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母親河新顏,家庭成員要“solo”, 更要攜手“合奏”
2020年05月31日18:12

原標題:守護母親河新顏,家庭成員要“solo”, 更要攜手“合奏”

中新網蘭州5月31日電 (記者 丁思)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全長5464公里,流經9個省(自治區)。在日漸重視生態文明建設的當下,沿黃地區暴露出的生態環境、流域內經濟社會發展嚴重不平衡等問題,該如何解決?

  黃河寧、天下平。自古以來,中華民族曆來在同黃河水旱災害作鬥爭。新中國成立後,中國政府對治理黃河極為重視,也成為沿黃地區省份重要的“生態任務”,各地啟動保護、治理恢復黃河生態的多項舉措。

  諸如上遊地區提升水源涵養、實施生態保護;中遊則突出抓好水土保持和汙染治理;下遊地區則疏通泥沙淤積、做好沿黃濕地生物多樣性保護與提高等任務。

  實則,黃河流域不僅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屏障,也是重要的經濟地帶,生態保護和經濟社會協同發展更是沿黃各省區心底的“訴求”。顯然,“各掃門前雪”的單打獨鬥早已不能滿足如今的綠色發展需求。

2020年5月初,黃河蘭州段河水重現“本色”。(資料圖) 史靜靜 攝

  黃河作為中國第二長河,水量卻比不上長江的幾條支流。與長江流域不同,黃河流域生態環境比較惡劣,沒有魚米之鄉優越的自然條件,沿黃地區普遍比較貧困。

  “水”是沿黃地區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的最大瓶頸。黃河水資源量就這麼多,搞生態建設要用水,發展經濟、吃飯過日子也離不開水,有限的水該如何合理分配、利用?

  清官難斷家務事。沿黃省區仿若“母親河”的黃河九子,如何管理好這份“家務事”,如何平衡各方利益,還需兄弟姐妹們能“共商共治”,多換位思考,站在受益方和保護方來綜合商榷,站在集體利益來長遠考慮。

  值得關注的是,無論是2019年中國政府在河南召開的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還是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編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一盤棋”“有機整體”等已成為黃河生態保護的中心思想。

2020年3月底,甘肅省黃河流域入河排汙口現場排查工作正式啟動。此次現場排查工作涉及蘭州、白銀、天水、武威、平涼、慶陽、定西、臨夏、甘南9個市(州)58個縣區,抽調767名工作人員,利用無人機航拍、遙感解譯、現場人工排查等相結合的方式。(資料圖)甘肅省生態環境廳供圖

  攜手唱響“黃河大合唱”日漸成為當下,以及未來沿黃各省區的“約定”。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黃河流域生態保護成為了來自甘肅的代表委員們最為熱議的話題,“合作”“統一”“共同”等是討論的關鍵詞,管護母親河“新顏”已成為大家共同的目標。

  不僅如此,沿黃河九省區政協主席聯名提出提案,呼籲加快立法和頂層設計,以促進文化旅遊高質量發展為抓手,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與此同時,媒體、水利、檢察院等多部門還發起沿黃九省區不同主題日活動,立足自身共同擔負起新時代的生態使命。

  合理平衡相互間生態經濟效益是“合奏”的前提,黃河流域水資源補償機製的建立就是其中一個問題。黃河上遊水多地多人少,取用水成本大,單方水經濟效益低;中下遊地少人多水少,經濟發展水平高,單方水經濟效益高。

  “建立全流域水資源跨省區橫向補償機製”迫在眉睫。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甘肅省委主委趙金雲認為,水資源通過市場方式配置到經濟產出高的地區,讓上遊地區為保護生態和水資源作出貢獻,從而得到相應的水資源補償。

  與此同時,在跨地域攜手共治的大背景下,居於黃河上、中、下遊的不同省區,也需差異化對待。各地區對於出台的治理方案,還需因地製宜結合當今社會不斷完善和“更新”,凸顯其保護治理側重點,為“大家庭”分憂,為“母親”護新顏。

  一家人一件事,共治方才能共享。新的時代,有新的需求,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協同促進。因此,流域上下遊地區如何“分工、合作”,這都是沿黃“家庭成員”需靜心商討的家常事,唯有這樣,“母親”才能永葆青春,護佑“子女”的幸福成長。(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