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董明珠不認識我很正常 不太關心外界說我掉隊
2020年06月17日09:28

  原標題:獨家專訪李佳琦:直面“掉隊”質疑、談直播帶貨行業造假、董明珠、新玩家

  來源:微信公眾號 理財幫  

  化妝品堆了一米多高,幾乎看不到人,6月15日下午6點,此時李佳琦正坐在美ONE新址休息室內的化妝台旁,而旁邊堆滿了化妝品。雖然距離618購物狂歡節還有三天,李佳琦團隊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這是他最忙的時候。

  直播帶貨因為疫情而變成了全民銷售新業態。直播帶貨陣營玩家不斷湧入,他們既有董明珠、梁建章等企業家,也有劉濤等影視明星,更有主政一方的政府官員。作為“前浪”的李佳琦也感到了“後浪”洶湧。

  與此同時,作為“前浪”的"帶貨一哥"李佳琦和"帶貨一姐"薇婭也頻頻被拿來比較。如李佳琦和朱廣權的“小朱配琦”當天觀看量為薇婭的一半,淘寶零食節直播中也落後薇婭。為此,甚至有說法稱,李佳琦已經掉隊了。與此同時,上個月運營團隊被挖角、小助理付鵬離開、與楊冪直播期間開“黃腔”等令李佳琦陷入了輿論壓力。

  “李佳琦會被稀釋掉嗎?他還能火多久?”618前夕,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李佳琦。去年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李佳琦稱,“沒有一個人會長紅。”如今面對外界掉隊的質疑,做電商直播4年的李佳琦仍然清醒:不太關注外界如何評價我,作為入行比較早的主播,我認為堅持把每天直播做好才是最重要的,而直播間通常所謂的“觀看量”其實是“累計觀看量”,並不能代表GMV。

  在疫情期間加速崛起的直播帶貨行業,是否存在“刷單”等泡沫?李佳琦稱,行業內不規範、造假的情況肯定是有的,我們呼籲相關部門健全直播帶貨標準,加強監管力度。

  談“掉隊”

  “累計觀看量”並不能代表GMV

  新京報貝殼財經:年初的疫情加速了直播帶貨的崛起,很多傳統行業也全面觸網,直播帶貨變得更加常態化。而你也常常被拿來和薇婭做比較。例如,你和朱廣權的“小朱配琦”當天觀看量為薇婭的一半,淘寶零食節直播中也落後薇婭。618前夕,外界有說法稱“李佳琦掉隊了”,你怎麼看待這一說法?

  李佳琦:其實我不太關注外界如何評價我,我只關心做好每天的直播,要對得起我直播間的消費者。這段時間,我忙於在雲南和北京做扶貧和非遺項目。但直播間通常所謂的“觀看量”其實是“累計觀看量”,並不能代表GMV。商家更看重同時在線人數和“轉化率”。可能也由於直播內容和粉絲黏性的因素,我的直播間的人數一直在穩定增長,我們每天都會做直播複盤,目前來看,我們的業績還是在大幅增長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5月6日,小助理付鵬告別直播間螢幕,這給你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

  李佳琦:電商直播行業在飛速發展與變化,直播間的內容和架構也不能一成不變。我們始終在探索與創新,希望給到直播間的消費者更多更好的內容和產品。

  談618

  疫情令更多行業涉足直播帶貨行業

  今年618的GMV約為去年同期的6倍

  新京報貝殼財經:據你觀察,今年的618和去年有何不同?

  李佳琦:受疫情的影響,今年更多的行業涉足直播帶貨的行業,我也希望可以憑藉自己的選品能力和議價能力,幫我的消費者拿到更多更好的產品。今年越來越多的一線品牌開始選擇李佳琦直播間作為新品首發的第一選擇,所以,今年618佳琦直播間的品類會更廣,截止到目前,今年618的GMV大概是去年同期的6倍左右。

  與此同時,我們的選品也會更加嚴格,自從去年“雙十一”期間,我們首創了直播帶貨行業的QC(品質控製)團隊,我們在今年也將選品進行了全面的升級,增加了大眾評審以及QC質檢。另外,我們也在618期間做了扶貧直播和非遺相關產品的專場直播,希望助力貧困地區脫貧攻堅,也能給到直播間的消費者耳目一新的產品,讓大家知道原來我們中國有很多鮮為人知的好產品。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今年的銷售清單和去年比有何變化?

  李佳琦:今年1月-4月,李佳琦直播間GMV是去年同期的19倍,接近完成了去年全年GMV。因為我是美妝垂直類的主播,所以美妝產品還是會維持在50%-60%的比例上。但是受疫情的影響,很多直播間的消費者也希望我幫他們拿到更多的一些生活、食品類的優惠力度,所以,今年復工以來,我們生活和食品類的比例也有所增加。包括今年很多行業都開始正式涉足電商直播,我也在5月10日的“國貨日”跟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朱廣權老師一起嚐試售賣了手機、電視、空調等3C產品,效果也不錯。除此之外,今年是打好脫貧攻堅戰的最重要的一年,我們也接連做了不少扶貧公益專場,希望憑藉電商直播的力量,助力脫貧攻堅,助力復工復產。

  談新玩家蜂擁入場

  不能說“更紅了” 我不怕競爭

  瞭解消費者是我的競爭力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在去年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專訪的時候說過,“沒有一個人會長紅。”今年,你覺得自己更紅了嗎?打算如何保持“紅勢”?

