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麒麟晉陞綜藝搶手王,黃明昊周震南等流量大熱丨圖數館
2020年06月18日11:20

原標題:郭麒麟晉陞綜藝搶手王,黃明昊周震南等流量大熱丨圖數館

今年的各種綜藝中,觀眾可以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鄧倫成為今年《極限挑戰》的全新常駐;郭麒麟以新成員加盟“跑男團”,黃明昊正在《看我的生活》中展現獨居生活。市場形成了“流水的真人秀,鐵打的常駐咖”。

時間追溯到兩年前,2018年以作品翻紅的潘粵明、翟天臨等演員仍是綜藝的搶手人選;沙溢、魏大勳則憑藉十足的綜藝感,成了新晉熱門“綜藝咖”。演員進軍綜藝已成為大勢所趨。而隨著市場進一步追求年輕態,加之影視寒冬下藝人“無戲可拍”的老生常談,自2019年開始,越來越多的知名演員、流量藝人轉戰綜藝舞台,甚至同時擔任多檔節目的固定MC,盡搞笑之全能,在節目中造梗、玩體能、拚智慧。綜藝似乎已逐漸淪為藝人 “刷存在感”、“跨界立人設”的首選。

2020年綜藝嘉賓總結:

變化

流量藝人變身“綜藝咖”?

新京報盤點了2019年1月到2020年5月期間藝人參加熱門綜藝的數量。其中,楊迪以22檔綜藝成為當之無愧的“綜藝勞模”,大張偉、魏大勳、李誕等“綜藝老炮兒”也保持既往水準。但與往年不同的是,近兩年的“綜藝咖”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專業歌手、演員。例如歌手汪蘇瀧以14檔綜藝位列第三名,其中包括《天賜的聲音》《新生請指教》等音樂綜藝,也不乏《嚮往的生活》《野生廚房》等戶外真人秀。今年他“空降”擔任《青春有你2》的“X導師”,更是憑藉“反差萌”在節目中展現了強大的造梗、接梗能力。接下來,他還將作為飛行嘉賓參加《奔跑吧》的錄製。此外,蕭敬騰、毛不易、張藝興等歌手,也以10檔左右的綜藝躋身名單之列。

鄧倫成為《極限挑戰》常駐嘉賓。

演員方面,郭麒麟則是近期最搶手的綜藝嘉賓。據不完全統計,從2020年3月開始,其參與的綜藝高達9檔,包括《最強大腦》《奔跑吧》等王牌綜藝的常駐嘉賓。不少人調侃其為“報復性復工”,“一個人養活整個德雲社”。楊穎、迪麗熱巴、戚薇、許魏洲、鄭爽、鄧倫等年輕演員也加盟了至少6檔以上的節目。但出人意料的是,沙溢、賈乃亮、郭京飛、沈騰、王鷗、雷佳音等憑藉作品立足的實力派演員,也開始頻頻在綜藝中“刷存在感”。

《奔跑吧》集合了沙溢、蔡徐坤、郭麒麟等各類嘉賓。

除此之外,“流量”也成為時下綜藝節目的重要標籤。黃明昊、周震南、範丞丞、李汶翰等一眾自養成綜藝脫穎而出的歌手,如今卻遊走於各大綜藝場,一年6到10檔節目接到手軟,為綜藝市場帶來更多流量底色。

變化原因

1、綜藝需要年輕血液

從前兩年的“南薛(薛之謙)北張(大張偉)”的霸屏時代,到人人均是綜藝人,“綜藝咖”正在日益年輕化、普遍化。在業內人士看來,如何打破審美疲勞,適應年輕人口味的市場命題,是“綜藝咖”輪換的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衛視綜藝,中老年群體並不需要穩固,而年輕群體又是大家爭搶的對象。流量藝人、年輕演員,首先就可以吸引更多90後、00後觀眾,”評論人李楠認為。

而在老綜藝咖已很難挖掘新內容的情況下,觀眾也需要被新的綜藝人設所刺激。例如很多節目組會偏好選擇有熱門作品,且能在舞台上自行發揮的藝人,像“長在笑點上”的沈騰、沙溢、金靖;或本身性格與綜藝存在反差萌的,例如周震南、毛不易、張藝興等。

“老綜藝咖的熱度不會衰退,但常駐似乎正在減少。”李楠經常會在彈幕看到“怎麼又是他”,觀眾的審美更迭速度遠比想像中更快。“所以保持新鮮感對於綜藝而言,尤其是綜N代,就是保持持久生命力。”

鹿晗、吳亦凡、黃子韜作為嘉賓在綜藝上的同框被粉絲津津樂道。

2、上節目適合賺快錢

參加綜藝節目,也是藝人賺錢速度最快的方式之一。曾有數據統計,在綜藝片酬居高不下的前幾年,部分藝人擔任固定嘉賓的酬勞,相當於拍攝一部為期三個月的電視劇;即便在綜藝限酬後,其投入產出的性價比也遠高於影視作品或歌曲,流量更是酬勞的保證。

某平台藝人統籌小方(化名)認為,選秀節目出身的藝人淘汰速度極快,在她的接觸中,大多數經紀公司都會在藝人的“黃金期”試圖追尋更多綜藝機會賺快錢,“選秀節目每年都在推出新人,那這一到兩年之間,藝人能通過什麼渠道賺錢最快?所以經紀公司經常會逮著一個就盡快消耗,消耗的差不多了,正好再選一波新人。”

3、 疫情導致通告減少

2019年影視寒冬導致市場下行,令不少演員或歌手不得不選擇綜藝“刷臉熟”。以迪麗熱巴為例,去年她曾在某次採訪中坦言,自己已經八個多月沒有拍戲,並笑著喊話“我有時間”。在沒有作品播出的2019年,這位“炙手可熱”的小花反而在《創造營2019》《極限挑戰》等大熱綜藝中擔任固定嘉賓,樹立了“段子手”、“女漢子”、“最美髮起人”等人設。而2020年上半年,疫情導致劇組停擺、商演取消,更是令不少藝人開始自謀出路,選擇仍在正常運行的綜藝保持營業。

“流量藝人、歌手,說白了有大量閑置的時間。除了寫歌、商演、出專輯,其他時間都是空著可調配的。而且有的流量藝人甚至一年都出不了幾首歌,要不去演戲,要不就是綜藝,總不能閑著。”某平台藝人統籌阿斯(化名)表示。

而據阿斯的觀察,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想要主動上綜藝的嘉賓比往年還要更多,在酬勞上也有可洽談的空間;一些特殊時期“雲錄製”的節目甚至可以零酬勞配合。“還是因為通告太少了,就像藝人紛紛去直播一樣,大環境下必須積極尋找一些工作機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