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沒落,卻成為歪果仁的最愛?
2020年06月20日07:51

原標題:武俠沒落,卻成為歪果仁的最愛?

原創 海皎 印客美學

「 天下英雄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

不知你是否留意,已經很久沒有優秀武俠上線了,無論是文學還是影視,似乎武俠已經走向衰落。

回想當年盛極一時的香港武俠,如今只剩下翻拍、情懷和炒冷飯,武俠似乎走向了末路。

武俠已衰?

在這個時代,寫武俠似乎不合時宜 。

從文字創作到影視作品,可以看到武俠的掙紮求生,但前路艱難。

不說香港武俠的反複翻拍,且看當代大陸新武俠小說和影視作品。

滄月以武俠出道,成名作《聽雪樓》2017年被改編,以“聽雪樓”的興盛更迭為背景,講述了聽雪樓主蕭憶情、血魔之女舒靖容與江湖熱血少年們共同締造的一段江湖傳奇的故事。

然而,先有小花、小生辭演風波,播出後被奇幻劇《香蜜沉沉燼如霜》碾壓。

原著小說是一部灰冷色調的武俠傳奇,而劇版則進行了幾乎全方位的魔改,最終以豆瓣4.4收官,一地雞毛。

再看君子以澤的《月上重火》講述了重火宮前宮主重燁之女、少宮主重雪芝與月上穀穀主上官透,經曆重重誤會結為夫妻,並還江湖平靜的故事。

碼齊了話題滿滿的主演、數據能打的IP,最終也不過是消耗羅雲熙、陳鈺琪在《香蜜》中的話題,視頻網站默默取消超前點播,眾說紛紜,可見大眾對該劇充滿質疑。

單看兩劇海報,如出一轍的白衣飄飄男主、紅衣似火女主,套路雷同的人中之龍和魔教孤女設計,從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到披著武俠外衣的古裝偶像劇,顯得如今的新武俠越發乏善可陳。

如果inker們瞭解武俠的悠久歷史和黃金時代,便會對如今的凋零感到悲涼。

什麼是武俠?是以各式俠客、是神乎其神的武術技巧、是俠骨柔腸的精神……

簡言之:以武術貫徹俠義精神!

武俠是中國流行文化的獨特標籤,也是歷史悠久的題材。

“武”與“俠”從結合開始,早在先秦春秋時期由“士”化分而出,文者為儒,武者為俠。武俠與中國的傳統文化糾纏深厚,儒家修身,道家養性,佛家修心,三者共同構成了中國古典士大夫的處世和哲學基礎。

「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

從港台的武俠小說中,可以尋到這種古典文化之詩意。他們發揮對江湖的想像,重塑民族的脊骨。

“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

——韓非子 《五蠹》

“今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

——司馬遷 《遊俠列傳》

可見古代對“俠”的兩種觀點:

一為‘俠以武亂禁’,一為‘士為知己者死’。

從此衍生而來的古典武俠,最具代表性的當屬《三俠五義》《水滸公傳》等俠義公案小說。

建國後,俠義章回體古典武俠在大陸銷聲匿跡,卻在香港卻大放異彩。

他們汲取傳統文化,使用新文藝手法,把武俠、歷史、言情三者結合起來,新派武俠應運而生。在香港武俠的創作高峰期,小說和影視劇層出不窮,人才輩出。

金庸、古龍、梁羽生、溫瑞安、黃易……這些武俠宗師的名字,成為一代人的回憶。

那個年代,有幾個男生不看武俠小說?

那些我們童年的回憶里,又怎缺少武俠劇的存在?

