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慶率4個大漢上門搶公章 宮鬥大戲再上演?
2020年04月26日18:04

  原標題:他急了!李國慶率4個大漢上門搶公章,噹噹馬上報警!宮鬥大戲再上演?  

  導讀:繼兩大創始人公開“互撕”後,噹噹網的宮鬥奪權大戲再度來襲。

  4月26日上午9點34分,李國慶帶著四個人闖入噹噹網辦公區,搶走幾十枚公章、財務章,上演了一場“搶章奪權”的戲碼。

  剛剛,噹噹也作出了回應,並聲明已經報警,還表示公章、財務章、財務部門章即日作廢。

  4月26日,據@我是律師的朋友、@首席內幕官、@互聯網信徒王冠雄等微博大V爆料,李國慶今日率4名大漢上門搶噹噹公章,並在公司張貼《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

圖片來源:三言財經
圖片來源:三言財經

  之後李國慶發佈告噹噹全體員工書表示,已於4月24日依法召開臨時股東會,李國慶當選董事長與總經理,全面接管公司。俞渝僅為董事,無任何職權。

  4月26日下午,噹噹網發聲回應:“2020年4月26日早9:34,李國慶夥同5人,闖入噹噹網辦公區,搶走幾十枚公章、財務章,公司已經報警。”

  根據噹噹網的聲明顯示,李國慶等人共搶走11枚公司章和36枚財務章(具體明細附文後)。目前,噹噹網已經報警,還表示公章、財務章、財務部門章即日作廢。

  對於今天的事件,以及噹噹網方面的說法,李國慶回應南方都市報稱:“依法接管噹噹,太忙了,不接受採訪。”

去年,李國慶回憶被老婆逼宮,曾怒摔杯
去年,李國慶回憶被老婆逼宮,曾怒摔杯

  李國慶發告噹噹全體員工書曝光

  而在李國慶看來,“搶章”是其名正言順接管公司的過程。上午到達噹噹網辦公區以後,李國慶在公司牆上貼了一封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在這封信中,雖然是以噹噹網的運營主體“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為落筆,但內容應該都代表著李國慶方面的觀點。

  對於接管公司的合理性,信中表示,李國慶和俞渝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合計持有噹噹91.71%股權,按照夫妻共有原則,李國慶目前持有45.855%股權,同時,李國慶獲得了公司兩位股東的支援,使得其實際獲得53.87%的支援。

  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查詢天眼查數據,北京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有限公司的股東俞渝持股64.20%,李國慶只持有27.51%的股份。不知他說自己持有45.855%股權所據何來。

  以控股股東的身份,李國慶於4月24日召開了臨時股東會,成立了董事會,由李國慶、俞渝、潘躍新、張巍、陳立均擔任董事,同時通過新的《公司章程》,同時,李國慶被選舉為噹噹網董事長和總經理,而俞渝被“罷免”,不再擔任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

  信中強調,“俞渝無權在噹噹公司行使任何職權,無權向噹噹公司員工發出任何指示,無權代表噹噹公司對外作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行為。李國慶作為噹噹公司的董事長、法定代表人以及總經理,有權依法全面接管公司,負責公司的經營管理。”

  同時,李國慶還在信中細數了俞渝的七宗罪,具體包括逼迫其退出公司;無視股東權利,拒絕分紅;盲目失當裁員;疫情期間輕視疫情危害,導致員工被隔離等。

  網傳的《告噹噹網全體通知書》

  《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劃重點:

  1、李國慶出於維護噹噹大局和家庭關係的維繫等因素,禪讓公司管理權3年。

  2、俞渝拒絕給股東分紅,在公司連續5年盈利的情況下從不分紅。

  3、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噹噹網員工確診。六十餘名員工被集中隔離觀察,二百餘名員工居家隔離觀察。

  4、李國慶於2020年4月24日召開臨時股東會,並作出決議:公司依法成立董事會。

  5、自2020年4月24日起,俞渝不再擔任噹噹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俞渝無權在噹噹公司公司形式任何職權,無權向噹噹員工發出任何指示,無權代表噹噹公司對外做出任何意思表示或者行為。

  6、李國慶全面接管公司,負責公司的經營管理。

  同時宣佈以下決定:

  1、自2020年2月1日始至今,以“開除、辭退、優化”等方式的人事流程全部終止,已被單方面辭退的員工,可與公司協商,協商一致重新簽署勞動合同返崗。

  2、公司擬以2019年度稅後淨利潤30%進行股東分紅,以緩解中小股東的當前壓力,公司近期將依法作出相應利潤分配安排。

  3、公司各部門保持不變,保障各項業務正常運行。各部門及各位同事、同仁均應依法向現任董事長、總經理李國慶先生及其指派的人員彙報工作。

  4月22日,李國慶在視頻節目《言之有李》中表示,聽說噹噹要裁員100多人,很多自己招的,或者得到過自己的總裁認同獎的員工也在被裁之列。

  “當然我現在只是股東,我不幹預噹噹總裁的決定。”他表示企業應當慎重裁員,原因包括員工的招聘時間、融入時間都很長,以及裁員不利於企業凝聚力。

  由此可見,噹噹網的裁員可能是李國慶“奪章”事件的導火索,並且在他眼裡是不適當的決定。

  李國慶曾表明:和俞渝已分居22.5個月,要求股權平分

資料圖(來源:圖蟲)
資料圖(來源:圖蟲)

