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全國人大代表李書福:疫情促汽車零部件深度本地化
2020年05月23日08:11

原標題:專訪|全國人大代表李書福:疫情促汽車零部件深度本地化

這是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第18次走進全國兩會。作為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李書福每年上會都會帶著關於汽車領域相關議案和建議,為行業發展建言獻策。今年,他特別關注到汽車購置稅和消費稅兩項稅收問題,並提出中央與地方能夠“五五共享”的建議,進一步激活汽車消費活力。

在李書福看來,疫情的出現,給車企許多啟發與機遇,比如吉利汽車先期投入3.7億元,率先啟動了具備病毒過濾功能的“全方位健康汽車”的研發工作。如今,吉利已經成功“闖關”,截至4月6日,吉利經銷商和終端銷售系統已基本完成復工。吉利國內供應商已全部完成復工批複,產能穩步爬升,國內供應鏈風險已基本得到全面有效的管控。

“在全球疫情蔓延的態勢下,吉利海外供應鏈也受到了一定影響。”5月18日,李書福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但他也強調總體來說影響不是很大。同時,他表示,中國汽車工業有些零部件還依賴國外提供。因此,中國企業要真正掌握核心技術,推進汽車零部件深度本地化,形成上下遊產業鏈競爭優勢,才能形成真正強大的中國汽車工業。

建議購置稅和消費稅中央與地方“五五共享”,調動地方政府拉動汽車消費積極性

新京報:今年全國兩會,你帶來哪些和汽車業相關的議案和建議?

李書福:這一次上會,我主要帶來了三項建議,包括《關於將車輛購置稅由中央稅改為中央地方共享稅的建議》、《將汽車消費稅徵收環節後移至銷售環節並實現中央與地方共享》、《關於適度放開“禁限摩”科學規劃城市摩托車行駛的建議》。其中,《關於將車輛購置稅由中央稅改為中央地方共享稅的建議》是我和長城汽車總裁王鳳英代表第二次聯名提出的議案。

新京報:你提出將車輛購置稅和汽車消費稅由中央與地方共享,是出於什麼考慮?

李書福:作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汽車對上下遊產業鏈的帶動非常明顯。為促進汽車消費,中央多次提及放寬限購,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但在具體執行的過程中,各地政府的積極性冷熱不均。與房地產行業不同,地方政府在汽車消費領域受益微薄,一旦放開限購還要承擔由此帶來的交通和環境等多方面的壓力。

目前我國汽車領域主要涉及的稅種,地方政府獲益偏低。汽車購置稅和消費稅均為中央稅,企業所得稅與增值稅是中央和地方共享稅,僅有車船稅為地方稅且占比微乎其微。地方在快速增加的汽車銷量中沒有獲得收益,相反卻承擔著汽車保有量快速膨脹後的交通擁堵成本和道路、停車場、充電樁等基礎設施投入成本。

因此,我建議將車輛購置稅由中央稅改為中央地方共享稅,中央和地方共享比例為50%:50%。消費稅方面,我建議,將汽車消費稅徵收環節由目前的生產環節後移至銷售環節,並建議中央與地方“五五共享”。

新京報:若購置稅和消費稅由中央與地方“五五共享”,會帶來哪些影響?

李書福:我舉個例子,拿購置稅來說,2019年我國車輛購置稅稅收收入3498億元。按比例測算,全年可增加地方財政收入1700多億元人民幣。未來十年,汽車產銷還有較大空間。據相關部門測算,十年後中國汽車產銷將增加1000萬輛,預計2030年產銷量將達3500萬輛左右。據此測算,即使在單車售價不變的情況下,預計2030年可實現車輛購置稅收入近5000億元,按照中央與地方50%:50%共享比例,地方政府可增加稅收2500億元。

地方政府稅收增加以後,將有利於調動地方政府為拉動汽車消費創造條件的積極性,加大對城市道路、停車場、充電樁等基礎設施的建設力度,解決城市道路擁堵和停車難等問題,補給城市道路建設之用,從而達到促進汽車消費的目的,使汽車產業與城市建設協調發展。而用車環境的持續改善,將進一步刺激汽車消費,帶動汽車行業以及上下遊產業鏈協同增長髮展。從長遠看,更有利於中央稅收的穩健增長。

另外,我還建議將調整後車輛購置稅地方財政收入適當比例用於汽車企業新技術研發以及促進汽車消費,對車企而言,可以增加汽車企業在新能源、自動駕駛、智能網聯等新技術研發投入;在消費層面,將調整後車輛購置稅地方財政收入適當比例用於持續推動“汽車下鄉”政策,中國汽車消費市場潛力也將得到進一步挖掘和釋放。

建議適度放開“禁限摩”,實現城市交通多元化

新京報:提出適度放開“禁限摩”的建議是出於什麼考慮?

