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只有有錢又美麗的“姐姐”才能“乘風破浪”?
2020年06月17日11:47

原標題:所以,只有有錢又美麗的“姐姐”才能“乘風破浪”?

原創 柯倩婷 活字文化

沒有微博熱搜的日子裡,未播先火、萬眾期待的《乘風破浪的姐姐》不出所料地引發了輿論場上的驚濤駭浪。

觀眾們樂於看到有錢有閑、纖細美麗的姐姐們再度揚帆、勇敢追夢、我行我素、不服就懟。年齡30+到50+的姐姐們已經功成名就,面對鏡頭,的確比少女向女團選秀節目中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的小女生們更加舒適自在。從這個意義上講,這檔節目引發公眾對中年女性的關注,並且破除了一些觀眾對年齡的焦慮感和恐慌感,是有其積極意義的。

但是,《乘風破浪的姐姐》似乎並沒有興趣去展示這些女性豐富的人生閱曆和生命經驗,而是聚焦於她們颯爽的性情、依然光鮮的容顏;並且作為一檔競技類真人秀,評審們的評價標準非常的保守陳舊,仍舊以男性凝視下的少女女團標準來要求各具魅力的成熟女性;節目播出後的討論,非常詭異地偏向了對“姐姐們”富庶生活的豔羨,似乎家庭富裕、有男人寵愛就可以成為女性沒有事業心甚至待人接物倨傲無禮的合理理由, 遵循的仍然是非常世俗的慕強邏輯。

《乘風破浪的姐姐》節目播出後,有微博營銷號在網絡上展示黃聖依的闊太生活,引來眾網友的豔羨

表面是對中年女藝人生存狀態與心路曆程的觀照與討論,實質上仍在輸出美麗又成功的、無比單薄女性形象。

今天,活字君與書友們分享活字文化·日刻策劃出品的音頻課程《用性別之尺丈量世界——18堂思想課解讀女性問題》中的章節,來自中山大學中文系的柯倩婷談到:“媒體更早就開始打造事業有成的女性形象,手法嫻熟。事業成功的女人很多,但媒體並不真正在意女人的發展,他們追捧的是那些外貌姣好,願意配合展示精緻生活的女性。媒體追逐這些新女性的題材,但又不斷地製造女性氣質的神話,把女人框定在身體的表面,過度凸顯女性的美貌、儀態、服飾,把女人物化,性慾化,對象化,壓抑女性的真實狀況。”

大女主受追捧,

說明男女平等上了新台階嗎?

本文摘自活字文化·日刻策劃出品的音頻課程

《用性別之尺丈量世界——18堂思想課解讀女性問題》

大家好,我是柯倩婷,來自中山大學中文系,接著上一集對女性氣質的討論,這一集我們來講一講電視劇裡面的大女主形象。

柯倩婷,中山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副教授,主要從事性別研究、文化研究、加拿大文學研究等。曾主持“女性與美容整形”、“電影與文學中的女性形象”、“廣告中的女性形象”等項目研究。出版專著《身體、性別與創傷:中國當代小說的身體書寫》,譯著《女性主義思潮導論》、《語言與性別導論》、《女權主義理論讀本》。

關於女人遭受的壓抑、限製和控製,人們常常視而不見,或者相信慢慢就會變好。他們會反駁說,林黛玉式的女性氣質早就被拋棄了,現在哪個家庭、學校不把女孩培養得健康、陽光呢?再看看那些最頑固地售賣傳統女性形象的電視劇,也盛產大女人了。那麼,我們就來看看,女強人、大女主是如何地受歡迎了。《歡樂頌》(2017)和《都挺好》(2018)開始出現大女主的形象,宮鬥劇《延禧攻略》(2018)中的魏瓔珞也比《甄嬛傳》(2011)的甄嬛更加強勢、有膽識。大女主受追捧,說明人們普遍接受女性的強悍和獨立自主了嗎?

