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足大事記:曾締造"十連冠"神蹟 大賣血後走向滅亡
2020年05月23日13:07

  經過一番艱苦卓絕的努力和掙扎,遼足還是沒能撐住,不得不面臨即將解散的殘酷命運。遼足解散這對於每一個遼足球迷都是沉重打擊,因為遼足曾經是遼寧足球乃至中國足球的驕傲。如今,這支曆經了67載風雨的球隊解散了,讓我們在離別之際,一起回顧一下遼足一路走來經歷的大事件。

  創立伊始(1953年–1959年)

  1953年11月,由當時新一代選手組成的東北體訓班足球隊在瀋陽成立,教練由國腳郭鴻賓、馬治華擔任,球員主要以遼寧地區選手組成。第二年首次參加全國足球聯賽,以不敗戰績榮膺冠軍。1954年11月遼寧省建立後陸續調入的孫連章、曲光新、於清成、張洪倫、李旭川、金智榮、曹玉海、蓋增聖、王立維、慕厚仁、劉茂凱、王有成、孫鳳玉等成為了遼寧足球隊的首批足球運動員。

  曲折發展(1959年–1983年)

  60年代初期,由於國民經濟暫時困難,遼寧足球進入低潮。遼寧隊雖然在1960年奪得甲級聯賽亞軍,但1961年至1963年間,正規比賽大為減少,優秀運動隊的競技成績也呈下降趨勢,遼寧隊的最低名次曾排列全國第8名。1964年4月,在國家體委文件的推動下,遼寧足球運動開始複興。1966年,遼寧隊在大連取得全國甲級聯賽冠軍,贏得良好開端。然而同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又使足球運動遭到了破壞。正處於上升形勢的遼寧隊和50年代後期組建的二線隊,被下放到農村勞動,各市的代表隊也先後解散,訓練、比賽全部停止。

  70年代初,全國足球運動開始恢復。1970年5月,遼寧一、二隊同時從農村調回瀋陽恢復訓練。1978年遼寧隊終於問鼎聯賽,這是遼寧足球時隔24年後重溫冠軍夢,也是遼寧隊單獨組隊以來首次在聯賽中奪冠。此後兩年,遼寧隊繼續保持優勢,均位居聯賽次席。

  「十連冠」王朝(1984年–1993年)

  五運會後,遼寧隊改組,老將只保留楊玉敏、張光瑩、李樹斌、張增群等6人,又從二隊和青年隊調來傅玉斌、王軍、黃崇、趙發慶、孫偉、王學龍、範廣會、李爭等一些生力軍,由倪繼德掛帥。1984年6月1日倪繼德確診胃癌住進醫院,助理教練李應發接過接力棒統率遼寧隊,開始書寫史詩一般的征程。同年,在全國首屆足協盃賽中,遼寧隊一路過關斬將殺入決賽,並以5-0戰勝實力強大的廣東隊一舉奪魁,由此揭開了其雄霸中國球壇十載的序幕。

  1986年因角逐亞洲球會杯未參加聯賽,但重新奪回了足協盃桂冠,並獲得亞俱杯季軍。1987年,遼足又在聯賽中問鼎,同年的六運會也闖入決賽,以0比1負於廣東隊屈居亞軍。1988年獲聯賽冠軍。1989年因國奧參賽,聯賽屈居第二。同年,遼寧東藥隊由教練李應發、金智榮、蔣立升率領參加第9屆亞洲足球球會杯比賽,最終奪得本屆亞俱杯的金盃,實現衝出亞洲的夙願。

  1990年獲聯賽冠軍以及亞俱杯亞軍。1991年獲聯賽冠軍。1992年1月,功勳教練李應發退位,楊玉敏升坐帥帳,曾擔任遼寧二隊和中國青年隊主教練的王洪禮及昔日著名門將蔣立升任教練,遼寧隊又拿下當年聯賽冠軍。1993年,七運會足球大戰,龍虎鬥京華,結果彙集3支甲A雄師精英的遼寧隊傲視群雄,在決賽中擊敗最後一個對手北京隊奪標,至此完成了「十連冠」的偉業。

  「職業化」陣痛(1993年–1997年)

