的債務重組方案,根據提案,債權人需要接受阿根廷暫停債務清償3年,同時免除價值近380億美元利息中的62%,債務面值也將減少5.4%,價值約36億美元;阿根廷政府則到了2023年才開始支付0.5%的利息,隨後逐年增加,最高利息增至4.5%。

  在一些債權人團體看來,這樣的方案,意味著阿根廷沒有選擇建設性參與,只是單方面提出要求,提議不是真誠的談判,不可接受。

  有專家認為,雖然阿根廷政府將債務違約的責任推給了新冠疫情,但沒有此次疫情,阿根廷一樣會出現債務違約。

  這是因為,阿根廷並沒有解決造成債務高企的關鍵問題。畢竟,一方面,阿根廷福利水平居高不下,財政支出一直保持30%左右的增幅;另一方面,GDP同比增速卻一直近於為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