2012年現象級大女主劇《甄嬛傳》劇照

讓我們來理一下三十年來中國電視劇中女主角的變遷,沒錯,女主角越來越能幹、有魅力了。1990年萬人空巷的電視劇《渴望》,勤勞、忍耐、通情達理的劉慧芳贏得了無數人的眼淚和追捧。劉慧芳代表了一種理想的女性,母親式的,她可以為了子女、家人、單位犧牲一切。然而,消費時代興起,劉慧芳顯得太樸素了,當代社會需要更活躍、更有主見的女性形象。

1990年國產劇《渴望》中的女主角“劉慧芳”

2003年的《還珠格格》就滿足了人們對於青春、富足、深情的生活圖景的想像與渴求。趙薇飾演的小燕子,女版的孫悟空,讓觀眾體會到了俏皮的樂趣和短暫的無法無天的自由,現實生活中罕見的出格的自由。小燕子與“我的野蠻女友”、“延禧攻略”里的魏瓔珞,《歡樂頌》里的曲筱綃是同一類型,直率、機智、敢做敢為,過關打怪,鮮有失手,讓觀眾大呼過癮。

1998年熱播劇《還珠格格》中叛逆不羈的女主角“小燕子”

電視製造的是幻覺,這樣的公主中現實中不存在,因為她們需要兩個情景預設:第一,她們是公主,有皇上或者當大老闆的爹寵愛著、保護著;第二,她們是編外的,臨時被拋出宮廷、大家庭之外,因而是不受規矩束縛的。試問,世間哪來自由的、智慧的、受皇上寵愛的公主呢?電視劇要製造這樣的幻覺來吸引女性觀眾,做女人可以這樣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為所欲為,還能贏得寵愛和成功。

刁蠻公主是用來滿足“女人被寵愛”的幻覺的,那麼,電視劇里那些貌美多金、身居高位的大女主呢?她們是塑造來讓女性觀眾仰視、崇拜,但只遠遠地供奉著。因為她們要被塑造為不正常的女人。

首先分析一下她們如何不正常。《歡樂頌》中劉濤飾演的女一號安迪,她是金融業精英,海歸,年薪超過千萬。同時,她是孤女,從小被領養到美國,她有嚴重的社交障礙,無法接受與別人的身體接觸。好,一個商業怪伽,很常見。但是,她的怪卻是沒有辦法有親密關係。在電視劇這個門類里,女一號的故事,除了要有權力鬥爭的線索,也少不了浪漫愛情。安迪的社交障礙讓她看起來毫無進攻性,她被動、畏縮,害怕被接觸。她的美貌被安全地裹在高級的黑白灰服裝里。她的魅力必須被約束,變得讓人可望不可及,傾慕她的男士,反複製造浪漫約會,但屢屢挫敗,因為女神是不能展露凡間的慾望的。安迪的身世秘密是被拋棄的孤女。她的人生目標是原生家庭的圓滿,即找到失散的弟弟,帶他回美國。作為成年女人的自我實現,不是安迪的追求。安迪是那個沒有長大的小女孩。觀眾喜歡看她,因為她美貌、多金,又是一個被遺棄的、不被家庭承認的小女孩。前者供觀眾仰視,後者留給觀眾憐惜、認同。

電視劇《歡樂頌》中集美貌、智商事業於一身的海歸女精英安迪

女孩子,多多少少有過被嫌棄的成長經驗。安迪是棄嬰,《都挺好》中,姚晨飾演的蘇明玉也是被家庭嫌棄的女子,爆發點是父母賣掉了她的房間,不支援她上大學。《歡樂頌》和《都挺好》的大女主,其實是關於小女孩如何與原生家庭和解的故事。她們的專業能力、事業成功都不過是註腳,連愛情也只是調味料,用曲筱綃的話來說,無聊又無趣,當然,就更加不會有女人的七情六慾了。分析到這裏,可以下個小小的結論,電視劇對中國成功女性的想像,不外乎是她如何克服原生家庭的遺棄,如何曆經磨難,與父母、與自己和解。這些所謂的大女主還沒走出原生家庭呢,何來真正的愛情、人生?