  2019年11月29日,噹噹創始人李國慶與妻子俞渝離婚案在北京開庭。

  這是自李國慶夫妻兩開撕以來,此次法院審理是李國慶和俞渝離婚案的第一次開庭,成功上了熱搜榜。

  據騰訊新聞,李國慶希望離婚案快些有結果,不要拖六個月。他透露,“夫妻分居22.5個月,感情破裂,他的證據很充足。”對於此次離婚訴訟,李國慶的訴求是希望夫妻雙方境外和境內股權平分,離婚。

  李國慶透露,“雙方沒做證據交換 ,也沒做財產登記,離婚感情不破裂,給我轟回去,半年後再來。我們就一套房,我們噹噹上市的錢,都放在信託里的那些錢,平分。”

  李國慶表示手頭有充足的證據,對判決結果有信心。李國慶稱,今日不會有明確判決結果,目前和俞渝的也不是沒有和解的可能,都在談。

  目前,雙方離婚案還未最終宣判。

  昔日鴛鴦眷屬

  造就2019年“商界第一巨瓜”

  去年1月15日,李國慶被噹噹網的聯合創始人俞渝——他的妻子,趕出了他一手創立的噹噹網。讓李國慶覺得生氣的是, “她是我的老婆,想要有的是辦法,為什麼要用陰謀詭計的方式?”

  10月23日至24日,噹噹網李國慶俞渝僅用2天時間,就用前無古人、後也可能沒有來者的“自爆”式互撕,造就了去年“商界第一巨瓜”。

  10月23日深夜,噹噹網兩位創始人在朋友圈徹底決裂。俞渝稱,“家門不幸,顧客無礙,噹噹更好。”

  李國慶則轉發自己7月底遞交起訴狀和俞渝離婚的微博,並表示,“狗急跳牆,工作撕逼虛構事實,私生活撕逼更是意淫。變態,精神病患者。我為兒子忍受23年。”

  10月23日晚,俞渝在李國慶的一條四日前的朋友圈下連發三條評論,曝光了諸多關於李國慶的勁爆信息。

  俞渝稱李國慶從家中拿走1.3億現金,並非淨身出戶。她指出,自己還收到過同性戀人的威脅信,還稱其兄吸毒、嫖娼,六進六出監獄等。她還指責李國慶聯合公關操縱媒體,每件事都在撒謊。

  10月24日淩晨,針對俞渝在朋友圈有關私生活和家人的控訴,李國慶再度回應稱,對其私生活做出的誹謗和誣衊,我只想在這裏回應一句話:等著收律師函吧。

  李國慶在回應中表示,俞渝從噹噹的幫忙者,到小股東,再到現在的境外絕對持股大股東,不僅將其從為之奮鬥了半生的事業中掃地出門,還誹謗企圖讓其名譽掃地。李國慶稱,自己和俞渝的婚姻已經走到盡頭,相信法院會做出公正判決。

  李國慶俞渝70億元家產待分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那麼夫妻店就有可能演變成投資人的噩夢。

  噹噹幸運在大股東就是夫妻二人,且已經實現私有化,影響範圍不廣。但有些公司由於創始人婚變,整個命運都被改寫。

  夫妻雙方產生劇烈分歧之後,李國慶的公開要求是噹噹股權平分。

  在“李國慶摔杯”“俞渝抓破臉”一來一回之後,李國慶在10月23日的微博中提及自己的訴求:“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權就和平離婚,我拒絕同意,我要求平分。”

  2019年胡潤百富榜顯示,李國慶和俞渝夫婦以70億元人民幣財富排名第573位,較上一年財富上漲8%。

  對於這對夫妻來說,財富的主要來源是噹噹網。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通過天眼查查詢得知,俞渝對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簡稱噹噹網)持股64.2%,為第一大股東;李國慶持股27.51%,位列第二大股東。

  而通過Wind查詢可知,在噹噹退市之年(2016年),李國慶直接持股數量占已發行普通股的31.17%,上市之時更是持股高達38.8%,私有化之後李國慶反而持股下滑。

  70億元這個數據是哪裡來的呢?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現,2018年4月11日晚,上市公司海航科技發佈公告稱,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購買北京噹噹網100%股權及噹噹科文100%股權,初步作價75億元。

  根據這個估值來衡量李國慶、俞渝夫婦二人的財富,大約是69億左右。但是後來由於海航方面未能按期付清款項,這樁收購案最後流產。

  但是這個價格未必能代表噹噹的實際估值,按照李國慶的說法是偏低的,之前談的是90億。

  如果按照90億元的估值,那麼夫妻二人的合計財富超過80億元。

  這個家底在創業者中已經很高,但是對於李國慶、俞渝夫婦來說,噹噹這20年來坎坷頗多,財富多次經曆縮水。

  在噹噹網1999年成立之時,阿里初創,京東還未誕生,拿到IDG、軟銀投資的噹噹網在電商界相當閃亮。

  2010年底,噹噹網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次年1月最高點達到36.40美元,夫妻倆身家也超過了10億美元,但此後一路滑坡,到退市完全私有化之前,股價最低時僅有3.68美元,為高點的十分之一。

  最終,母公司將以每股普通股1.34美元的現金收購噹噹網全部已發行普通股,該交易為噹噹網估值5.56億美元,較之前只剩下四分之一。

  每個人能分到多少?

