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慶帶人“搶公章”,俞渝感到“荒唐” 噹噹報警
2020年04月27日12:39

  【獵雲網北京】4月27日報導(文/盛佳瑩)

  4月26日,有消息稱,李國慶率四個大漢去噹噹拿公司公章。消息稱俞渝當時未在公司,李國慶以股東的名義直接拿走幾十枚公章、財務章,無人敢攔。

  李國慶還在噹噹張貼了一張“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文件稱,李國慶原本希望用司法訴訟的方式妥善解決與俞渝女士的糾紛,但面對公司嚴重不利局面及大量員工被開除的情況,痛下決心重新接掌噹噹網。“公司已於4月24日依法召開臨時股東會,李國慶當選董事長與總經理,全面接管公司。俞渝僅為董事,無任何職權”。

  而就在4月22日,李國慶在視頻節目《言之有李》中提到噹噹網裁員一事表示,“聽說噹噹要裁員100多人,很多是我招的,或者得到過總裁認同獎的員工也在被裁之列。當然我現在只是股東,我不幹預噹噹總裁的決定。”

  據新浪財經報導,李國慶針對此事回覆稱:依法接管噹噹,太忙了,不接受採訪。

  噹噹網方面當日發佈聲明,稱李國慶夥同5人,闖入噹噹網辦公區,搶走幾十枚公章、財務章,公司已經報警。噹噹網稱,公章、財務章、財務部門章即日作廢,噹噹網業務照常進行。

  隨後,噹噹網副總裁闞敏在電話會議上回應稱,噹噹網從美國完成私有化後,俞渝持有噹噹網股權52.23%,李國慶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由父母持有),公司目前掌握在俞渝手中。

  闞敏表示,李國慶稱接管噹噹是自私越權,是違法的,他的公告提到召開所謂的臨時股東會,但公司的董事沒有收到任何通知也沒有參與,目前李國慶在噹噹網不擔任任何職務,告全體員工書的內容亦不屬實。

  同時,闞敏回應噹噹裁員一事稱,噹噹沒有進行裁員計劃,只有個別不合適的人可能離開公司,裁員消息是造謠,公司正計劃準備起訴。

  與此同時,李國慶在微信群“隔空”回應稱:“拿走公章只是第一步,得到了小股東的支援,任何意義上都是過半數。”並表示接下來將“組班子”、進駐噹噹辦工開展辦公,給俞渝貼封條。

  同時,李國慶就“搶公章”細節做出明確回應:不是四大漢,是董事,董秘,律師,攝像和保安。

  4月26日晚間,李國慶發佈蓋有“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公章的公告稱,噹噹公司承認李國慶為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俞渝應當按照股東和董事的資格與李國慶展開對話。並強調:“沒有噹噹公司公章的公司聲明,均不能代表公司。”

  深夜,噹噹網再發聲明以及內部信回應李國慶搶噹噹公章一事,聲明中提及李國慶在“搶奪”公章後留下了自己事先寫好的“收據”,並再次強調:“噹噹網一直存在有效的章程,執行董事為俞渝。李國慶的決議所說事項,涉及修改章程,表決權不足2/3,因此“決議”無效。”

  據中國企業家報導,這次事件,俞渝的官方表態則是:感到荒唐。

  搶奪公章意在何指?

  1999年,李國慶和俞渝一起創辦噹噹網,2010年噹噹網成功赴美上市,但後來由於業績壓力等原因最終於2016年完成私有化。而李國慶夫婦兩人管理理念不合、價值觀不同的矛盾也伴隨著噹噹網一直存在。2019年10月,李國慶被俞渝以一紙文書掃地出門。

  有“網紅”、“李大嘴”之稱的李國慶自從正式對外宣佈離開噹噹後,曾幾次在公共場合講述“其是被妻子俞渝用陰謀詭計趕出的噹噹網。”甚至還在節目採訪現場失控怒摔水杯。

  2019年10月,俞渝在李國慶朋友圈下回覆數條,手撕李國慶,稱李國慶聯合公關操縱媒體,並且爆光李國慶個人生活隱私,開啟人身攻擊。

  李國慶也不甘示弱,一一回應俞渝的控訴,稱其“狗急跳牆“,並爆妻子黑料,“手裡有很多俞渝在國外給人當小三以及婚後其他不可告人的實錘和證據。”

  自此,李國慶俞渝兩人的內鬥不斷升級,成為了互聯網的一場“著名”鬧劇,頻頻“出圈”上熱搜。

  2019年11月,李國慶俞渝離婚案開庭,李國慶訴求股權平分並離婚,兩人的糾紛也與股權分配息息相關。

  在噹噹網私有化後李國慶與俞渝平分股權。後來俞渝以“遺產稅”為藉口讓李國慶將近乎一半的股份轉讓給兒子,接著又拿走兒子名下的股份(約為25%),至此李國慶占有噹噹股份27.5%、俞渝占64.5%。

