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政委:從國際貿易角度看疫情如何衝擊中國產業鏈供需
2020年04月24日09:19

  作者:蔣冬英 ▪ 魯政委

  日前,海外疫情正從供給及需求兩端壓縮我國相關產業的發展空間。據此,本文從國內產業供給、需求對海外市場依賴度這兩維度,觀察我國各行業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1、供需兩維度觀察海外衝擊

  隨著我國經濟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擴大,我國日益深度地參與到了全球價值鏈分工。數據顯示,截止至2019年,我國進口占GDP比重為14.5%而出口占GDP比重為17.4%,參見圖表1。

  一方面,從供給端看,在垂直化專業分工體系中,我國最終產品生產與出口需要依賴全球零部件進口。據此,本文構建最終產品出口的零部件進口依賴度指標,以衡量該行業對海外產業鏈的依賴度。具體測算方法為:首先,根據UN COMTRADE 的HS4分位產品進、出口數據,分離出中間產品及最終產品;然後,計算該行業中間產品進口總值與最終產品出口總值的比值。該數值越高,則表明該行業生產及出口對海外的中上遊產業鏈依賴度越高。

  計算結果顯示,中間品進口占最終產品出口大於100%的有“焦炭、精煉石油產品及核燃料的製造”這一行業,其中間產品進口占最終產品出口總值高達2628.5%;隨後為“農業、狩獵和林業”,該行業中間產品進口占其最終產品出口總值為517.6%;“無線電、電視和通訊設備和裝置的製造”,其中間品進口占最終產品出口總值120.7%;“汽車、掛車和半掛車的製造”,該行業中間品進口占最終產品出口總值為111.5%。

  不難理解,“焦炭、精煉石油產品及核燃料的製造”和“農業、狩獵和林業”這兩大行業為原材料密集型行業,其主要進口煤炭、原油、大豆等原材料、再加工後有相當部分被用於國內消費,由此其進口總值高而出口總值低,共同決定了中間品進口占最終品出口總值高數值。“無線電、電視和通訊設備和裝置”、“汽車、掛車和半掛車的製造”兩大行業,因零部件具有單價高、附加值較高的特徵,由此導致中間品占最終產品出口總值比重較高。

  此外,“食品及飲料的製造”、“化學品及化學製品的製造”、“未分類的電力機械和裝置的製造”三個行業,其中間產品進口占最終產品出口總值比重均在30%以上。相對而言,“醫療器械、精密儀器和光學儀器、鍾表的製造”中間品進口占最終品出口總值比重為0.2%,“其他非金屬礦物製品的製造”中間品進口占最終品出口總值比重僅為0.5%。其他行業如“紡織品的製造”、“金屬製品的製造”、“傢俱的製造業”。“其他運輸設備製造”中間品進口占最終品出口總值比重均低於10%,參見圖表3。

  另一方面,從需求端看,我國製造業生產活動同時服務於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在疫情的影響下,海外市場萎縮對高度服務於海外市場的行業影響較為嚴重。

  本文根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2017年全國投入產出表,計算每一行業出口總值占總產出比重,衡量其對海外市場的依賴度。數據顯示,“辦公室、會計和計算機械的製造”出口總值占總產出比重為52.8%,對外需市場依賴度位居第一;隨後依次為“傢俱的製造、未另分類的製造業”,該行業出口總值占總產出比重為36.0%;“無線電、電視和通訊設備和裝置的製造”出口總值占總產出27.3%;“醫療器械、精密儀器和光學儀器、鍾表的製造”出口總值占該行業總產出為26.3%,“紡織品的製造”出口總值占總產出為24.5%,參見圖表4。

