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凡傾聽》對話張文宏下集,不按常理出牌的他依舊金句頻出
2020年05月23日14:18

原標題:《可凡傾聽》對話張文宏下集,不按常理出牌的他依舊金句頻出

原創 抱薪者 可凡傾聽

深度解讀 | 抗擊疫情

疫情發生以來

張文宏用最簡單、最平實的話語

把複雜的醫學概念解釋得通俗易懂

一句句膾炙人口的金句不斷刷屏

不按常理出牌的他收穫了大批忠實粉絲

2020年5月23日週六晚19:10

上海電視台紀實人文頻道《可凡傾聽》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張文宏專訪(下),敬請期待

當然,乾貨滿滿的訪談之外

我們還準備了超級大福利

喜歡張文宏的粉絲們有福咯

趕快往下看,文末福利等著你~

他說

現在馬上寄希望於疫苗還是不負責任的

任何一種藥物療效事實上是人民決定的

隨著人類對新冠病毒的瞭解越發深入,許多專家認為只有疫苗才能帶來最終的勝利,那麼在張文宏看來,目前新冠病毒疫苗研發的前景如何?怎樣的疫苗才算是成功的疫苗呢?關於民眾關心的抗病毒藥物,他又如何看待?

中國有兩個疫苗現在進入了二期臨床研究,美國現在有很多病人二期過掉以後,已經有疫苗開始進入三期了。現在我們已知的疫苗,基本上都是核酸疫苗。這些疫苗,在國際上來講,到目前,我們還沒有一個非常成功的先例,這些都是新疫苗。所以我們現在只能說對這些疫苗,我們產生了很大的期盼。

所以這個時間節點,今天還不好講,所以明年有一個期望值,明年的3月份到6月份之間,我們至少可以看到大家人民的一些希望,我們的疫苗能不能出來。但是出來以後的效果如何,現在一切都是不知道的。所以回過頭來,我們還得寄希望於疾病控製。你說現在馬上寄希望於疫苗,我覺得這種寄希望可能還是不負責任的。

(關於抗病毒藥物),我是覺得這些東西都非常好,但現在沒有非常強大的一個證據去支持我認為這是一個“神藥”,或者依靠這樣的藥物,就可以全世界進入群體免疫。所以我覺得這些事情,我個人覺得大家其實大可不必停留在口水之中。我相信經過這次疫情,有效的藥物,哪怕曆經千年,依然會有人用。無效的藥物,哪怕叫得再響,可能也只能是熱鬧一時。

他說

在我的科室里

無論明天碰到的是哪一種病原體

我一定有這個領域的頂尖專家來對付它

“一旦關注,長期感染,無法治癒。”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華山感染”從一個小眾的科普公眾號一躍成為了大眾關注的熱門訂閱號。從備受矚目的“張文宏新冠肺炎複盤系列”到最新的《我們要為全球性的“新常態”風險做好準備》,“華山感染”用透明實在的信息,為大眾減少了恐慌,穩定了人心。由此,也讓更多的普通民眾認識了華山醫院感染科,這一在全國首屈一指,乃至在全世界都處於領先地位的精英科室。

這個科室有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這個科室從創科開始就是直擊面對臨床,直擊臨床,要解決臨床問題。第二個,這個學科從開創之始,就始終關注公共衛生和大眾的問題。你會看到我們這邊醫生除了看疑難的病以外,事實上把自己的定位還定在整個的防控第一線,一直會下去,一直會關心國家的整個防控策略。

事實上華山感染曆代有很多主任,水平最差的事實上就是我。到我們這一代,事實上我們壓力很大,因為我們面對的都是一些讓人高山仰止的前輩。所以我們也得不斷地發揚我們這一代的優勢,第一點,我們會不斷地通過科學研究,促進我們臨床水平的提高。所以我們所有做的工作,都以循證醫學為基礎。另外一個在診斷方面,基本上我們的實驗室是打造國際比較頂尖的診斷水平。所以這次新冠,無非是大家已經準備好了,及時迎戰而已。

