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乒壇的困惑+堅守 高軍:為世乒賽機票改兩次
2020年04月24日09:22

  全球賽事的停擺給世界各地的職業乒乓人都帶來了不小的衝擊。《乒乓世界》特別策劃——疫情下的乒乓球,來帶你瞭解疫情之下乒乓人的堅守和創新。熬過了慌亂和恐懼,熬過了困惑和焦慮,每一個人仍然堅信,撥雲見日的時刻並不會太遠。

  高軍:扛過這段“一切未知”的日子

  美國加州洛杉磯縣和北京有15個小時的時差,在16日(週一)前的那個週末,來高軍球會打球的會員就比往日少了很多。以往週末早上,球會里11張球檯全滿,那個週末只有三四張球檯邊有球友在打球。球會的上一個“告示”是在2月初貼上的:“如有從國內來的球友,請到美國後自覺居家隔離14天,再來球會打球。”因為家人都在中國,高軍一直對疫情非常關注和警覺。作為自己球會老闆和美國女隊的主教練,高軍在響應居家“隔離令”期間,主要工作是輔導孩子做功課。

  奧運選拔完畢,世乒賽機票改了兩次

  為參加原計劃在2月底舉行的釜山世乒賽,高軍早早就安排好了行程,訂好從美國到北京的國航機票,想著可以回大連看看家人,再從大連去釜山和美國隊隊員們彙合。國內疫情爆發後,國航可以免費退票,高軍便退了獨行的機票,決定和美國隊一起赴韓參賽。

  2月初,高軍接到南韓朋友的電話,問她會不會帶隊來釜山參加團體世乒賽。這位在南韓當教練的朋友給高軍當時介紹的情況是,南韓只有30多個病例,應該不會影響世乒賽。吃到這顆“定心丸”,美國乒協便迅速定好了教練員和隊員從美國中轉首爾再前往釜山的機票。在這之前高軍問過女隊隊員們,會不會但心參加釜山世乒賽不安全,隊員們一致表示不擔心,非常想去參賽。“一是因為美國隊員打比賽的機會不太多,大家都非常珍惜,二是當時隊員們還沒完全認識到疫情的嚴重性”,高軍解釋道。

  南韓教練來電話的第二天,南韓病例一下就上百了。高軍預感世乒賽得推遲,機票還要繼續改。2月21日晚上,原定於第二天舉行的世乒賽第一階段抽籤儀式宣佈取消,25日國際乒聯正式宣佈釜山世乒賽延期。當時亞洲疫情形勢緊張,但美國當地疫情並沒有爆發,因此2月底的美國奧運參賽隊員選拔賽如期進行。

  “以前北美區奧運資格賽是先打單打,美國和加拿大哪個國家的隊員打出兩名單打名額,這個國家就自動獲得團體賽資格。但東京奧運資格賽有了變化,在2019年10月6日進行了團體選拔,獲勝的團體將獲得北美區唯一的參加奧運會乒乓球團體賽的資格,獲得團體賽資格的隊伍再進行隊內選拔,選出參加單打的人選。”高軍詳細地介紹道,“美國男女隊都戰勝加拿大隊,獲得了奧運團體資格,由於卡納克和張安世界排名是美國隊最高的,直接拿到代表美國隊參加單打的資格。其他隊員在選拔賽獲得第一名的,參加單打和團體,第二名只參加團體賽。”