電視劇《都挺好》中,少女蘇明玉對重男輕女的母親的質問

不過,安迪和蘇明玉都成功地引爆了話題,帶來高收視率,劉濤和姚晨也圈粉無數。那麼,電視編劇、導演悉心打造的這些角色,有什麼正能量嗎?確實,大女主是一種新的女性氣質,她們專注、幹練,在職場上施展拳腳,不再局限在家庭,事業有成,同時她們也美貌動人,得到男人的愛慕和追求。追求事業的女性不再被刻畫為假男人,不再是讓男人聞風喪膽的女巫。這算是進步。

那麼,這些電視劇提出了職業女性的現實問題嗎?沒有。職業女性遭遇的職場歧視、玻璃天花板、家庭職業平衡等嚴峻問題,在電視劇里都被淡化了,這些大女主超級能幹。她要處理的矛盾是她的家庭成員導致的,如蘇家兩代人折騰出各種問題,考驗蘇明玉;安迪則一邊尋找弟弟,一邊處理幾個女鄰居的各種問題。現實問題被巧妙地轉化為人物個性的問題。例如,蘇家重男輕女,究其原因是母親太強勢,父親太懦弱。重男輕女作為一個社會問題,電視劇根本沒有觸及,更不可能追問結構性的性別公正問題。

同時,大女主是電視劇吸引廣告的新形式。大女主有很強的帶貨能力。人們想要像安迪、蘇明玉那樣去消費,而不想細究女性面對的不公正問題。換言之,大女主的內心世界和現實遭遇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們能賣東西,能招來廣告商。《都挺好》甚至能夠帶動人們對蘇州樓市的關注。美劇如《穿prada的女魔頭》《醜女貝蒂》這些時尚題材的電視劇,《慾望都市》中有錢、有地位、喜歡買買買的女主,是同一電視類型。這些大女主展示的是傳統女性氣質的變種,女性氣質的基本配方是精細打扮的、馴服的身體,讓人愉悅的妝容,大女主的身份只是宣示,我身上的一切都是我掙錢買來的。

電視劇塑造大女主,可謂後知後覺,遲了一步。媒體更早就開始打造事業有成的女性形象,手法嫻熟。事業成功的女人很多,但媒體並不真正在意女人的發展,他們追捧的是那些外貌姣好,願意配合展示精緻生活的女性。

十幾年前,面對吳儀副總理這樣才華橫溢、事業攀升到頂峰的女性,媒體會留出機會讓評論或讀者說,沒有結婚生子,事業再大,也是遺憾。事業家庭與美貌兼顧的女人,才是當下大女主的標配。如此規則之下,事業女性總是有紕漏的,她們某個不能兼顧婚姻家庭與美貌的時刻,就會被媒體擴大,成為製造負面新聞的缺口。

舞蹈家楊麗萍被女性網友詬病沒有子女

十年前,跳水冠軍郭晶晶嫁給霍啟剛。嫁入豪門招人恨妒,媒體八卦郭晶晶整形,心機婊打造旺夫相,才獲得霍家認可。旺夫相八卦背後的邏輯,是女人的外貌才有價值,拿多少枚世界冠軍金牌不作數。甚至,美貌也是廉價的,旺夫益子的面相才是登入豪門的雲梯。女人要不就是不夠格,要不就是心機婊,總之是女人不配。

現代女性在教育、職業發展、生活方式等方面活出了新的境界,她們早已突破傳統的溫婉淑女的氣質規範。媒體追逐這些新女性的題材,但又不斷地製造女性氣質的神話,把女人框定在身體的表面,過度凸顯女性的美貌、儀態、服飾,把女人物化,性慾化,對象化,壓抑女性的真實狀況。

那麼,怎樣才能破除女性氣質的神話,跳脫它的製約呢?

第一,識破天生論的論調。所謂女人天生愛美天生溫柔細膩樂於照顧人,不外是為了製造順從者和免費的照顧者,強悍的女人也是女人;剛強也是女人應有的優秀品質。

第二,做自己,也支援其他女人做自己。感同身受,就不要再給其他女人施壓。支援身邊的女性打破枷鎖,遨遊更廣闊的天地,也在媒體發言,反對對女性對汙名和歧視。這樣,我們就有希望展望一種新的性別文化,讓女性獲得更多的發展的可能。

第三,放棄做完美女人的幻想,也放棄憑藉完美的女性氣質就獲得男性世界賞識和嘉獎的幻想。女性要從自我肯定、自我賞識之中獲得養分,才能在高度競爭的社會中生存下來,並活出精彩。

原標題:《所以,只有有錢又美麗的“姐姐”才能“乘風破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