李書福: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實施“禁限摩”的國家。國內各地實施“以禁代管”一刀切的做法,極大地抑製了摩托車行業的技術進步、產業升級及結構優化,對摩托車出口及國內銷售造成巨大影響。

摩托車通行效率高、道路佔用資源少,歐洲摩托車協會一項科學研究表明,增加10%的摩托車作為交通工具,將減少40%的城市交通擁堵。適度放開“禁限摩”,科學對待城市摩托車行駛,拉動摩托車產業轉型升級,全面提升中國摩托車產品國際市場競爭力很有必要。

新京報:你對此提出了哪些建議?

李書福:我認為,可以試點部分城市恢復摩托車上牌及通行,製定摩托車相關交通管理辦法。在製定交通道路管理政策時,製定摩托車相關交通管理辦法,發揮摩托車的長處,實現城市交通多元化,提高通行效率。採取限量上牌的方法,對合法兩輪車上路予以總量規劃和控製,確保四輪與兩輪、機動車與非機動車的構成比例合理科學,以達成道路利用效率的最大化。

同時,重新製定摩托車駕照考試等級,根據摩托車排量級別的不同,有必要可實施摩托車駕照分級製度。對營運性摩托車(快遞、外賣)核發專用牌照,由經營主體統一管理,承擔培訓及管理責任,把運營性摩托車和個人用摩托車分開管理。另外,鼓勵摩托車相關企業在新能源暨摩托電動化方向上加大研發力度,出台全國統一的電摩上牌政策。

疫情將推進汽車零部件深度本地化

新京報:疫情對吉利汽車業務造成了哪些影響?目前復工復產情況如何?銷量恢復如何?

李書福:新冠疫情發生以來,吉利始終把維護全球產業鏈穩定作為疫情期間的重要使命,積極採取措施,帶動上下遊協同復工復產,暢通供應鏈產業鏈。截至4月6日,吉利經銷商和終端銷售系統已基本完成復工。吉利國內供應商已全部完成復工批複,產能穩步爬升,國內供應鏈風險已基本得到全面有效的管控。

隨著我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向好態勢進一步鞏固,國家和地方政府及時出台了一系列穩定和擴大汽車消費的政策,有效推動市場複興,中國汽車市場正在恢復常態。4月,吉利汽車銷量10.5萬輛,環比增長44%,同比增長2%;沃爾沃汽車4月銷量 1.4萬輛,同比增長21%,環比增長54%,銷量創曆史同期最高。

新京報:國外疫情蔓延加劇,中汽協統計顯示,4月初國外150家整車廠停工,3000家零部件停工,這對吉利的零部件方面以及產業鏈方面有哪些影響?吉利又會如何應對?

李書福:全球疫情蔓延對吉利海外供應鏈造成了一定影響,但總體來說影響不是很大。吉利沒有純粹進口的海外一級供應商,只有歐美、日韓、東南亞等國家的部分零部件及原材料供應出現一些困難,主要涉及一些關鍵材料和核心零部件。

中國汽車工業有些零部件還依賴國外提供。所以,我認為,中國車企要真正掌握核心技術,形成上下遊產業鏈競爭優勢,才能形成真正強大的中國汽車工業,這對整個國家的經濟轉型和持續發展意義深遠。此次疫情,也將推進汽車零部件深度本地化,尤其是一些核心零部件和原材料,必須加大研發力度,更好地讓消費者受益。

先期投入3.7億元,全方位健康汽車理念將逐步應用於量產車型

新京報:疫情發生後,吉利汽車在先期投入3.7億元,啟動具備病毒防範功能的“全方位健康汽車”的研發工作,當時怎麼想到要做這項研發工作?目前這一工作進展如何?

李書福:這次疫情雖然給我們帶來了悲傷與教訓,但同時也給我們許多啟發與機遇。正是基於用戶對於健康安全的關注,吉利汽車先期投入3.7億元,率先啟動了具備病毒過濾功能的“全方位健康汽車”的研發工作,也就是廣受關注的“戴N95口罩”的車。目前,“車規級CN95高效復合空調濾芯”作為首個項目,已獲得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華誠認證中心和德國TÜV萊茵集團的官方認證。

對生命的尊重,讓中國消費者享受更健康更安全的出行座艙,這是我們研發製造的初心。未來,全方位健康汽車理念也將逐步應用於其他量產車型之中。

新京報記者 秦勝南

編輯 張冰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