  綜合供給和需求兩側來看:首先,根據數據分佈特徵,將分位數低於0.5定義低供給和低需求衝擊,即當中間品進口占最終品出口比重小於13.9%為低供給衝擊,而出口總值與總產值比重小於等於7.5%為低需求衝擊。如圖表5顯示,同時處於高供給與高需求衝擊的行業主要有“無線電、電視和通訊設備和裝置的製造”,“未另分類的電力機械和裝置的製造”,“未另分類的機械和設備的製造”;處於低供給衝擊但高需求衝擊的行業主要有“辦公室、會計和計算機械的製造”,“傢俱的製造;未另分類的製造業”,“醫療器械、精密儀器和光學儀器、鍾表的製造”,“紡織品的製造”,“橡膠和塑料製品的製造”,“木材、木材製品及軟木製品的製造,但傢俱除外;草編物品及編織材料 物品的製造”,“其他運輸設備的製造”,“金屬製品的製造,但機械設備除外”;處於高供給衝擊但低需求衝擊的行業主要有“紙和紙製品的製造”,“電、煤氣和水的供應”,“化學品及化學製品的製造”,“食品及飲料的製造”,“汽車、掛車和半掛車的製造”;處於低供給衝擊與低需求衝擊的行業主要有“漁業”,“其他非金屬礦物製品的製造”,“基本金屬的製造”。

  2、疫情影響:挑戰與機遇並存

  疫情在海外蔓延從供需兩端擠壓我國相關行業發展,對不同的行業形成了不同的挑戰與機遇。具體而言:

  首先,從高度依賴於海外供給的行業看,主要有無線電、電視和通訊設備和裝置的製造、汽車、掛車和半掛車的製造、未另分類的電力機械和裝置的製造。對於高度依賴於海外產業鏈供給的行業而言,疫情蔓延或驅使其尋求進口替代。進口通道受阻及國內市場需求為構成進口替代的兩大因素,當前疫情導致的進口通道受阻已為進口替代創造了條件之一,進一步從國內市場規模看,

  第一,以半導體芯片為例,目前可得最新數據顯示[1],2019年中國芯片進口金額高達3000億美元,約占我國全部貨物進口總值的10.8%。進一步從境內銷售額看[2],2018年中國境內半導體芯片銷售額高達1584億美元,約占全球消費總值的33.1%,為全球第一大芯片消費市場,參見圖表6。根據第一財經4月7日報導[3],作為5G手機的核心部件,射頻芯片市場大部分被美國和日本的幾家公司佔據,近期由於疫情升級,加大了這些廠商的停產風險,而在下半年全球5G手機就將集中上市,這給國內芯片企業帶來了市場替代的機會。

  第二,以汽車工業為例,汽車工業作為全球化程度最高的產業之一,為全球貿易金額最大的產業。數據顯示[4],2018年全球整車出口金額98000億美元,占全球所有貨物出口總額的5.1%,規模遠超成品油、集成電路。手機和計算機等大宗商品。從我國國內市場消費規模看,2009年以來我國汽車銷量連續十年保持全球第一,目前占全球汽車銷量的比例接近30%,參見圖表7。

  其次,從高度依賴於海外需求的行業看,主要有紡織,醫療器械,辦公室、會計和計算機械的製造,傢俱的製造及未另分類的製造業。考慮到疫情增加了全球醫療器械需求,醫療器械所受影響較小;但紡織、傢俱等勞動密集型行業或因外需萎縮而陷入困境。

  最後,從生產及需求均在國內的行業看,主要有其他非金屬礦物製品的製造,金屬製品的製造但機械設備除外以及漁業。其他非金屬礦物製品的製造及金屬製品製造主要與固定資產投資需求更為相關。為對衝疫情帶來的經濟下行和失業上行壓力,積極的財政政策或使基建投資或成為拉動需求回升的主力,這將帶動其他非金屬製品製造、金屬製品製造等行業需求回升。

  註:[1]資料來源:企鵝號-science 鋒芒,《2019年中國進口大量的芯片,大約花費多少錢?自主研發很重要》,網頁鏈接資料來源:南生今世說,2019年4月28日,《全球半導體芯片市場:美國占比21.5%、日本占比8.4%,那中國呢?》,網頁鏈接資料來源:第一財經,2020年4月7日,《中國5G手機等供應鏈尋求國產化替代方案》,網頁鏈接資料來源:商務部對外貿易司,2019年12月30日,《中國汽車貿易高質量報告》,網頁鏈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