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無現金,這個世界會更好嗎?
2020年04月25日22:35

  原標題:數字貨幣+無現金,這個世界會更好嗎?

  編者按:本文系創業邦專欄作者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原創作品,作者薑玥,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現金一直在減少。

  國內移動支付領域,阿里系和騰訊系二分天下,短期較難被打破。而西方社會,由於新冠病毒的傳播,也進一步加速了“無現金社會”(Cashless society)的進程。

  儘管沒有明確消息證明現金會傳播冠狀病毒,但世衛組織發言人仍建議在接觸鈔票後要洗手,尤其是在接觸或食用食物時。

  由於擔心病毒通過紙幣和硬幣傳播,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轉向“非現金”支付。有傳言稱,為了消除病毒,一些加拿大人將紙幣放入洗衣機清洗以去除病毒(當地紙幣由塑料製成),將“洗錢活動”發展到一個新的境界。

  4月,中國央行開始在深圳、雄安、成都、蘇州四個城市試點本土研發數字貨幣。同時有預言稱,各國政府亦將借此次冠狀病毒大流行,啟動向數字貨幣的過渡進程。

  無現金社會的趨勢已然不可阻擋,然而,它帶來的都是好處嗎?

  一、世界各國的無現金趨勢

  從2013年餘額寶入場,到2014年微信紅包橫空出世,移動支付這一原本陌生事物在中華大地慢慢擦出火花。2015年後,移動支付交易額開始井噴,勢不可擋,2018年交易金額達277.39萬億元。短短五年間,中國人便開始逐漸放棄錢包,大步邁入“輕現金社會”。無論是超市、出行、菜市場還是政府部門,“手機掃一掃”,成為社會生活中不可缺失的一環。

  那麼,其他國家發展得怎麼樣呢?

  在西方國家中,瑞典堪稱無現金社會的典範。在瑞典,85%的交易是通過非現金渠道完成的,瑞典的商店中,不乏掛著“不收現金”(No cash)的牌子,甚至一些銀行也不再受理現金。同樣,瑞典也擁有移動支付系統Swish,約2/3的瑞典人都在使用它。通過手機綁定銀行賬號後,就可以自由在各大商場買買買了。

  2018年初,瑞典只有1%的GDP以現金形式流通,而歐元區為11%,美國為8%,英國為4%。今年2月,瑞典央行宣佈了一項為期一年的新型數字貨幣——瑞典克朗(e-krona)的試點計劃。瑞典央行希望,借用這套獨立於Visa、萬事達等全球支付體系的貨幣,擁有更強的抵禦金融風險的能力。

  用現金購物的美國人也變得越來越少。5年前,在20美元以下的商品中,人們使用現金支付的比例為46%,而在今年,同價格商品的現金支付比例降為37%,減少了9個百分點。近日,眾議院民主黨人提出了一項2.5萬億美元的冠狀病毒刺激法案,如果通過的話,將建立數字美元。

  “螳螂財經”相信,降低現金使用,有助於減少經濟犯罪,打擊以現金交易為主的非法交易(如毒品交易)。找不到有形的錢,不少小偷也被迫“失業”了。對於政府來說,無現金社會則能大幅減少洗錢和逃稅。為打擊黑市經濟,澳州在2016年便提出在流通中移除100澳元的紙幣。此前,黑市經濟導致了數十億澳元的欠稅漏稅。今年2月,澳州政府正準備立法通過一萬澳元以上的現金交易禁令。類似的是,為遏製經濟犯罪,印度政府於2016年11月禁止發行500盧比和1000盧比紙幣,約99%的鈔票被存了起來。當每筆付款都能被記錄時,洗錢和逃稅將會變得困難得多。

  沒有了現金,還能節省鑄造和存儲紙幣的時間及成本,使國際旅行時兌換貨幣更加容易:直接用移動設備處理一切,而不是計算彙率。在中國啟動數字貨幣研發的同時,包括韓國、加拿大、俄羅斯、沙特阿拉伯、阿聯酋、新加坡、瑞士以及歐盟在內的其他國家的中央銀行,也一直在探索數字貨幣的優勢。無現金社會的到來,似乎只是時間問題。

  二、刷卡還是手機,這是一個問題

  雖然都是無現金交易,中國顯然更依賴移動支付,移動支付比率為86%,位於世界首位。而其他國家,雖然也走電子化道路,但更常用銀行卡來替代現金支付。

  習慣用手機支付的人們,無疑覺得手機比銀行卡更方便;刷二維碼也比使用pos機成本更低。如今,移動支付已不僅僅是支付,更成為一種生活方式,滲透進政務民生、醫療服務、交通出行等社會生活各領域。

  在國內,銀行卡的功能,似乎只是作為和移動支付工具的中介:完成了與微信、支付寶綁定後,幾乎無需再使用。而國外的移動支付,以Apple Pay為例,只是將銀行卡綁定在手機上,本身並沒有額外功能,使用時無需掃瞄二維碼,與使用銀行卡“閃付”功能差不多。

  看起來,移動支付比起銀行卡更為高端。那它有缺點嗎?

