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力被立案調查 四川國資入主一年踩雷
2020年04月17日02:26

  原標題:東方網力被立案調查 四川國資入主一年踩雷

  來源:證券時報

  2019年5月,劉光攜手蔣宗文與四川省川投信息產業有限責任公司(川投信產)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四川國資順勢進駐上市公司並取得控股權。然而,僅僅一年之後,這筆交易卻埋下了一個巨坑,四川國資不幸踩雷。

  4月15日晚間,東方網力(300367)發佈公告,公司當日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東方網力原控股股東、現董事劉光也於同日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證監會決定對劉光立案調查。

  四川國資

  拿下逾26%表決權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作為原實控人,劉光早在2019年初開始謀劃退出,並拉來了四川國資相助。

  2019年3月,東方網力發佈公告,接實控人劉光、持股5%以上股東蔣宗文的通知,兩人已與四川省川投信息產業有限責任公司(川投信產)簽署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

  根據框架協議,劉光擬向川投信產轉讓其持有的東方網力5438.52萬股,約占公司總股本6.36%;蔣宗文擬向川投信產轉讓其持有的東方網力950萬股,約占公司總股本1.11%;每股價格12.53元,總價約8億元。

  同時,劉光擬將其轉讓後賸餘持有的東方網力1.63億股股份(約占公司總股本19.09%)之上法律法規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除收益權、提案、提名權以外的其他股東權利委託川投信產行使,但涉及股份轉讓、股份質押等直接涉及劉光所持股份的處分事宜的事項除外。

  據天眼查顯示,川投信產成立於2017年12月,註冊資金20億元,經營範圍包括項目投資及資產管理等。川投信產系四川省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川投集團)100%控股的企業,川投集團則是四川省人民政府授權的國有資產經營主體、重點建設項目的融資主體和投資主體之一,省國資委管理的國有獨資公司。

  緊接著,東方網力去年4月發佈公告,擬引入成都高新新經濟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新經濟創投)作為投資者,對上市公司全資子公司動力盈科以現金形式進行增資。新經濟創投擬出資5億元,認購動力盈科新增註冊資本2320萬元,預計可獲得動力盈科45.45%的股權,動力盈科仍為東方網力的控股子公司。

  2019年9月3日,東方網力收到川投信產轉來的反壟斷審查通過的批文顯示,根據此前簽署的相關協議,公司控股股東現變更為川投信產,公司實控人由劉光變更為四川省國資委。截至公告日,川投信產直接持有東方網力股份占總股本的7.48%,擁有該上市公司表決權的股份數量合計占總股本的26.59%。

  受立案調查影響,東方網力4月16日慘遭跌停,股價跌至3.13元/股,創下曆史新低,川投信產浮虧巨大。

  2019年預虧近27億

  四川國資入主後,東方網力便“天雷”不斷。2019年8月以來,公司陸續爆出巨額對外擔保、資金佔用等違規事項。

  回溯到2019年8月,東方網力突然發佈公告,該公司財務人員在辦理銀行業務時發現公司的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

  這似乎是暴風雨來臨的徵兆。同年9月11日,東方網力披露參股公司股權被凍結的公告,並收到深交所下發的2019半年報問詢函。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注意到,彼時,東方網力自行通過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知悉,所持有的物靈科技、奇虎網力股權被司法凍結,執行法院均為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

  此外,東方網力前實控人劉光所持有的股份也遭遇凍結。2019年8月23日公告顯示,劉光所持有的東方網力2.28億股(占總股本比例為19.11%)均被司法凍結,相關凍結原因主要為個人借款糾紛、涉及為相關人員提供擔保等。同時,東方網力的4個銀行賬戶也被凍結,涉及金額為4388.15萬元。

  屋漏偏逢連夜雨,受子公司華啟智能出售影響,東方網力2019年上半年營業收入6.08億元,同比降低31.53%;受財務費用增加和應收賬款壞賬減值計提影響,同期扣非淨利潤-2701萬元,同比降低122.58%。

