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國戰疫:糾結完奧運,日本疫情突變
2020年04月23日22:30

原標題:列國戰疫:糾結完奧運,日本疫情突變 來源:中新網微信公眾號

  作者:張奧林

  “現在完全沒有人訂房,取消一個接著一個,加上奧運延期,估計夏天的情況也不會有好轉。”

  63歲的石井敏子手握厚厚一疊被取消的訂單,無力地說道。她經營的這家名為“行燈”、位於東京台東區的旅館剛翻新了裝修,一部分費用還是靠貸款。

受疫情影響,日本出行人數減少。圖為當地時間4月4日的東京樞紐車站品川站,往常熙熙攘攘的改劄口變得旅客寥寥。

  原本因為要舉辦奧運會,今夏東京的酒店在一年前就一室難求。許多從業者紛紛擴充規模,人人躊躇滿誌,卻沒有料到突遇寒冬。在日本,愈加嚴重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僅擊碎了一個個像石井這樣普通人的“奧運夢”,也改變了更多人的生活。

疫情急轉直升,醫療系統遭受巨大沖擊

  4月9日,日本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超過5000,這時離日本出現首例確診患者已過去近三個月。4月18日,日本確診病例數破萬。從第一個5000到第二個5000,日本僅用了9天。

  疫情迅速惡化,對日本醫療系統產生了巨大沖擊。目前,日本約有9600張供新冠肺炎患者使用的病床,但9個都府縣的住院患者數已逾8成。

  在東京,滿頭白髮的東京醫師會會長尾崎治夫在出席發佈會時強忍淚水:“我們這邊每天都在應政府要求,一百張、一百張地增加床位,但那邊每天都會新增140、160多名患者,一眨眼病床就滿了。”

  “25日之後,東京新增患者必須要走低或者持平,不然東京就扛不住了!”尾崎語帶哽咽。

  除了收治能力,防疫物資也面臨短缺。4月13日,日本厚生勞動省通知,實在沒辦法的話,醫療機構可使用釀酒商製造的高度數酒作為消毒的替代品。

東京江戶川一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醫院的院長表示,因為醫院病床數有限,輕症患者都必須轉院。來源:日本富士電視台視頻截圖

  面對此情此景,日本政府抗疫專家組的核心成員押穀仁感歎:“醫療崩潰就是這麼開始的啊”“我已經沒有信心做好了”。他的這番言論,被日本網友解讀為“敗北宣言”。

  此前呼籲政府普遍設立發熱門診的日本白鷗大學教授、病毒學專家岡田晴惠怒批:“早都說應該建發熱門診了,有人聽嗎?”

  核酸檢測不足,是日本面臨的另一個難題。

  “我院聯繫諮詢中心,想做檢測,對方卻要求我們拍CT。但只要不是明顯肺炎症狀,就算我認為是疑似新冠,他們也不給檢測,甚至還有一些會員醫院反映諮詢中心的電話根本打不通。”談到申請核酸檢測的繁瑣流程時,尾崎難掩失望。

  普通人想做核酸檢測則更難。

  “38度高燒持續了三天,喉嚨腫得連口水都吞不下去,我給保健所打電話希望接受檢測,對方卻拒絕了我的要求。”這是一名40多歲的東京上班族的遭遇。

  與這名上班族有相同困擾的,不在少數。2月和3月,東京只有964人接受核酸檢測。截至4月18日12點,日本累計接受核酸檢測的人數僅為91050人。

  核酸檢測“一測難求”,日本立憲民主黨政調會長逢阪誠二4月2日曾就此質疑首相安倍晉三:“你是不是在有意抑製東京的核酸檢測?”安倍沒有做出正面回答。

“櫻”歌燕舞的3月 病毒似乎沒了存在感

  已然陷入疫情漩渦中的日本,在整整一個月之前,卻是“櫻”歌燕舞的另一番景象。

  3月,歐洲成為全球疫情的“震中”,美國疫情也逐步惡化。而經曆了“鑽石公主”號疫情風波後的日本,單日新增病例一直維持在50例上下。有美國媒體甚至認為,日本已經完全控製住了新冠病毒。

  日本厚生勞動省也持樂觀態度。該省在3月10日指出,根據專家判斷,日本的感染情況尚處於“可以控製感染速度”的階段。

  在此情況下,日本民眾的生活沒有受到太大影響。東京的高中生趁著停課紮堆去練歌房消遣,涉谷仍有大批年輕人聚集逛街。一名18歲的女孩樂觀地表示“很難想像自己會被傳染”。

  這個回答,似乎是日本社會對疫情持樂觀態度的一個縮影。彼時,大洋彼岸的意大利、西班牙,單日新增病例動輒超過5000,單日死亡數百。看上去,日本民眾對疫情的確無需過分擔憂。

當地時間3月22日,日本東京上野公園櫻花綻放,吸引不少遊人在櫻花林間漫步、野餐。

  3月21日和3月22日這個週末,東京陽光明媚,春暖花開。在東京傳統賞櫻名所上野公園和代代木公園等地,人群熙熙攘攘,歡聲笑語不絕於耳,不戴口罩野餐者比比皆是,似乎讓人感覺這依舊是往年正常的櫻花季,新冠病毒好像已經銷聲匿跡。

  “雖然有點擔心,但上野公園這麼寬,我覺得應該沒什麼事兒吧,所以來賞花啦!”3月22日,在富士電視台播出的畫面中,一名東京家庭主婦面帶笑容地對著鏡頭說。她沒有佩戴口罩,背後是上野公園盛開的櫻花和密密麻麻的賞櫻人群。