金庸從書劍恩仇錄的一鳴驚人,到射鵰英雄傳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舉重若輕。

古龍洗練的文字,則寫盡浪子的野性和女人的豔色,集武俠、文藝、偵探、推理於一身。

梁羽生的七劍下天山,獨沽一味;雲海玉弓緣,惘然情深。

古天樂、李若彤主演的金庸武俠作品《神雕俠侶》也是一代人心中的經典記憶

溫瑞安的《四大名捕》《逆水寒》至今讓人回味。

當年小印看滄月的聽雪樓,聽雪樓主的身上,未嚐沒有溫瑞安名作《說英雄誰是英雄》中金風細雨樓主蘇夢枕的影子。

小李飛刀稱絕響,人間不見楚留香

《小李飛刀》改編自古龍小說《多情劍客無情劍》

焦恩俊成為多少少女癡迷的夢中情人

台灣第一美人蕭薔的扇子頭

又影響了多少少男對美女的審美認知

93電影版的小昭(邱淑貞飾)

“猶如曉露芙蓉,嬌美難言,甚是惹人憐愛。

皎潔勝雪,膚色晶瑩,柔美如玉,

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雙目湛湛有神。

嬌羞時,如春花之初綻。”

重溫起93電影版的《倚天》

多年過去,看過這部影片的人,始終唸唸不忘

(張敏飾演的趙敏,回眸殺,簡直又英又颯)

“青霞喝酒、祖賢穿衣、朱茵眨眼、張敏回眸”也被評為最美瞬間

(黎姿飾演的周芷若,清水芙蓉,風姿綽約)

武俠精神紅極一時,甚至成為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一種特殊代名詞。歪果仁們都統統認為中國人統統會功夫。

但隨著古龍、金庸的逝去,武俠的黃金時代似乎也落幕了。

金庸之後,再無江湖

2012年,老前輩黃易在起點中文網新平台出山執筆,《日月當空》續寫《大唐雙龍傳》的傳奇,最終反響平平,再也沒有當年《尋秦記》《覆雨翻雲》《大唐雙龍》的盛景。

大陸武俠兼收並蓄,也曾嚐試續寫傳奇。

《天龍八部》,這部劇是至今為止金庸劇中播放次數最多的一部

武俠小天后步非煙激盪文字,豪氣風發地要開疆拓土,對金庸發起“革命”的挑戰。

但無論是興盛一時的《今古傳奇武俠版》,奠定大陸新武俠領軍地位的《崑崙》,還是步非煙、滄月等新生代武俠作家終究也都悄無聲息地退出了主流的舞台。

是誰殺死了武俠?

隨著時代的變遷,經典翻拍讓人審美疲勞,創新創作後繼乏力,武俠沒落似乎已成定局。

可以說,細究其背後的根源,是創作和審美的迭代,後浪已來!

我們可以在武俠中,看到倫理道德、俠義羞恥、瀟灑風度。

然而,隨著互聯網的普及,網絡文學興起,它的底色是通俗文化。以“士”為代表的精英文化,被簡單易懂的市井“俗”文化所取代。

玄幻小說中,主角可以憑藉各種金手指、陰謀詭計、知識謀略,獲取資源,升級打怪,點亮技能樹,攀登權力高峰。

武俠快意恩仇的表達比較委婉,玄幻網文的蘇爽則簡單直白。

伴隨著武俠劇情魔改,套路化,以及審美疲勞:《神雕俠侶》已經被翻拍了11次,《倚天屠龍記》被翻拍了9次,最新版的《神雕俠侶》《天龍八部》《鹿鼎記》不斷積壓。

武俠故事和傳達的精神似乎已經不再適應現代社會的變遷。

互聯網成功開闢了下沉市場,大多數人的審美習慣才是流行文化。

武俠對想像力的局限性,在民國年代的武俠創作中,就已經初見端倪。

除了向仙俠世界延伸,科幻也是武俠作者們的腦洞發展方向。

請看溫瑞安《說英雄誰是英雄》系列中的第一高手關七的結局

“轟”的一聲,關七的身子在半空一顫,炸出了一蓬血花。

但他去勢依然不減,撞上了那在半空飛行的“事物”上。

一下子,發出了一聲空洞得讓人畏怖的爆炸聲。

然後,一,切,都,不見了。

那飛行的“異物”和關七,一齊、一起都在蒼穹里,消失了,不存在了——彷彿這一人一物,根本就不存在,也沒有存在過。

發生在大家面前的,好像是一場夢,又似不是真的,只不知究竟是夢裡的真,還是真里的夢?夢非夢。

真是真。

關七在與眾高手對決中,被UFO帶走了,夠不夠科幻,有沒有想像力?

