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林普王者路:天降英才到榮耀之巔 不全靠自己
2020年05月30日14:00

  桌球冠軍聯賽將在下週一上演,桌球媒體人終於能有點新鮮勁了。不過在跟新賽事之前,桌球知名記者、解說大衛·亨頓的最後一篇文章,要聊的是世界第一賈德·卓林普的王者之路……

  文 / 大衛·亨頓

  我居家隔離寫的這些文章,是從第一位桌球世界冠軍喬·戴維斯寫起的,那就以最新一任世界冠軍作為收尾吧。

  賈德·卓林普是一位英才,天生的神射手,不僅如此,他還是一位態度端正、刻苦努力的英才。

  今年3月,他在直布羅陀公開賽捧杯,創下單賽季排名賽6冠的紀錄,本賽季他只需再打出7杆破百便可成就一項新紀錄——單賽季單杆破百數紀錄。2019/20賽季至今,他已有97杆破百,而紀錄保持者尼爾·羅拔臣在2013/14賽季打出了103杆。

  30歲的卓林普是如何站上桌球運動之巔的?

  就卓林普來說,他的成長之路和很多世界冠軍得主一樣,始於父母。去年奪得世錦賽冠軍後,卓林普將父親史蒂夫形容為“全世界最鐵杆的桌球球迷”。

  從少年時代含苞待放,到如今職業生涯遍地開花,父親史蒂夫、母親喬吉娜還有弟弟傑克是他最堅定的支持者。

  史蒂夫是一位卡車司機,工作日他一般會平治在英國的高速路上,週末就帶著小特參加各項青少年賽事,兒子很小的時候,身上的過人天賦就被他發覺。

  小特在5歲時就贏過一項U16英式8球賽事,8歲就在布里斯托聯賽的四級賽贏得冠軍,9歲在三級賽贏下兩個冠軍。

  他在凱恩杉桌球中心訓練,獲得德里克·科諾的之巔,夢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上電視表現自己。1998年,父親史蒂夫帶小特去紐波特現場觀看了威爾士公開賽,8歲的小特目睹了羅尼·奧蘇利雲進場的風采。

  2000年,小特也才10歲,就在蓋茨赫特打進了英格蘭U15和U13錦標賽的決賽。參賽前,他已在聯賽保持了連續30個月不敗,在全尺寸的球檯前,他顯得很渺小,但這並不妨礙他在U15決賽中,以5比3力克14歲的詹姆斯·克羅克斯頓,成為最年輕的全國冠軍得主。

  我(大衛·亨頓)曾採訪過史蒂夫,問他如果小特決定從事別的職業,他會作何感受。他答道:“如果真是這樣,我必須承認會非常難受。賈德潛力這麼大,不打桌球太可惜了,但具體打成啥樣我們還得走著瞧。”

  之後發生的事就是成長了。2003年,13歲的他在龐丁春季公開賽上4比2擊敗經驗豐富的前職業選手邁克·哈雷特奪得冠軍,送給冠軍的香檳酒他雖無法享用,但著實在場外的鞦韆上熱烈慶祝了一番。

  天賦很明顯,渴望也有,但2005年16歲的小特轉戰職業後,發覺自己真正需要的是氣質秉性。職業生涯初期,他發覺自己偏愛進攻的球風總會被一些經驗老道、更擅防守的球員利用。

  少年時代習慣了雷厲風行,如今這招不好用了,他難免會心有沮喪。適應職業生活需要時間,更別提他的處子賽季只有6項排名賽外加大師賽的資格賽,學習、進取的機會少之又少。

  轉機發生在他第4個職業賽季。19歲的卓林普在2008年大獎賽四分之一決賽以5比4擊敗奧蘇利雲,隨後在準決賽4比6不敵約翰·希堅斯。2008/09賽季,他贏得大師賽資格賽冠軍,在溫布利會議中心的正賽4比6不敵馬克·艾倫。