  日本國內是賞櫻的歡聲笑語;日本之外,則充斥著對於東京奧運會能否按期舉辦的爭論。自1月疫情出現以來,這樣的爭論便不絕於耳,但直到3月19日,安倍依然堅稱:“奧運不會被推遲或取消。”

花費1569億日元、耗時3年、於2019年11月30日落成的日本國立競技場。這裏原本計劃是2020年東京奧運會以及殘奧會的開幕式和閉幕式舉辦地,此外一些田徑和足球賽事也計劃在這裏舉行。

  近7年的辛苦準備、8座新建的永久性場館,此次奧運不僅飽含了日本年輕一代對奧運的憧憬,還承載著老一輩對1964年奧運聖火首次在亞洲被點燃的記憶,日本鉚足了勁要讓世人眼前一亮。

  對當時的日本人來說,在臨近舉辦的前夜,無論是“取消奧運”還是“奧運延期”,都是不可思議的選項。

  無奈,隨著世界多個體育組織以及加拿大和澳州等國宣佈“退賽”,安倍終於在3月23日鬆口,表示可以接受延期。這一天,日本的新增確診數僅為39人。

奧運迫不得已延期 疫情突然來到“重要關頭”

  疫情的發展顯然比人們預料的更為迅速。迫於嚴峻的形勢,3月24日,日本不得不正式宣佈奧運延期。當日,全球確診病例近40萬,死亡逾1.7萬。

  以此為分水嶺,日本新增病例數出現了讓人驚愕的陡增。

  3月24日過後,日本單日新增數持續攀升,在進入4月後日均新增超過400例,4月11日更是創下了719例的單日新增紀錄。

  奧運會宣佈延期的第二天,曾反複強調奧運不會延期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突然宣佈,東京的疫情已經處於“暴發的重要關頭”,呼籲民眾週末不要出門,若情況進一步惡化,將考慮封城。

  三天前還能在櫻花樹下盡享春光,三天后突然就要考慮封城?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3月25日質疑:“為舉辦奧運會,刻意將感染者的數字弄得看起來很少,讓人覺得東京好像已經控製住了新冠(疫情),但剛一延期就來這麼一出”。他還揶揄小池:“相較於都民優先,你可真是奧運優先呐!”。

  轉變態度的不止小池。此前同樣對奧運持樂觀態度、且多次表示日本暫沒必要進入緊急狀態的安倍在3月28日表示:“疫情隨時可能迅速擴大”。10天后,安倍宣佈日本進入緊急狀態,適用範圍為首都東京等7個都府縣,持續時間至5月6日。

當地時間4月16日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式宣佈,將“緊急事態宣言”適用範圍擴展至日本全境,持續時間至5月6日。該”宣言“生效後,日本外出人數大幅減少,東京街頭行人稀少。

  情況似乎在進一步惡化。4月17日,小池呼籲民眾在即將到來的五一黃金週不要外出,一起戰勝“看不見的敵人”。

  黃金週是日本五一前後的長假,正值初夏,每年都有大量民眾在這一時期出行,是各地旅遊收入的重要來源。以往“爭搶”遊客都來不及的黃金週,現在卻被主動叫停了。

  不斷加碼的防控措施仍未能平息民眾的疑慮。大部分民眾認為,日本的緊急狀態“來得太遲”,針對安倍“應對速度慢”“偏離國民感情”的一系列指責接踵而至。

緊急事態宣言來得太晚?不安情緒瀰漫

  面對批評,安倍在4月18日表示,“在整個過程中招致了很多混亂,這都是我的責任,我向國民致以誠摯的歉意。”

  不過,安倍的致歉,看上去更像是被疫情裹挾不前、被地方政府倒逼陷入窘境的無奈之舉。與一些地方政府積極製定防疫措施的表現相比,他的緊急事態宣言似乎來得太遲太晚。

  政壇之外,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也已凸顯。據日興證券的預測,日本將會因奧運延期間接損失750億美元,占日本全年GDP的1.4%。這對長期處於低增速、本想靠奧運“火一把”的日本經濟可謂是遭了當頭一棒。

  一記悶棒之後,可能還有更嚴重的危機。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預測,日本的失業人數或將比2019年同期增加156萬人,由此帶來的影響可能使日本經濟情況比2008年至2009年的經濟危機期間更差。

  日本放送協會(NHK)4月16日的民調顯示,有近90%日本民眾對新冠疫情感到不安,較一個月以前增加了15%。

  停業後能否得到補貼、會不會被感染、生活何時才能恢復正常……對於普通人來說,不安的情緒正瀰漫在日本社會的各個角落。

  這些人當中,有因奧運延期身陷行業“寒冬”的東京酒店業者、有因孩子停課在家“1個小時要被叫100次媽媽,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的家庭主婦、有被歧視的醫護人員和他們的家屬、甚至還有因收入減少了五成,宣揚“想要炸掉秋田縣政府”的網友。

  一名東京高校應屆畢業生的話也許最能反映日本社會當下的想法。受疫情影響,這名本已找好工作的畢業生在入職前兩週被取消錄用。由於畢業後必須償還助學貸款,她無奈地說道,“現在唯一期待的就是疫情能趕快結束,但現在看來似乎還遙遙無期。”

【編輯:張一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