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 分析:雷諾生存危機下F1項目的利與弊
2020年05月23日14:11

  新冠疫情下,一級方程式賽車的製造商陷入危機,雷諾的處境比其他廠商更為糟糕。甚至在危機爆發之前,老的管理委員會已經在為戈恩事件的衝擊買單,不得不在銷量自由落體的情況下管理財政支出,而與此同時,與日產的聯盟也被不確定性所包圍。

  現在有傳聞稱,雷諾母公司已經和一個有興趣的,正在積極尋求融資的買家就出售F1車隊進行了一些談判。

  這個傳聞的來源是一個英國的播客(missed apex)。定期採訪幾個圍場消息來源的播客,包括F1記者喬·薩沃德(Joe Saward)和前恩斯通車隊老闆馬修·卡特(Matthew Carter)。

  雷諾認為繼續參賽的成本與解散車隊一樣高,因此車隊的未來充其量只能留在中遊水平,這或許是法國納稅人付出的代價高昂、毫無意義的努力。

  目前,雷諾必須獲得數十億歐元(可能是5歐元)的國家擔保貸款,才能生存下來。不過,這項貸款所附的條件必須加以審查。國家是雷諾15%的股東,總理已經保證他將與雷諾“毫不妥協”。人們可以想像,法國政府將盡一切努力挽救儘可能多的工作崗位。但是F1項目呢?這也會引起質疑嗎?

  如果這些講話能讓雷諾暫時感到安心,人們可以質疑,基於雷諾董事會眼中的三大因素,F1項目的終止是否可能成為一個解決方案。

  首先當然是需要節約開支。不算發動機項目,F1項目每年吞下雷諾公司近2億歐元。每年2億歐元,即超過公司15%的利潤。

  第二個原因是競賽方面。自回歸F1以來,雷諾一直進展緩慢,沒有實現其在2019年登上領獎台的雄心。更糟糕的是,上個賽季遭遇了挫折,雷諾在製造商的排名中輸給了引擎客戶車隊麥拿倫。

  再加上雷諾已經把唯一的引擎客戶麥拿倫)拱手讓給了Mercedes,而雷諾V6引擎的反饋和數據將更少。因此,退出F1的決定也將會更容易。

  最後,第三個原因可能與媒體有關:當成千上萬的工人可能失業時,輿論怎麼能證明繼續每年花費2億歐元是合理的?

  不過,雷諾F1項目主管西里爾·阿比特伯爾(Cyril Abiteboul)有一些論點要向雷諾董事會提出。首先,2022年的規則,在性能方面,應該有助於平衡車隊之間的表現。因此,成績上很有可能取得進展。另外在引擎方面的研發還是值得肯定的,雷諾V6引擎幾乎處於最好的水平。

  最重要的是,在財政方面,實行和降低上限預算(約1.4億美元)將限製和穩定未來的成本,使未來的支出清晰可見。未來引擎的研發也可能被凍結或受到強烈限製。隨著新版協和協議的全面修訂,F1項目收入的再分配看起來將變得更加公平。

  在媒體和市場營銷方面,需要全球傳播、讚助商、需要表明雷諾在危機中依然生存,這也可以為西里爾·阿比特伯爾提供積極的論據。讓我們打賭,阿朗素可能在2021年回歸,將為英國恩斯通的事業部吸引更多的關注。

  最後,讓我們再來分析一下,英國退歐及其未知數也可能使F1車隊的處境複雜化,這一局面介於恩斯通(雷諾車隊總部)和維里(雷諾F1引擎研發地)之間。

  雷諾集團也有可能最終專注於FE電動方程式賽車(將目前的車隊更名為“雷諾-日產”),它的優勢是更便宜,正處於擴張期,當然也轉向了可能成為汽車行業未來的電動汽車。

  此外,據《費加羅報》報導,法國政府將要求雷諾做出更大的承諾,以減少排放,作為這筆貸款的回報。同樣的討論目前也正在德國製造商範圍內激起。

  雷諾是法國工業的象徵,但雷諾F1在法國的體育界並沒有同等的光環。支持和反對的論據基本維持平衡,所以做決定對雷諾的董事會來說並不容易。

  可能要等一個半月,新任首席執行官盧卡·德梅(Luca de Meo)才能上任。目前,該品牌對賽車運動的承諾尚未發表任何聲明。可以肯定的是,雷諾正在準備一項大幅削減成本的計劃。這會有多激烈,是個問題。

  (原文作者:TJ13 / 編譯:露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