  同期,他又在冠軍聯賽與希堅斯、艾倫、馬克·沙比和斯圖爾特·賓賀姆會師勝者組,決賽以3比2擊敗沙比奪冠。

  2011年在北京,他在中國公開賽決賽再一次擊敗沙比,贏下個人第一座排名賽冠軍獎盃,緊隨其後的,是一次令他難以忘懷的克魯斯堡之旅——一路殺至世錦賽決賽,17天的征戰讓他一躍成為明星球員。

  冠軍紛至遝來,還讓他短暫地坐上了世界第一的寶座,但他也遇到挫折,伴隨榮耀而來的還有流言蜚語,網絡上現實中的各種看衰,說他算不上真正的巨星。

  為了予以回應,卓林普先是給眼睛做了激光手術,回到最初支持他開啟逐夢之旅的地方——家人身邊。弟弟傑克辭去了環保相關的工作,全職陪同小特滿世界跑比賽。

  兄弟組合的效果在2018年北愛爾蘭公開賽上立竿見影,這個冠軍,拉開了他未來16個月豪奪排名賽9冠的序幕,另外還包括他首次奪得的大師賽冠軍。

  摘得皇冠上的那顆最璀璨的明珠,是他在2019年世錦賽的首要任務,這是他少年時代的夢想,但更讓人刮目相看的,是他的不斷進取、努力刻苦、心存渴望,稱王稱霸絕不停下腳步。

  卓林普完全打出了一個世界冠軍該有的樣,專業又謙遜地代表著桌球運動,展現給那些通過Instagram而非《桌球現場》雜誌瞭解他的球迷。

  在因疫情停賽前,卓林普在直布羅陀公開賽贏下最近一個冠軍,來到冠軍聯賽,他亦是三冠紀錄保持者,但這次傑克不能陪同——冠軍聯賽抗疫防護措施讓球員無法帶客人,但相信卓林普全家依然會通過電視轉播為他加油,滿懷自豪。

  這也是桌球的機會,向體育界表明適應困難時期的決心。

  1989年,阿曆克斯·希堅斯在爭吵中從公寓窗戶摔下,腳踝嚴重摔傷,走路都成問題,但他不想錯過任何一場比賽,在球檯旁就那麼單腳蹦蹦跳跳地打完了幾項賽事,還贏了愛爾蘭大師賽冠軍。

  幾年後我上了大學,某天早上我去到一家桌球球會,說要開6號台,結果和藹的老闆娘說:“親愛的你得等會了,我們剛被打劫了。”

  我一看,果然有兩個看著就不像好人的傢伙在掏空收銀台,一小時後,蒼天有眼的是這幫人逃跑時把車撞到路樁上,被捕了,與此同時,我早已深深沉迷在一場9局5勝的比賽不能自拔。

  幾年後,我還採訪了一位叫肯·倫維克的可愛小夥,他因每年都在坐在克魯斯堡的前排而被人們熟知。他就是在那遇見的第二任妻子,而髮妻也是在某屆世錦賽的早期階段去世。

  我說那一年肯定很不好過吧,他答道:“是啊,但我還是去看了決賽。”

  重點是,就算賽程停滯不前,桌球也未曾停下腳步。

  兩個月沒有職業比賽,但感覺這項運動從未消失:Youtube、克魯斯堡經典回放、文章、採訪、博客、電競版虛擬世錦賽、播客、趣味問答題、推文、Instagram直播、居家挑戰、十佳球員系列、閑聊、群聊還有各種各樣的回憶往昔。

  桌球已然融入千萬人的血液,即便是全球疫情也無法將它抹去。

  現在一切都回來了,我獲邀加入冠軍聯賽的ITV解說評論團隊,在米爾頓·凱恩斯的“特別行動”中,將採用極為嚴格的抗疫防護措施,但第一屆冠軍聯賽我就體驗過在衛生間解說的經曆了,所以這點不便不算什麼問題。

  全世界捱過了最艱難的幾個月,仍要面臨許多挑戰。桌球賽事不會瞬間讓一切都變好,但卻是一次機會,為卓林普、奧蘇利雲和諸多優秀選手的精彩表現喝彩的機會,一同享受深愛的桌球帶給我們的這場盛會!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