  遼寧隊的球員流失始於1992年,馬連、高昇、趙發慶、唐堯東等東渡扶桑,中場大將王軍返回大連,客籍球員李強、湯樂普回到山東。七運會後,又一批球員如黃崇、高旭等也紛紛離隊,這使得遼寧隊實力有所下降。1994年,中國足球進行了歷史性的改革,實行足球職業化。2月26日,遠東集團終於如願接手遼足,遼寧遠東足球球會成立。遼寧隊在「亞俱杯」賽上遭到重創,在東亞區四強賽上即遭淘汰,冠絕一個時代的「遼足」,終於走下神壇。

  1995年,球員轉會製的實行,又讓遼足掀起新一輪的風波。獲得1994年足球先生金球獎,並成為中國第一個入選世界足球明星聯隊的球員黎兵,以當時創中國球員轉會費記錄的64萬元天價轉會至廣東宏遠。1995年11月12日,是遼寧足球史上最慘痛的一天,遼寧隊在終場前5分鐘被後備上場的馮峰和呂建軍連扳兩球,以1比2負於廣州太陽神隊,降入甲B。1997年,遼寧隊主場遷至撫順。聯賽倒數第三輪,老面孔王洪禮又回來了,遼足在鐵帥王洪禮的帶領下,開始了自我救贖,驚險護級。該年遼寧隊名列甲B第九名,一個史無前例的低谷。

  短暫複興(1998年–1999年)

  1998年,遼寧隊主場又搬到大連金州。由於大批人員出走,遼寧隊被迫從二隊抽調上來很多球員,以李鐵、肇俊哲為代表的新生代則迅速崛起。這一年,遼小虎們橫掃甲B聯賽,一時間遼足主場大連金州球場成為了各支甲B球隊聞風喪膽的球場,老帥張引最後一輪帶領遼寧隊以甲B第二名的身份重回甲A。在該年的足協盃上,遼寧隊也一路過關斬將,最後決賽中才倒在上海申花腳下,獲得足協盃亞軍,成為當年球壇一段佳話。

  1999年,遼小虎的名號真正被叫響。遼寧隊坐鎮撫順,曲聖卿、張玉寧和李金羽組成「三叉戟」無堅不摧,為遼足取得了八連勝。就在人們呼喚中國的「凱沙羅頓神話」要誕生的時候,遼足在最後一戰取勝即可封王的情況下卻難以攻克北京隊的堡壘,幾乎創造了中國足球升級隊奪冠的歷史。

  多事之秋,賣血為生(2000年-2004年)

  2000年賽季對於遼寧球會來說是多災多難的。賽季尚未開始,就出現了張玉寧駕車出現車禍導致曲樂恒嚴重受傷的惡性事件,導致雙方反目為仇,張玉寧陷入「黑社會」傳聞的漩渦。由於一連串事件的發生,2000年的遼足陷入空前的危機。球隊在聯賽第八輪才取得首勝,張玉寧長期「失蹤」,時至第九輪才登場亮相,而球會首次聘請的外籍教練葉甫蓋尼也因戰績不佳提前解職,王洪禮的再次臨危受命終於使遼足保住了甲A的席位。

  2001年賽季初,曲聖卿以550萬的天價成為標王加盟申花,肖戰波則轉投青島啤酒,遼足從此開始了連年出售核心球員的歷史。該年聯賽遼足排名第三,李鐵獲得足球先生金球獎。年末,遼寧隊派出李鐵、張玉寧和肇俊哲三名超齡國腳加盟以大連實德隊適齡球員為主體,瀋陽金德、遼寧青年、大連賽迪魯恩三支隊伍適齡球員以及郝海東、安琦兩名超齡國腳為補充的遼寧實德隊參加九運會,時隔八年後重新奪冠。

  2002年2月21日,遼足在瀋陽市體委和瀋陽金德球會全力阻撓其遷移主場回瀋陽的無奈局面下,與北京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簽訂了中國足球聯賽及盃賽主場租用合約,期限為三年,自2002年至2004年年底,這是遼寧隊49年歷史上首次將主場外遷出省,遼寧省內一片嘩然。3月8日,球會宣佈新冠名為「波導戰鬥隊」,將「遼寧」二字隱去,省內再起波瀾。同年7月李鐵與英超愛華頓球會簽約。該年足協盃,遼足殺入決賽,在第一回合以3-1佔得優勢的情況下被青島哈德門隊在作客2-0逼平,僅以作客無入球的劣勢痛失冠軍。該年聯賽遼寧隊排名第五,李金羽以16粒入球獲得最佳射手金靴獎。