  2月底,美國隊奧運參賽隊員選拔賽,在聖塔莫尼卡如期舉行。

  最終代表美國參加東京奧運男子單打的是卡納克和庫瑪爾,周鑫參加團體賽;女隊由張安和劉娟參加單打,王慧靜參加團體賽。

  世界排名排在美國隊內第一的卡納克和張安直接獲得奧運單打資格,劉娟(左二)和庫瑪爾(右二)通過選拔賽獲得奧運單打資格,王慧靜和周鑫獲得團體賽參賽資格。

  美國隊的選拔賽在海邊渡假城市聖塔莫尼卡舉行,高軍也去了現場,後來聖塔莫尼卡蘋果店員工被確診患有新冠肺炎,美國的蘋果店也相繼關門歇業了。“這麼一想,疫情其實距離我們挺近的。”高軍回憶說。3月初打完單打選拔賽,一週後的3月8日就要在加拿大進行北美區奧運混雙資格賽,美國隊參加混雙選拔的是周鑫/劉娟組合,“這個比賽本來由我帶隊,但當時疫情已經全球化了,我就和美國乒協申請不去了,因為我家裡有小孩,我不想冒這個風險。我也勸說隊員安全第一,但周鑫和劉娟都很想參賽,可惜最後他們打了一輪就輸下來了,沒能獲得參加奧運混雙的資格”。在這個混雙選拔賽結束一週後,洛杉磯縣就要求市民居家隔離。參加北美比賽和歐洲聯賽的美國隊員們絕大部分也都回到美國進行居家隔離,想在歐洲多訓練的卡納克,也因為歐洲疫情的爆發而停止了訓練。

  學校及文體健身場所關閉,球友買球檯解癮

  3月初,高軍未雨綢繆,為球會買了不少捲紙和桶裝水以備不時之需,沒過幾天捲紙等物資就限量購買了。3月16日高軍在場館貼了告示,球會暫時關閉,但一些相對安全的一對一授課還沒完全停課。3月19日加州宣佈實行居家隔離令,要求娛樂場所和運動健身場所都暫時關閉,高軍球會馬上就停止對外開放了。

  高軍球會的會員多是華人,而且很多都是老人,他們在中國國內疫情出現的時候,就對疫情有很高的警覺性。但警覺性雖高,球癮也大,在美國實行居家隔離令後,經常有會員打電話詢問高軍場館開沒開門,還有不少會員聯繫高軍想購買球檯。“昨天(3月27日)我還給兩個會員送了球檯去家裡”,高軍笑著說,“手癢癢就在家自己打打球”。

  高軍自己在家隔離的大部分時間是給孩子輔導功課。“機會也挺難得,可以和孩子一起學學英語。”高軍說,3月13日接孩子放學時,就聽說了要停課,當時的通知是停到4月3日,“後來學校又給了消息,停到5月4日。我老公的公司也從19日開始要求員工回家辦公”。4月2日,高軍發了條朋友圈:加州今天宣佈2019-2020學年結束,孩子們可以直接進入暑假假期了。高軍的兒子將在8月中旬開學,從幼兒園升入一年級。

  在家裡,高軍每天關注當地疫情和奧運會及乒乓球各項比賽延期的情況。因為已經確定的比賽全部延期,美國隊的隊員們也都停止了訓練,美國乒協的工作也停滯了。“美國乒協本來員工也不多,平時做一些比賽籌備和報名等工作,現在比賽全部延期,協會也沒有下一步的計劃。”高軍無奈地說,“什麼都不能確定,誰都不知道下一步會怎樣”。

  如果按正常計劃,在歐洲打聯賽的隊員們應該參加各站公開賽。7月6日至10日將舉行美國全國錦標賽,每年的9月1日,美國都會舉辦洛杉磯公開賽。“這不是國際乒聯的國際公開賽,是美國自己的大型比賽,獎金特別高,莊智淵、朱世赫和侯英超都被邀請來參加過,現在這些比賽都不確定會不會舉辦了”。

  “一切處於靜止狀態”是高軍對現階段生活的評價。“我家附近住的都是退休的美國人,比較安靜和平靜,居家隔離了快兩週,鄰居們開始站在馬路邊隔著馬路聊天了,我每天就想著給兒子找點樂子。疫情當前,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扛過這段日子”。

  3月31日,高軍更換了貼在球會門上的告示,新的開業日期暫定推遲到4月30日,但她預計這個時間還要繼續推遲。

  |本文節選自:2020年第5期《乒乓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