  李國慶對這樣的股權分配並不滿意,他曾公開表示: “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權就和平離婚,我拒絕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後公司誰管理尊重全體股東決議。”

  目前,李國慶俞渝離婚案還未正式宣判。俞渝仍然為噹噹網的經營主要負責人,據雷帝觸網報導,有知情人士稱,雖然李國慶失去噹噹管理權,但中小股東仍希望李國慶重返噹噹網。

  根據闞敏方面表示,離婚訴訟期間,李國慶提出和解,而後又單方終止了和解。並在2月份一直在向俞渝和公司借錢,規模達上千萬,“我理解他的公司經營有問題,所以要借錢維持經營。”

  據億歐網報導,自2016年私有化後,噹噹網反而連年盈利,營收淨利不斷上漲,在2018年中國電商公司盈利榜上,僅次於阿里、蘇寧、唯品會,名列第四。

  2019年,俞渝接受《財新週刊》記者採訪時曾表示:“2015年,噹噹淨利潤是9200萬元;2016年是8600萬元;2017年淨利潤是3億元,這一年淨利潤增長260%。2018年,銷售額118億元,同比增加14.4%,淨利潤4.25億元,增長34.9%。”

  2019年,俞渝在出席《中國企業家》雜誌社主辦的中國企業領袖年會時也曾強調,噹噹目前是完全私有的公司,沒有銀行貸款,沒有任何資產處於質押狀態,業績增長,利潤也很好。

  據億歐網報導,然而巨大的利潤蛋糕卻分配不均,李國慶明確指責公司連續多年沒有分紅動作——他沒有拿到過利潤。夫妻和睦,尚且可以容忍利潤“爛在鍋裡”,一旦反目,越來越高、越積越厚的利潤就變成誰都想獨吞的肥肉。共苦不同甘,不患貧而患不均,或許才是這場夫妻互撕大戲的本質。

  “搶公章”大戰頻發

  李國慶此次搶公章奪權,“罷免”俞渝,用強製手法接管噹噹,兩人糾紛持續升級發酵。

  “搶公章“事件已經屢見不鮮,2019年上市公司因內控失效,頻頻爆出大股東、高管“搶公章”大戰,不僅損失公司形象,也使股東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2019年12月,ST圍海集團發佈公告罷免僅上任四個月的ST圍海董事長仲成榮,而提起罷免的是前ST圍海董事長馮全宏。

  隨後,仲成榮向馮全宏等提起訴訟。兩人矛盾愈演愈烈。12月13日,馮全宏之女馮婷婷等人要求財務總監移交公司財務專用章、財務部門章及公司所有網銀U盾。當日下午,馮婷婷又從印章保管員處取得公章。

  “搶奪”公章之後,ST圍海一天之內報警兩次,並宣佈公司公章、財務章、財務部門章即日作廢。

  最後,寧波證監局最終調查決定對圍海控股採取責令改正的監管措施,並向馮全宏、馮婷婷等人出具了《採取責令改正措施的決定》。

  無獨有偶,此前點融集團、鴻利智彙、聚力文化等多家公司也曾發生 “搶奪公章”事件,甚至出現了暴力行為。

  目前,國內的法律並沒有明確規定控製公章的歸屬人,《公司法》認為屬於公司內部事宜,由公司章程約定。按照過往的北京判決案例,基本認為公章屬於法人控製。

  並且根據《公司法》規定,公司的所有權力屬於股東大會,股東大會對應的股權包含投票權。從目前比例看來,俞渝個人所佔比例為52.5%,高於李國慶,且超過半數,因此俞渝掌握了公司的控製權。

  在這個情況下,李國慶即使拿到公章,也不代表獲得公司的控製權。

  而李國慶所謂的臨時股東會,涉及修改章程,根據《公司法》第43條規定,修改公司章程必須有公司2/3表決權以上股東通過,噹噹方面表示管理層股東均不知情,表決權不足2/3。

  李國慶此番爭奪公章,干擾公司正常運營,更多的是以便自己獲得更多的籌碼用於離婚訟訴,“逼迫“俞渝展開對話。

  李國慶的行為是否合法?北京國標律師事務所主任姚克楓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表示:“股東大會作為最高權力機構,有權決定公司董事會成員,如果股東要求成立董事會,有人堅決不成立,是違反公司法。無論從公司法還是社會治理來講,只設立執行董事,在商業運營過程中,是不合理的。”

  也就是說,某種程度上,李國慶可以通過合法手段要求成立和選舉董事會。而如果李國慶被選舉為董事長的行為被最終認定為合理,“搶奪”公章則可被看做合法取得。但如果李國慶召開臨時股東會的過程、取得公司經營權的過程被認定為非法,則李國慶後續還可能承擔干擾公司運營等刑事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