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記親述冠軍聯賽記憶 6月1日上演第2500場比賽
2020年05月27日15:00

  6月1日起,對體育直播賽事望眼欲穿的觀眾將鎖定ITV頻道,以為期11天的桌球冠軍聯賽為精神食糧,酣暢淋漓。可能不少人會認為這是桌球引入的一個全新概念,真的是這樣嗎?

  文 / 菲爾·耶茨

  從2008年2月下旬一個晴空萬里的下午開始,這項不設現場觀眾、只給全球觀眾提供轉播的賽事,已呈現了數不勝數的精彩大戲、保持至今的紀錄、記憶猶新的表現以及桌球的諸多“首次”。

  巴里·赫恩——Matchroom Sport掌門人,當時還未上任世界桌球巡迴賽(WST)總裁,冠軍聯賽的創意就是來自恩的兩位愛將:沙倫·托克利和盧克·里奇斯。

  地點在英格蘭埃塞克斯鄉下,克朗頓公園高爾夫球會的一處名字霸氣的大廳,冠軍聯賽就這樣應運而生。

  在這塊大多用來舉辦婚禮的場地,並排裝下兩張球檯,經過幾天精彩的比賽,顯然賽事的氣質和婚禮地點毫不衝突。

  那段時期是在巴里·赫恩徹底變革之前,職業桌球的賽曆大片空白,所以面對這樣的比賽機會,球員自然是蜂擁而上,冠軍聯賽顯然是個極好的目的地。

  克萊夫·埃弗頓、大衛·亨頓還有鄙人(菲爾·耶茨),是坐在馬克風後工作的媒體人,只是一號台的解說席有些侷促,好歹能將就,二號台可就尷尬了,要想看全差不多都要進到廁所去了。

  空間就這麼有限,想敞開了放筆記本或便箋,就得延到廁所,當然中間肯定有遮擋的東西。

  7人小組促成了揭幕戰,其中有馬克·威廉斯和肯·杜靴迪兩位前世界冠軍,另外5人放在今天也是排名賽冠軍擁有者:喬·佩利、阿里·卡特、瑞恩·戴、馬修·史提芬斯和巴里·鶴健士。

  戴贏下小組冠軍,而賽事最終的冠軍得主是喬·佩利,他在決賽以3比1擊敗馬克·沙比。

  不過此次旅程最大的獲益者應該是卡特,他連續打了7個小組的比賽,製造了13杆破百,順便為世錦賽磨礪出了犀利狀態,成功殺入克魯斯堡的決賽階段。

  卡特在世錦賽準決賽17比15淘汰佩利後,我問卡特,他在冠軍聯賽的表現對這次克魯斯堡之旅有何影響。

  他答道:“非常大的影響,我無法形容在冠軍聯賽的經曆有多重要,來到這(克魯斯堡)我感覺自己比以往更加自信,準備也更加充分。”

  賽後群采結束後,有幾位記者朋友困惑地問我:“冠軍聯賽是什麼?”我一一解答後,雲淡風輕地告訴他們這是我最愛的賽事之一,自己很榮幸能參與其中。

  賈德·卓林普如今已有27個職業賽冠軍頭銜,雖然他在2008年大師賽的資格賽奪冠,但真正標誌他在職業賽完成重大突破的事,發生在2009年冠軍聯賽。

  在勝者組的決賽,卓林普在1比2落後的情況下3比2逆轉戰勝沙比,在這項傳奇與新人同在的賽事中成功登頂——這一年,該項賽事吸引了史蒂夫·戴維斯、斯蒂芬·亨特利這樣的跨時代巨頭,更有約翰·希堅斯、丁俊暉和尼爾·羅拔臣這樣的強手在。

  卓林普是冠軍聯賽的常客,他在2014年和2016年兩次回到克朗頓公園並舉起冠軍獎盃,其中2016年的那次還是在決賽擊敗的羅尼·奧蘇利雲。

  冠軍聯賽後來搬到理光競技場,約翰·希堅斯的運數到了。他的妻子丹妮絲連續兩年送他到考文垂參賽,而這位蘇格蘭勇士兩次都帶著冠軍獎盃的戰利品凱旋,成為唯一一位衛冕了冠軍聯賽的球員。

  去年,馬田·高特成為繼卓林普、希堅斯後第三位多冠獲得者,而就在今年抗疫封閉政策之前,在賽事新址萊斯特晨邊競技場的,斯科特·唐納德森以3比0擊敗蘇格蘭同胞格雷姆·杜特奪得冠軍。

  6月1日,全新的冠軍聯賽將在米爾頓·凱恩斯的馬歇爾競技場揭幕,這會是冠軍聯賽史上的第2500場比賽。

  既然提到數字,就不得不提發生在冠軍聯賽的一些非凡壯舉,如尼爾·羅拔臣在2014年創造的球員在單項賽事的破百數紀錄。

  雖然他當年在第5組被淘汰,但火力兇猛的澳州人在賽事期間總計打出22杆破百。

  也就是那個2013/14賽季,羅拔臣單賽季打出103杆破百,將球員單賽季單杆破百數紀錄硬生生刷到原來的近2倍。

  去年,大衛·吉爾伯特在對陣斯蒂芬·麥佳亞的比賽中打出冠軍聯賽史上第9杆147,令其意義特殊的是,這也是官方記錄的第147杆147。

  2017年1月,超強火力的第三組迎來了馬克·戴維斯與尼爾·羅拔臣的對決,戴維斯轟出了每一位桌球球員都夢寐以求的滿分杆,7周後,他在勝者組對陣約翰·希堅斯時如法炮製。

  由此,戴維斯成為史上首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在同一項賽事中打出兩杆147的球員。

  小錢不代表換不來最寶貴的事物,冠軍聯賽在職業巡迴賽中就是這樣的存在。2016年在克朗頓公園,你可能覺得難以置信:弗蓋爾·奧白賴仁在對陣馬克·戴維斯時打出的147,僅能給他帶了500英鎊的獎金。

  那年的規則就是如此,每個小組的單杆最高分獎金500鎊。但我相信,147球會中,誰都沒有像奧白賴仁這樣本質、有深度、甚是有點戲謔的滿分杆。

  當最後一顆黑球滑落進袋,你能看到弗蓋爾臉上洋溢著不加掩飾的幸福,那是一種沒有絲毫稀釋的喜悅,此情此景千金難買。

  那場比賽是我單獨解說的,而見證奧白賴仁促成滿分杆,是我解說生涯最享受的時刻之一。

  有一年也是在克朗頓,我們的解說席就在建築後部,一場暴風雨來襲,風速得有近百公里每小時,感覺我們的座位都搖搖欲墜了,但這還不是最糟的。

  還有一個賽季在克朗頓,寒冬臘月,我們的解說席直接在外面,後來待遇升級來到卡車里,結果又遭遇了罕見的超級暴風雪,我們就在那樣的環境里度過好幾個夜晚,傅家俊是最終贏家,我們解說評論員的聲音都在發抖,凍得。

  不過在米爾頓凱恩斯的馬歇爾競技場,空調系統很棒,我們不會遭遇這些條件問題。得益於ITV和赫恩先生的不懈努力和推動,冠軍聯賽這項經典的老比賽得到徹底改造。

  現在能再次參與其中,我不僅高興,更覺自豪。坐下來,放輕鬆,希望這份精彩能讓你從充滿煩惱的現實世界暫時抽離。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