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數字,讓鍾南山無比揪心
2020年04月29日11:06

  原標題:這個數字,讓鍾南山無比揪心

  來源:廣州日報

  從3月30日起,《廣州日報》陸續推出由鍾南山院士團隊口述、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黃蓉芳撰寫,並由鍾南山院士授權的《南山戰疫日誌》。新花城客戶端開闢“南山戰疫日誌”頻道,集中呈現整部日誌。在這部視角獨特的口述日誌里,我們將真正讀到鍾南山“院士的專業、戰士的勇猛、國士的擔當”,讀到一顆高貴而又真實、無畏而又悲憫的心。

  2020年2月4日 星期二 陰有小雨 12℃~15℃(廣州)

  今天是立春。可惜,無端風雨,未肯收盡餘寒。即便是在廣州,仍覺有些許寒意。戰“疫”的“春天”也尚未到來。

  根據昨天國家衛健委的通報,截至2月2日24時,已收到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7205例,現有重症病例2296例,累計死亡病例361例。至此,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累計死亡病例數字,已超過2003年死於非典的349例。

  這個數字讓鍾老師無比揪心。

  他說,目前,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病死率大約是2.3%、2.4%,比普通流感高,比SARS、H7N9、MERS、H5N1低。但是,我們絕不能因此而放鬆警惕。相反,我們一定要盡快想出辦法,提高救治效率,降低病死率。

  好在武漢的抗疫越來越有序——從昨天起,武漢開始圍繞醫院、市場、社區、公廁等重點區域開展全城消毒作業;火神山醫院也已收治首批轉運患者;用於收治輕症患者的“方艙醫院”迄今為止已擴容至11家,接診床位增至萬餘張……

  鍾老師擔心的問題正逐一得到解決。

  昨天一整天,鍾老師都在跟不同的研究團隊進行頭腦風暴。

  上午,他與呼吸道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何建行、Mark Zanin、Sooksan Wong、楊子峰四位教授一起進一步討論病毒的傳播特點和致病機製。Mark Zanin教授和Sooksan Wong教授也都是病毒專家,Mark Zanin教授的研究領域主要是瞭解流感病毒傳播背後的宿主和環境因素,SookSan Wong教授則一直致力於研究宿主對快速進化的病毒病原體的免疫反應,以及如何提高人體對流感病毒的防禦能力。

  中午,他與黎毅敏教授、劉曉青教授等重症救治專家又一次討論了重症患者的救治策略。近幾日,他們發現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跟SARS重症患者在臨床表現上有差異,決定進一步修正治療方法。鍾老師總是說:“作為臨床醫生,病情永遠都是需要自己去總結的,這是臨床一線最真實的情況。”17年前抗擊非典時,他就是通過檢查每一個非典患者的咽喉,總結出“非典患者咽喉部沒有症狀”的結論,進而製定了更加有效的治療方案。

  下午,他通過電話跟全國各地的專家討論治療方案和救治任務的調整,還特意為當天緊急掛牌成立的“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武漢病毒診斷研究分中心”錄製了“雲授牌”的視頻。他說,武漢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心,患者的早期發現、早期隔離最為關鍵,甚至比治療都重要。“希望武漢病毒診斷研究分中心不負期望,拿出勇氣,把最關鍵的早發現、早診斷工作做好。”

  今天,鍾老師工作安排的“重頭戲”,是上午跟哈佛大學醫學院研究團隊的視頻連線。

  到目前為止,泰國、日本、韓國、美國、越南、法國、尼泊爾、澳州、斯里蘭卡、柬埔寨、芬蘭、意大利、印度、菲律賓、英國都已相繼出現了新冠疫情的確診病例。

  17年前非典暴發時,鍾老師就說過,任何一種傳染疾病,都是人類共同的疾病,需要國際大協作,綜合各國的優秀科技成果和技術,群策群力共同攻關。

  17年後,他的觀點依舊沒有改變。無論是之前跟“病毒獵手”利普金教授的機場之約,還是今天的哈佛連線,他珍視每一次跟國際同行交流的機會。

  鍾老師跟哈佛大學醫學院研究團隊的視頻連線。

  事實上,根據新聞報導我們可以知道,此次疫情出現後,中國跟國際社會一直保持著良好的溝通。去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武漢出現原因不明肺炎的當天,中國就向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處報告了疫情;今年1月3日,中國首次向美國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1月12日,向全球共享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新冠疫情的全球性暴發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在鍾老師看來,全球化時代,國際大協作才是人類共同抗擊傳染疾病的最好出路。

  今天上午的視頻連線,可以說,“鍾南山戰隊”的精英悉數出席。何建行教授、鄭勁平教授、李時悅教授、冉丕鑫教授、趙金存教授、梁文華博士、Mark Zanin教授、Sooksan Wong教授……全都參加了連線。

  雙方通過視頻連線,就疫情的發展和快檢試劑、治療藥物和疫苗的合作研發進行了線上討論。

  哈佛大學醫學院團隊介紹,關於試劑,美國的試劑公司正進行快檢試劑的研發;關於疫苗,目前有四個平台在同步進行疫苗的研發,最快預計2月底能遞交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簡稱NIH)審批,3月開始一期臨床試驗;關於藥物,他們正與生物醫藥公司合作,考慮使用既往用於SARS、MERS方面的一些合成藥物進行測試。

  鍾老師的團隊也介紹了國內戰“疫”的情況。在治療上,目前沒有特效藥,主要以傳統抗病毒藥和中藥為主,對重症病人主要是進行輔助對症治療;在臨床症狀上,新冠肺炎患者會出現嚴重的呼吸窘迫,但又跟SARS或MERS 引起的肺炎可通過機械通氣提高氧飽和度有所不同,呼吸機對新冠肺炎改善不明顯;此外,新冠肺炎患者在重症階段很容易出現引起炎症的細胞因子風暴,一旦出現後病情極難控製。

  最後,雙方決定在核酸篩查工具、流行病學預測模型、疫苗的研發等方面進行合作。

  可別小看這次視頻連線。每一次鍾老師為視頻會議所做的準備,絕不亞於實體會議。而且,每次準備視頻會議時,他都會細細詢問會議的主題、目的、時長、主辦方、參會人員,然後精心準備課件,精確計算發言時長。在這一點上,他絕對是個“細節控”。他從不允許自己的發言超時,也不允許自己開場問候時遺漏任何一位參會人員。

  所以,對我們而言,每一次視頻連線,都一定要等到關掉聲音和畫面的那一刻,才算是從“雲端”平安著陸。

  嗯,平安。對了,從昨天開始,廣州日報推出了《平安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系列報導。在當下這個時刻,“平安”二字,意義特殊,也彌足珍貴。

  就如鍾老師除夕夜給大家的新年寄語一樣:“平安年,健康年,才是幸福年!”

  希望疫情趕快過去,祈願每一個人都健康,平安。

  本期口述:鍾南山院士助理蘇越明

  撰文:廣州日報記者 黃蓉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