  2003年初,張玉寧以490萬人民幣自由轉會上海申花,李堯和曲東則分別以高價轉入大連實德和雲南紅塔。在北京征戰一年後,該年遼足在試圖與瀋陽金德共用瀋陽五里河球場遭拒的情況下,昔日的國內球壇霸主只能重投撫順容身,顛沛流離的遼足在是年的末代甲A賽季中最終排名第6,實屬不易。2004年中超元年,李金羽以490萬的轉會費成為當年標王轉投山東魯能,標誌著遼小虎99黃金一代的成員徹底拋售殆盡。呂剛則投奔青島貝萊特。

  顛沛流離,走向滅亡(2005年至今)

  2005年,張永海和王新欣以租借的形式加盟深圳健力寶。這一年,遼寧球會則再遷主場,這次球隊漂泊到營口,而開賽8輪僅有一場勝績也創下球會歷史最差賽季開局。賽季第二階段,球會再次遷移主場至鞍山,同時更是做了一件轟動全國的事情,著名笑星趙本山在6月8日正式入主遼足擔任董事長,進而為遼足聚斂了極大的人氣。但最終遼足以排名第十結束該年聯賽。賽季後灰心的趙本山宣佈退出球隊管理事務,將重心投到演藝事業上,其球會董事長一職名存實亡。年終,王亮以480萬元的價格成為當年「標王」轉投山東魯能。

  2006年,已經連續贊助了遼足兩年的中譽公司終止履行第三年的合約,切斷了遼足的主要經濟來源。在賽季前的中超委員會議上,各球會甚至一直要求遼足退出中超。在面臨球隊有可能因此解散的局面下,球隊隊長肇俊哲提出和其他球員共同收購遼足的自救方案,其後也被球會大股東駁回。在這樣前途未卜的情況下,遼足在最後關頭註冊當年聯賽。無贊助、無冠名、無訓練基地,甚至尚未確定主場地點,遼足又一次「裸奔」進入中超賽場。

  2008年,遼寧隊於中超級聯賽最終只能排行第15位,降班到中國足球甲級聯賽。2009年,遼寧隊參加中國足球甲級聯賽,主場更從瀋陽市鐵西球場遷至錦州市錦州球場,並衝超成功。2011年遼寧宏運獲得中超聯賽第三名同時獲得2012年亞洲歐冠盃的參加資格,但作為聯賽第三名需要參加亞冠資格賽,得知在資格賽被淘汰必須參加亞洲足聯杯後更宣佈退出亞冠資格賽。

  2014年,遼足主場移至盤錦市奧林匹克體育中心球場,此後兩個賽季均以盤錦為主場,2016年遷往瀋陽奧林匹克體育中心。2017賽季,球隊以「遼寧瀋陽開新足球隊」全新名字征戰2017賽季中超聯賽,賽季前,遼足相繼出售孫世林、楊善平等實力球員,儘管以1勝3平的不敗戰績取得良好開局,但球隊隨後墜入穀底,聯賽中期一度遭遇7連敗,球隊曆經馬連、雷尼·羅貝羅、肇俊哲三任教練仍然不見起色,2017年10月20日,遼寧瀋陽開新作客1-3不敵山東魯能泰山,28輪過後僅積18分,提前兩輪降入中甲聯賽,這是遼足在聯賽職業化後第三次遭遇降班。

  2018賽季遼足依舊保守經濟狀況的困擾,最終選擇了老熟人陳洋擔任主教練,最終獲得中甲第8名;2019賽季,遼足在中甲中乙升降班附加賽中,作客1-1戰平蘇州東吳,球隊憑藉著作客入球優勢艱難保住中甲資格,涉險度過了隊史上最艱難的賽季。但在賽季結束後,遼足「被投訴偽造簽字、拖欠工資獎金」事件,在足協最後通牒時間內,遼足依然無法提供結清2019賽季所有工資獎金的相關證明,最終失去了註冊參賽資格,這支曆經中國球壇67年風雨的老牌球隊就此告別。

  (旺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