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認為:疫情難對全球化產生持久衝擊
2020年05月23日18:43

原標題:專家認為:疫情難對全球化產生持久衝擊

參考消息網5月23日報導 美國《哈佛商業評論》雙月刊網站5月20日刊載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高級研究學者史蒂文·奧爾特曼的署名文章,題為《新冠肺炎會對全球化產生持久影響嗎?》。作者認為,對於全球化而言,新冠肺炎疫情看起來像是一場“彎而不折的危機”。文章摘編如下:

在企業負責人殫精竭慮引導自己的組織機構安然挺過新冠肺炎疫情之際,從銷往何處到怎樣管理供應鏈,就這些問題做出的各種決定取決於對全球化未來走向的預期。最新數據和預測結果表明,人們應做好規劃面對——並塑造——全球化和反全球化壓力始終在商業環境中並存的世界。

按照當前的預測,隨著疫情得到控製,國際流通將重新開始增加。2020年,許多全球化指標可能會降至低點。但暴跌幅度到底會有多大?我們能指望全球資本流通以多快的速度反彈?未來的流通模式會與以往有何不同?人們可以從全球化軌跡的幾個關鍵驅動因素中尋找線索:

首先從全球增長模式說起。這方面的關鍵經驗教訓是:國際流通往往伴隨著宏觀經濟週期大幅波動。經濟景氣的時候,國際流通的增長速度通常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速度;經濟不景氣的時候,隨著人和企業都躲在本國境內,國際流通的收縮速度也更快。

這一次,只有等到疫情得到明顯控製,強勁增長才會恢復。但請記住,全球化也會強有力地促進增長與健康。有一些證據表明,即使從統計學角度把經濟發展水平考慮在內,連通性較強的國家暴發傳染病的概率也較低。

也就是說,全球企業負責人可以不僅僅關注疾病趨勢和經濟數據——他們可以通過促進健康、增長和國際合作來幫助反饋循環從消極轉向積極。各行各業的公司已行動起來生產急需的醫療用品。大公司還可以設法緩解疫情的經濟影響,它們還可以支持開放市場。

其次,供應鏈政策已回到議事日程上,企業和國家是會在國際多樣化進程中尋求增強安全性,還是會努力讓國內自給自足?經濟邏輯幾乎總是傾向於前者,但政治有時會強製推行後者。

如果保留冗餘成為常規而回歸本土成為例外,那就可以預計,全球貿易增長從長期看只會稍稍受到拖累,同時各國的貿易夥伴會更加多樣化。

再次,正在進行的電子商務、視頻會議和機器人等領域的技術變革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大力推動。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前,許多人一心琢磨新技術會如何減少全球流通,例如製造商在國內用機器人代替國外的低成本勞動力。但是,疫情帶來的許多轉變也可能會促進全球化。跨境電子商務增加了出口機會,尤其是對小企業而言。不得已而為之的遠程辦公嚐試如若成功,可能會刺激更多的服務外包。就連3D打印有時也會使貿易有增無減。

企業負責人可以綜合考慮內部和外部影響,對新冠肺炎、技術和全球化進行富有成效的思考。對內,想想個人可以如何利用新技術帶來的機遇工作,同時在體諒員工和團隊所面臨壓力的前提下調整組織結構。對外,想想技術趨勢可能會如何改變公司的處境以及競爭對手、客戶、供應商等的處境。

總之,對於全球化而言,新冠肺炎疫情看起來像是一場“彎而不折的危機”。仔細關注全球化未來的驅動因素可以幫助企業駕馭全球化的跌宕起伏甚至從中獲利。一個各國經濟部分連通的動盪世界會使跨國企業的管理複雜化,但也會給全球戰略帶來更多可能性。現在,全球各公司應充分利用世界上最出色的人才來終結新冠病毒大流行並推動複蘇,以此展示自身價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