但似乎與整個文章格格不入,難以融合,這也是武俠的困境。

黃易的小說更不必說,被稱為網文鼻祖、玄幻文先驅、穿越文祖師爺。從他的成名作《破碎虛空》起,開創了武俠的新境界。

黃易借大俠傳鷹的經曆,初次嚐試了對天道的探求,初現了玄幻武俠題材的奇幻瑰麗之美。

破碎虛空將武俠與羽化登仙的概念相融合,形成一種新的形式,而破碎虛空後的境界卻是空白的,為現代玄幻小說作者提供最初的想像空間。

滄月從聽雪樓到鏡系列,是從武俠向奇幻的遷徙。

在鏡的世界里,地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海之內,有仙洲曰雲荒。

照之以日月,經之以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神靈所生,其物異形,或天或壽,唯聖人能通其道。

其中,有亡靈,有鮫人,有山鬼,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當武俠的框架局限了想像力,那麼創作者就會向新的疆域遷徙。

仙俠玄幻與武俠對比,高下立判。

從內容角度,仙俠玄幻擁有高度幻想神秘感、更加宏大的世界觀,能承載更大的信息容量。

從情感角度,馳騁天地、踏破淩霄的快感,比江湖之上的恩怨情仇更加帶感。

從語言角度,簡單直白的語言表達形式,離開曲高和寡的精英階層,向更廣闊的讀者拋出橄欖枝。

從影視劇的角度,特效技術提供了仙俠玄幻的可視化,遊戲動漫拓寬了表現力的廣度。

《臥虎藏龍》是一種美感,《魔戒》是另一種暢想。

從視覺效果上,小印迫切渴望看到中國的玄幻仙俠插上影視技術的翅膀,來到我們的眼前,那一定是另一種震撼。

武俠,歪果仁的摯愛?

近年來,中華文化正在隨著大國崛起、文化自信迸發出獨特的生命力。

中國的功夫武俠,如同日本的武士道、歐洲的騎士道、美國的超級英雄一樣是植根於傳統文化中的,流行的潮流已經過去,後浪湧過來了。

但小印相信:影響一代人的回憶和經典並不會被磨滅。

《天龍八部》《逆水寒》等遊戲仍有不少用戶。武俠手辦,漫畫冊,紀念郵票等衍生品重回大眾視野,勾起了不少已經為人父的中年大叔的武俠情懷。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牆裡開花牆外香!

武俠遊戲已經悄悄在國外火了起來。《天涯明月刀》、《劍網3》、《逆水寒》等國產武俠網遊中,歪果仁跨越重洋玩的不亦樂乎。

Wuxiaworld(武俠世界)是一個網絡文學英譯站,專門把國內的流行小說翻譯成英文,給外國讀者看。Wuxiaworld的日均頁面訪問量高達幾百萬次。

在這些以翻譯中國網絡小說為主的網站上,最受外國讀者追捧的多是武俠、仙俠、玄幻等小說。這麼玄妙的武俠世界,吊打西方魔幻小說。

如同一曲83年的《一剪梅》,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已經成為老外最愛的梗。

他們一邊用中英對照翻譯,努力的理解著“逆水寒”、“龍涎香”這些具有東方魅力的詞語,一邊拚命的閱讀金庸古龍的小說,以理解神秘的東方力量。

李莫愁被翻譯成 Don’t Worry Lee

李尋歡 Be Happy Lee,可還行

或許有一天,當未來的新潮流再次湧來,與武俠交彙,以新的形式回到inker們的面前。

我們依舊會搖旗呐喊,江湖再見!

參考文獻:

《你還在追美劇?歪果仁都在追武俠》 ,經濟之聲

看一場藝術的展覽 訪一些有趣的人

推一個美好的物品 辦一場文藝活動

原標題:《武俠沒落,卻成為歪果仁的最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