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不是支出總量減少而是結構優化
2020年05月23日13:02

原標題: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不是支出總量減少而是結構優化

“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中央政府要帶頭,而這兩項舉措也引發輿論廣泛關注。

“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的確是個大“新”聞,因為這情況是首次出現。但這並不突兀,而是來得正是時候。

疫情之下,我國的經濟與民生承壓不小。數據為證:一季度經濟增速出現了罕見的負增長,失業率水平也有了一定的上升。在此背景下,中央推出了以確保“六穩”、“六保”為主要目標的一系列政策。

這其中,在擴大財政赤字規模的背景下,大力壓縮政府支出規模的宏觀政策舉措,對於減輕市場主體負擔、增強市場主體活力,將發揮非常積極的推動作用。

此次中央財政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就與此契合。

一方面,疫情影響導致的支出回落,讓該措施合乎情理。統計數據顯示,今年4月份,我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速為7.5%,但中央本級支出增速已經回落至-7.1 %,而地方支出同比增速回升至11.1%。

此外,財政支出安排減少,也是源於收入的下降。今年4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速大幅下降了15%,其中稅收收入下降了17.3%。按照量入為出的財政收支原則,收入來源的減少,必然會使財政支出受到限製。

另一方面,中央財政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是為了讓更多的資金用在支持市場主體上,這是實施該項政策的本意所在。

從減的內容來看,主要集中在非急需非剛性的一般性支出要堅決壓減,同時嚴禁新建樓堂館所,嚴禁鋪張浪費。換句話說,政府用在自己身上的錢必須減下去、降下來。與此同時,用於支持市場主體和民生的支出獲得了更多的資金。

事實上,自疫情暴發以來,中央和地方用於扶持市場主體和民生的支出大幅度增加。比如從財政支出的科目來看,4月份與疫情防控和社會保障相關科目明顯提高,與上月相比,衛生健康增速回升27.6個百分點至16.7%,社會保障和就業回升29.5個百分點至24%。

除此以外,通過減稅降費,發放穩崗補貼,推遲還本付息時限,加強就業創業支持力度等,不僅使市場主體減輕了疫情帶來的衝擊,還減輕了企業的負擔,也穩住了就業這個最大的民生。

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央和地方本級財政支出的縮減,並不是政府財政支出總量的減少,而是結構的優化。在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下,按照預算安排,我國的財政赤字率將進一步提升到3.6%以上,財政赤字規模也比去年增加1萬億元,同時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但這2萬億全部轉給地方,資金直達基層,直接惠企利民。

由此可見,中央財政本級支出和地方本級支出大幅度減少了,但用於支持企業和民生的支出不降反增。政府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企業就能夠甩開膀子邁步往前走。因為在目前這種特殊的情況下,疫情帶來的衝擊和困難是暫時的,但通過積極政策帶來的預期向好則是長久的。

□李長安(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

編輯:井彩霞 校對:李立軍

  • 關鍵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