  首先,顯而易見的是,長期使用移動支付,能進一步增加人們對手機的依賴性。《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12月,中國手機網民平均每天上網時長達5.69小時,較2017年12月淨增62.9分鍾,超過一個小時。

  根據美國網站VOX報導中引用數據,2019年,美國成年人每天使用移動互聯網的時間約為3小時30分鍾,比一年前增加了約20分鍾。《衛報》援引手機監測軟件RescueTime的數據稱,手機平均使用時間為每天3小時15分鍾, 其中,20%的手機重度用戶每天花在手機上的時間為4小時30分鍾。顯然,中國人使用手機的時長遠遠超過平均數據。

  其次,即便是移動支付,也是基於綁定銀行卡進行的。而銀行可能會收取費用,以彌補可能出現的負利率。當所有的貨幣都是電子貨幣時,如果政府向銀行收取負利率,銀行就可能以收費的形式,將負利率轉嫁給客戶,從而客戶將花費更多錢。降低利率通常是為了刺激經濟,但結果可能導致貨幣失去購買力。

  此外,移動支付也依賴於技術的有效運作。如果遇到停機、宕機、系統故障和一些看起來無關緊要的小錯誤,都可能導致無法有效付款。即使僅僅遭遇手機電池沒電,也會讓你瞬間“身無分文”。

  三、如何保障弱勢人群利益?

  如果說無現金社會已成趨勢,那麼更需要關注的,是當現金成為歷史時,被邊緣化的人將如何生活的問題。

  “螳螂財經”清楚,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使用非現金支付。根據CNNIC發佈的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9年6月,我國互聯網普及率達到61.2%,其中,網民使用手機上網比率達到99.1%。假定所有能上網的手機均為智能手機,由此推斷,我國智能手機持有比例約為60.6%。而根據美國皮尤公司(Pew Research Center)2018年的數據,中國智能手機持有率為68%。無論如何,仍有30%-40%的人群目前無法使用智能手機上網。

  折合中國14億人口基數來算,則有約4-5億國人並沒有智能手機。這些人中,有老人,有兒童,有低收入人群,有偏遠地區人群。除了兒童有可能隨著年齡增長未來擁有智能手機,其他人很可能因為無法使用或不習慣新科技,從而被更先進的智能生活排除在外。在無現金社會中,這些原本就屬於社會弱勢群體的人們,生存將變得更加艱難。

  即便在無現金支付十分完備的瑞典,窮人和老年人仍在與電子世界作鬥爭。瑞典最大的養老金領取組織PRO的主席Christina Tallberg反映,很多老年會員很難記住銀行卡密碼,擔心被盜或被騙。現金也能給低收入人群更大的控製權,以免陷於借貸泥沼。在農村地區,數字支付的基礎設施往往不存在或不完善。慈善機構報告也稱,如果家暴中的施虐者控製了銀行賬戶,那些遭受家暴的人至少可以把現金藏起來。

  在美國,無現金化的趨勢也受到了抵製。美國一些議員和活動人士稱,無現金化將銀行存款不足、或沒有銀行賬戶的人排除在外。一些城市和州已經通過或正在考慮通過法律,要求企業接受現金。2019年3月份開始,新澤西州禁止大多數企業實行無現金經營。舊金山在2019年5月也通過了類似的措施。“無現金的商業模式在設計上是帶有歧視性的,”紐約市議員里奇•托雷斯(Ritchie Torres)表示。他是紐約抵製無現金法案的發起人,力圖確保所有紐約人,無論他們是否使用銀行卡,都可以在所有食品和零售場所購買商品和服務。

  即便是發達國家,也存在低收入人群。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的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有6.5%的家庭,即2100萬人沒有銀行賬戶。按照目前數字化趨勢繼續下去,英國也將有817萬社會弱勢成員因依賴現金支付方式而受到影響,其中約520萬戶為老年家庭。

  為了照顧喜歡用現金的購物者,去年9月,亞馬遜的PayCode在美上市。這是一種新的現金付款方式,用戶可以通過PayCode在網上購物,再去附近的西聯彙款(Western Union)站點彙款。同時,亞馬遜還擴展了始於2017年的亞馬遜現金(Amazon Cash)服務,購物者在便利店和其他地方結賬後,可將餘額存入亞馬遜賬戶,以便在網上購物,存入現金從5美元增至500美元。

  “螳螂財經”在思考,在數字貨幣、移動支付或許是大勢所趨的時代下,營造更加公平的社會,保障所有人群的利益,是否顯得更為重要呢?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繫editor@cyzone.cn。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