  李佳琦:不能說“更紅了”,只是說可能因為疫情的緣故,直播帶貨變得更受關注了。作為入行比較早的主播,我認為堅持把每天直播做好才是最重要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這一年,除了天貓外,抖音和快手也湧現了許多主播,多位成名已久的藝人也開展直播業務。此外,類似於董明珠這種企業家和不少政府官員也開始直播帶貨。相比而言,你認為自己的優勢和劣勢在哪裡?新玩家的加入,是否會稀釋你的份額?

  李佳琦:新玩家的入場,讓更多不同領域的人關注到了直播帶貨這個行業,我覺得是件好事。

  我不怕競爭,我相信這會促使我做得更好。也會使這個行業發展得更好。對我來說,優選、專業、瞭解消費者是我的競爭力。我的主業是美妝,我試用過10萬個以上的美妝護膚產品,李佳琦直播間推薦的都是優中選優的產品。與此同時,四年的直播工作,讓我更瞭解消費者,瞭解他們的購物喜好和需求。這些都是佳琦的優勢。

  挑戰也是有的,我的經驗是先把垂直領域做好,也會去嚐試新的領域。

  談董明珠“不認識”自己:

  這很正常,鞭策我更加專注直播

  她對產品和市場更瞭解

  新京報貝殼財經:近期,在央視的一檔欄目採訪中,董明珠說不認識你時,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李佳琦:這很正常,不過這也鞭策我更加專注地做好我自己的直播,希望可以讓大家更加認可電商直播這一行業。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如何評價董明珠親自下場帶貨?她的優勢和劣勢是什麼?如果讓你為格力空調帶貨,你和她會有何不同?

  李佳琦:企業家入場電商直播,我覺得是行業逐步被認可的一個裡程碑。她對產品和市場是足夠瞭解的,但我做電商直播已經4年了,我可能更瞭解直播間里的消費者更想要什麼,更想在直播中獲得哪些信息。

  新京報貝殼財經:許多頭部主播和MCN機構已經著手主播矩陣的建設。作為美one的合夥人,你有沒有培養其他主播的計劃?

  李佳琦:首先我們不是MCN公司,是新型電商公司。佳琦的直播間更像是一個IP,我們需要維護經營好這個IP,當然這個直播間里其實也有產出比如“小助理”“小朱配琦”這些IP,未來我們可能也會嚐試在佳琦直播間里孵化出更多有趣的IP。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認為MCN機構要想再造一個“李佳琦”,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李佳琦:我認為李佳琦是不可複製的,不要做下一個李佳琦,而要做出自己的特色。

  談直播市場“泡沫”和“刷單”:

  行業內造假情況肯定是有,

  呼籲相關部門健全直播帶貨標準,加強監管力度

  新京報貝殼財經:外界普遍認為直播帶貨行業存在不少泡沫,比如刷單等,你對此作何評價?

  李佳琦:直播行業現在是風口,備受關注的同時,不規範、造假的情況肯定是有的。我們是從來不造假的,這是我們的價值觀。作為主播,我也想借新京報貝殼財經這一平台,呼籲相關部門健全直播帶貨的相關標準,加強監管力度。佳琦也希望可以幫助到相關部門完善相關法律法規。

  新京報貝殼財經:有企業認為,找帶貨主播實際上是在“燒錢”。據我所知,包括你在內的許多主播在與企業的磋商過程中,會儘量謀求商品最低價。這樣算下來,單價商品的利潤會縮減不少甚至接近底價。以你為例,你覺得你會給企業帶來什麼?

  李佳琦:其實這等於是將之前傳統市場營銷費用的一個重新分配。主播、消費者和企業其實是一個三角關係,收益也是屬於三方的。比如直播間的售價通常會低於官方旗艦店的價格,那麼消費者購買產品的優惠額度就是消費者的收益。而我幫企業去帶貨,我獲得相應的服務費或佣金,這是我的收益。對商家來說,他們可能將原本的廣告費和代言費,拿去做消費者的讓利補貼,從而提升產品熱度、流量和銷售數據,讓產品和企業更具有知名度,這是企業的收益。

  新京報貝殼財經:近期,直播帶貨數據造假現象被曝光,有機構發起直播帶貨行業規範。你認為該如何規範?

  李佳琦:最近我們也瞭解到,中國商聯牽頭起草了行業內首部全國性社團標準《視頻直播購物運營和服務基本規範》和《網絡購物誠信服務體系評價指南》。它涉及直播帶貨行業的規範化發展的方方面面。

  佳琦團隊在品控和售後兩個重要環節上是走在行業前面的。直播間的QC質檢團隊和一號鏈接客服是我們的兩個創新。產品品控上,QC質檢團隊在商品合規、法律合規(參照《食安法》《電商法》《消保法》《產品質量法》《廣告法》等)、口碑風向等方面都會嚴格把控。基於法律法規,醫療器械、美瞳、OTC、保健品、減肥藥/減肥食品等產品均不售賣。在產品售後上,我們售賣外鏈產品,但我們建立了自己的直播間“一號客服”團隊,為消費者承諾的優質售後體驗,協助商家負責到底。做到誠信帶貨,規範帶貨。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李大偉 編輯 嶽彩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