▲張文宏與翁心華

在我們科裡面,很多專家年紀都比我大。我做主任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創立一個非常民主自由的百花齊放的學科模式。所以我們這裏湧現了大量的亞學科的領軍人才,所以現在我比較自豪地講,在感染病學科是非常複雜的,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明天碰到的是哪一種感染性疾病。但是我今天可以告訴你,在我的科室里,無論明天碰到的是哪一種病原體,我一定有這個領域的頂尖專家來對付它。

他說

我們要非常平等,把事情說清楚

但核心是科學,這個始終要做到

作為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疫情發生以來,張文宏必須走到台前,承擔起與最廣大的群眾溝通、科普的重要責任。他用最簡單、最平實的話語把複雜的醫學概念解釋得通俗易懂,一句句膾炙人口的金句不斷刷屏,連帶他的黑眼圈也成為了個人標識,贏得了大家的喜愛。

事實上大家對專家都有自己內心的一種設定,如果誰偏離了這個人設以後,基本上就不習慣,所以大家都按照這個人設來做。但是直到新的形態出來,我相信對於我們這次疫情出來以後,我們事實上就是把防疫,不單單是醫生的事,是全體老百姓的事。這個事情,我覺得把它演繹出來了。

▲圖片來自網絡

我們所謂的專家,你是做科普還是在溝通,把這個事情說清楚。我就覺得我們將來在任何的場合,我覺得專家就是要在整個民眾,融合得越深,我們要非常平等。但是裡面的核心是什麼?核心事實上是科學,這個始終要做到。你不能用教科書的東西,我們所有的防疫政策,事實上要和民眾進行溝通的,不是要教育他們。人家說科普科普,是你普及教育,這個說法是錯的,是溝通,他接受了,他就執行,他不接受,他就不執行。

他說

我自己做的始終是自己職責的一部分

事情去過去了,這個書就合上了

若論網絡熱度,鍾南山與張文宏無疑是此次中國抗疫戰打響以來,最具影響力的兩大醫學“男神”。在社交媒體中,他們取代平日裡的影視明星頻頻登上熱搜,成為人們口中的頂級流量。鍾南山院士出任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第一時間奔赴武漢,令無數國人淚目。而張文宏則鎮守上海,實時跟進國內外疫情發展,為大眾提供必要的抗疫指導。兩代醫學人,用不同的方式,為中國抗疫傾其所能。但人紅是非多,網絡上針對兩人的謠言也層出不窮。

網絡確實是一個複雜的地方,很多人事實上僅僅是為了流量而來。比如說我和鍾院士在某一件事情,明明我們兩個人的意見是一致的,他會把你講成是不一致的。這樣一來,像這種網絡上,我們大家搞清楚就行了。有時候純粹是流量,我甚至於後來也知道,流量也是錢。大家活著都不容易,所以也就算了。

唯一的一個辦法就是我們自己少去看這樣的微博點評什麼。我們認為自己對的事情,我們去做,你只要自己對的,自己做的事情符合國家、符合民眾,抗擊疫情所需要的,我們就去做,不符合的,我們就不去做。我只要是立定這個決心,我想做這些事情,儘管會產生不同的評價方式,我認為都能接受。

在我們傳染病的領域裡面,事實上無非不是如此,事情過了以後,我們這些人是不能追求自己的曝光度。如果大眾覺得我們講的話對推動整個醫學的科普,推動我們整個感染病的防控,推動新冠的控製,有作用的,我們會在我們的專業領域裡面講一點。但是對我們這些人來講,我自己覺得事實上做的始終是自己職責的一部分,這個職責的一部分過掉了,這個書就翻上了。但是哪一天需要重新打開就打開,如果永遠不打開,這本書就存在那裡。

我們要多想一點,再多想一點,

我們要跑在病毒前頭!

2020年5月23日週六晚19:10 上海電視台紀實人文頻道《可凡傾聽》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張文宏專訪(下),敬請期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