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男子每月資助貧困戶:在承受範圍內做公益,積少成多
2020年05月27日18:01

原標題:殘疾男子每月資助貧困戶:在承受範圍內做公益,積少成多

郭海波是二級肢體殘疾人員,因接受採訪時自稱是“吃百家飯才長大的”,現在有了能力想盡力回饋社會,隨即在網絡引發關注,成為熱點。郭海波開的小超市,4年內每月固定為社區40多戶困難家庭提供30元的生活物資,此外,他還資助著老家的兩名困難學生。

長沙市自然嶺社區居委會主任魏愛輝說,社區工作人員曾和郭海波一起去看望過被資助的學生,社區不少人受他感染,開始做公益。

新京報記者對話郭海波,他說自己是在熱心的鄰里和朋友幫助下長大,現在有能力了,想盡力回饋社會,“在我承受範圍內能做的,積少成多”。

得到過很多人的幫助,我也要幫幫別人

新京報:什麼情況下開了這家超市?

郭海波:我在的工廠2015年關了門,我有一年多時間沒工作。2016年底,在雨花區政府幫助下,我開了這個超市,社區給我免除了房租。

新京報:為什麼想給困難家庭提供物資幫助?

郭海波:這也和我兒時經曆有關。我是吃百家飯長大的,得到過別人很多的幫助。我想我這一路走來接受過這麼多的幫助,自己也應該回饋大家,不能光是別人幫我,我也要幫幫別人。

新京報:兒時的生活經曆是怎樣的?

郭海波:小時候家裡人以打魚為生。我1歲時在船上出了意外事故,傷到了脊柱,後來就發育受到影響。從記事起,我就嚴重駝背、無力,心肺受到壓迫,身高停留在一米四。3歲時,我母親去世,13歲時,父親也去世。

兩個哥哥外出打工,我自己生活在老家,村里的老鄉們經常救濟我。因為我父母都是肺結核去世的,雖然有人擔心被傳染的,但給我準備了單獨的碗筷,吃飯時候就喊我,我就在這家吃一口,那家吃一口。我17歲時,父親的朋友把我帶到長沙,在他親戚的工廠里幹活,我開始養活自己。

新京報:超市很小,每個月免費提供這些物資有壓力嗎?

郭海波:超市剛開門時我不太懂經營,進貨時候還被人騙過,掙不了錢不說,還賠錢。那會兒已經開始幫助這些家庭了,每個月給40多戶困難家庭每家30元的物資,1200多元對我來說壓力還是挺大的。但現在超市正常經營可以盈利,我能負擔得起,所以一直在繼續做。

在我承受範圍內能做的,積少成多

新京報:還做過很多類似“瑣碎”的捐助?

郭海波: 2011年,我當時還在工廠工作,看到網上的捐助平台,就參與了“月捐”,每個月固定向公益基金會捐助10元錢。現在還參與了“日捐”,每天捐助1元錢。雖然不多,但是我想是在我承受範圍內能做的,積少成多,現在也還在堅持。

開了超市以後,我還資助了我老家沅江市草尾鎮的一個孩子讀書。

新京報:為什麼想要資助孩子讀書?

郭海波:我父親去世前,家裡為了給他治病就一貧如洗了。因為沒有錢,我讀小學中斷過兩次,小學畢業後就輟學了。但我上學時候學習很好,也渴望讀書,因為沒有錢輟學,覺得很遺憾。

前幾年我回到老家,找到了這個小女孩兒,她的父母都是盲人,還有個姐姐身體不好,家裡很睏難。我從小女孩五年級時候開始資助她的,每年給她1000到1200元錢支付學校所需的費用,另外會帶一些吃的和學習用品給她。現在她上初一了,我會繼續資助她,不希望看到孩子因為窮輟學。超市經營在慢慢變好,我去年又資助了另外一個孩子。

新京報:您還是一家公益中心的負責人?

郭海波:2012年,我在網上加入一個叫長沙大愛義的誌願者組織,跟著群裡參加公益活動,後來群主離開長沙,我成了負責人,活動沒有中斷。2018年組織正式在雨花區民政局註冊,改名為湘善公益服務中心。

湘善公益服務中心主要是關愛老年人、殘疾人和困難家庭,比如去養老院、幼兒園、社區,過年過節送生活物資,帶著殘疾人們出遊,為他們的生活提供物質和服務上的便利。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編輯 康佳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