  針對這份半年報,深交所下發《問詢函》,需要東方網力結合行業發展情況、公司各項業務核心競爭力變化等因素說明營業收入下滑較多的原因;結合營業成本、期間費用變化等因素量化說明扣非後淨利潤下滑較多的原因及合理性;已核實的違規擔保事項與金額,公司預計需承擔的或有負債金額以及應對措施等。

  2019年12月,東方網力及時任董事長劉光均收到北京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分別被採取出具警示函及責令改正的監管措施。證監局指出,東方網力自查稱與劉光共同為其他債務人擔保金額7.7億元,共同為其他債務人的應收賬款保理融資提供擔保3億元,共同承擔回購義務金額3.8億元,金額總計14.5億元。上述擔保事項未履行法定披露程序,屬於違規擔保,公司發現劉光存在資金佔用情形,涉及金額25077萬元。

  2020年2月28日,東方網力發佈2019年業績快報,虧損26.8億元,上年同期則是盈利3.15億元。東方網力解釋稱,公司安防業務營業收入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歸屬於上市公司的淨利潤較上年同期亦大幅下滑。需要指出的是,東方網力自2014年上市以來,5年間淨利潤加總不過14.5億元。

  對此,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厲健律師表示,東方網力涉嫌信披違規,受損投資者可以提前辦理索賠預登記。“一旦證監會認定東方網力信披違規並作出行政處罰,我們將代理受損投資者依法起訴東方網力索賠。”

  轄區國資“掃貨”頻踩雷

  近年來,四川轄區內國資加大了對A股市場的“掃貨”力度,中化岩土(002542)、東方網力(300367)、思美傳媒(002712)、紅日藥業(300026)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被相中。

  但從實際效果來看,四川國資“掃貨”並未占到多少便宜,甚至頻頻踩雷。

  2018年11月,鴻利智彙(300219)發佈公告,公司第一大股東金舵投資累計通過二級市場增持公司3567.96萬股,達到公司總股本的5.00%。通過此次股權變動,金舵投資已經累計持有公司26.38%的股權。此次增持後,金舵投資成為公司控股股東,瀘州市國資委成為公司實際控製人。

  根據天眼查顯示,金舵投資是瀘州老窖集團全資子公司,最終控製人為瀘州市國資委,而瀘州老窖集團下轄知名釀酒企業瀘州老窖(000568)。

  當初接手股權時,金舵投資表示,出於對鴻利智彙過往在LED封裝領域所取得的業績和行業地位的認可;同時對公司形成的LED封裝、LED汽車照明、互聯網車主服務三大業務板塊的長期發展規劃表示認同,並看重公司未來的成長性和帶來的投資收益。

  但“悲催”的是,瀘州國資還未將鴻利智彙捂熱,就踩上了大雷——公章“失控”+商譽大額減值。

  因為誼善車燈沒完成業績承諾,鴻利智彙多次和澤博合夥、郭誌強協商解決方案,要求對方履行《股權轉讓協議》中的股權回購義務。儘管經曆多輪協商,鴻利智彙的要求還是遭到了拒絕。

  2019年7月,鴻利智彙發佈公告,聲稱子公司誼善車燈資產遭法院凍結、查封,公章被子公司總經理搶走,公司對因公章失控造成的風險概不負責。

  2020年2月28日,鴻利智彙發佈2019年業績快報,報告期內營業收入為35.95億元,同比下降10.18%;淨利潤虧損8.77億元,同比下滑519.81%。因業績下滑,公司計提商譽減值合計8.47億元。

  在省級國資層面,2019年4月,四川發展國潤環境投資公司(國潤環境)與清新環境(002573)原大股東簽署《股份轉讓協議》,以9.08元/股的價格拿下2.74億股,轉讓總價高達24.85億元。天眼查顯示,四川發展(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國潤環境100%的股權,而四川省國資委則全資控股四川發展。

  截至2020年4月16日,清新環境收盤價為5.79元/股,粗略估算,四川發展在這筆交易中浮虧約9億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