  從目前的情況看,李國慶想要通過離婚來獲得財產平分的願望,而俞渝希望通過離婚前的協議約束,將原本就已經被逐出噹噹的李國慶的持股限製在25%以內。

  尚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趙誌東律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如果直接採用離婚的方式,假使婚內財產沒有雙方特殊約定,則各50%,但如果有約定則按照約定實施。由於噹噹網是夫妻二人在結婚之後共同創業設立的,因此會被歸為共同財產,假使設立之後以及後來的婚姻存續期間沒有特殊約定,那麼夫妻共同財產分一半。

  “但是如果一方對婚姻出現問題負有一定的責任,另一方可以少分財產或者不分財產給這一方,但實操中很難界定過錯,除非有直接證據,法院一般難以予以認可。”趙誌東律師表示。

  李國慶俞渝到底在撕什麼?

  不少網友追問,到底什麼原因導致這對曾經的精英夫妻徹底失控?是人性扭曲還是道德淪喪?可能都不是!

  1、股權和財產的爭奪或許才是夫妻反目、隔空互撕的最大誘因。

  要知道,股權結構、公司治理這些商業利益上的關鍵問題,才是公司創始人的命脈,關繫著一家公司的興衰命運。

  來,看看李國慶的微博——

  “我想告訴你們的是,作為老婆奪權,我可以退讓,但作為老婆奪利,那就不是一家人了,我絕不退讓。”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真是“利”字當頭,誰也不讓啊……

  掐指一算,噹噹網去年淨利潤4.2億元,增速超過30%。專業人士預計,假如其在A股上市,市值保守估計不會低於250億元。

  另外,從公司未來發展看,甭管要上市還是併購,股權問題都整不明白,後面還怎麼玩?

  2、創始人如何自保?股不在多,管用就行

  不少公司創始人往往面臨這樣的問題:公司還在,但自己不在了……

  一般來說,在公司發展初期,創始人最缺的就是錢。無論是風險投資的介入還是企業招兵買馬,股權是重要的支付手段。

  但隨著公司發展,尤其是上市以後,不少創始人的股權被稀釋得所剩無幾,有的乾脆被排擠出了管理層。喬布斯就是其中一例。

  2010年,噹噹網赴美上市時,李國慶持股38.9%,俞渝持股4.9%;完成私有化後,俞渝持股已經飆升至64.21%,成為噹噹第一大股東,作為創始人的李國慶持股比例卻下降至27.5%。

  失去了控製權,李國慶心有不甘。因此,創始人如何保證自己在公司中的控製權還要有些“手腕”。

  比如,在實踐中,創始人的股份不在多,能有話語權就行!

  您看,無論是阿里巴巴、小米的同股不同權模式(1股代表10個表決權),抑或是臉書的表決代理模式(代替小股東投票),都可以保證或者增強創始人在表決中的話語權,以保證其對公司的控製和領導。

  3、財產如何做到“公私分明”?

  有一個細節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李國慶俞渝合計持有噹噹網91.71%的股權,估值達到約68.78億元。如此高集中度的股權結構,暗藏著一個所有“夫妻店”都可能碰觸的雷區——公司財產和股東個人財產混同,大白話就是財產公私不分。

  公私不分有什麼不行嗎?當然不行!如果股東把公司財產當作私有財產,濫用股東地位擅自轉移財產、處分財物,出了問題可是要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

  因此,所有創始人都應當注意個人和公司財產的區分,別給自己挖坑!

  比如,第一,別怕花錢,最好成立獨立的財務部門,建立一套規範的會計製度;

  第二,公是公、私是私,嚴格區分股東個人和公司的各項收支,保留好相應的憑證並及時記賬備查;

  ……

  4、創始人股權是越多越好嗎?

  上文說了,李俞二人持有的公司股權超過90%,李國慶更以他們的股權太過集中為恥。

  反觀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互聯網企業,其創始人的股權遠遠低於這個數字。

  一般來說,分散的股權,目的在於股權激勵,有條件地給予激勵對象部分股東權益,使更多人與公司結成利益共同體,從而實現長期目標。所以說,雖然股權分散了,但是團結了一批同誌!

  結語

  互聯網公司一個重要特點就是開放,這樣它可以與最前沿的技術、商業模式,甚至創意團隊嫁接。這其中,股權扮演了重要角色。

  作為國內最早的自營電商平台,噹噹網未能在電商行業日新月異的變化中抓住行業發展趨勢,錯失了幾次轉型機會,很可能也與其股權過度集中、決策封閉有關係。

  所以,善用股權對創始人來說也是一門大學問!

  一位微博網友評論稱:現實,果真遠比戲劇更精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