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博士的腦洞|拋棄陰謀論,危機不需要沉淪與詛咒
2020年04月14日10:35

原標題:Z博士的腦洞|拋棄陰謀論,危機不需要沉淪與詛咒

恐怕沒有人想得到,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里,新冠就肆虐全球,讓人類共同面對了一次來自上天的“陰謀”。

是的,發達國家還是“重災區”,新興和發展中國家情況也愈演愈烈,對於罪魁禍首“新冠病毒”,我們卻知之不夠多,對付其的辦法有限,難免會在人群中擾動恐慌情緒。“陰謀論”或就是其中一種。

“陰謀論”一,美債究竟有多可怕

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全球金融市場曆經了好幾次“巨震”,美股眨個眼就把“股神”一輩子見證一次的奇蹟變成了“日常”,美聯儲在短短時間內放棄按照常理出牌。

仔細想一想,都在意料之外。但歸根結底,是因為疫情發展速度和覆蓋規模出乎人們預料之外,非常時期有非常結果有非常動作,才是正常的。

顯然有些人不這麼以為。

他們覺得這些事情都必有深意。

大約一週以前,一篇文章“席捲”朋友圈,標題是《從明天開始美國要鎖定我國美債不讓流通》。

這真是個駭人聽聞的好問題。我被一些人轉發問詢:你看看!!!

這真是個駭人聽聞的好問題。但是我看了文章,一陣無語,一時無法回答任何問題。

主要原因是有點兒挺震驚,就是不是太明白這文章究竟寫了些什麼。看起來好像用了很多術語,但是這些術語全都用得不是地方,說起美債、美股、美元指數、美元彙率等等,都有若“滔滔江水,延綿不絕”,可是一看句子,哪兒跟哪兒都不挨著。文章說的那些美債、美股、美元指數、美元彙率之間此起彼伏蕩氣迴腸的正相關負相關正正得負負負得正的關係,既不符合理論也不是現實。

事實上,美國推出貨幣互換,正是基於緩解金融危機預期下的美元荒,而其美債回購也不是美聯儲強製大家辦理的。

用個比較美好的比喻,就像是有人問你,一個牛頭不對馬嘴的蛇身妖怪用第二十七對翅膀撓自己的足三里,能不能夠打通任督二脈?

非要有個答案,那反正,就是癢了想撓撓,儘量瞎扯唄。

當然,用個粗濫的比喻,就像是過去網上有個梗問,兩個人跨輩分聯姻,所以他們的親戚都分別怎麼相互稱呼?

有人可能就是喜歡把這往“亂倫”上扯。然而,只有用“缺德”來形容這種意淫的癖好比較準確。

“陰謀論”二,社會案件的“宏大”背景

這兩天,又出了一件事。

一個叫鮑某明的人,被其未成年“養女”指控性侵。

小女孩控訴稱,鮑某明在其未滿14週歲時以收養為名,後卻不斷侵犯她,並號稱“戀愛”,導致她多次報案無果。

鮑某明有中美兩國的律師執業資格,其有另一種說法。他稱自己本要收養,但實是戀愛關係,雖然媒體訪查發現他們常以父女相稱。

這種說法也是讓人非常摸不著頭腦。

一個著名法律人士,不去正規渠道而去“暗渠道”找收養對象。而且雙方接洽的時候,不可能不問問對方情況吧?難道先不知道人家“託孤”的不是嗷嗷待哺的小嬰兒,見了面才知道已經是十四歲差一點兒的大女孩?何況,國家《收養法》規定單身男子收養異性,雙方年齡相差不能少於40歲。他不應該早知道自己當時只能夠收養3歲以下的女孩麼?

及至到了見面,明顯不可能合法收養對方,鮑某明表示對方母親回應將來可以做一家人,於是他就欣然接受此安排。鮑某明同誌啊,你也是個自己都認為自己算成功人士的人,是在兩大經濟體里都混得風生水起見過大風大浪大場面的人,正常戀愛懂得伐?本來要收養,瞬間你就同意轉戀愛場。這是怎樣的“驚為天人”,如果不是早有預謀的話。

當然,目下,相關公檢機構都已經介入,我們等待結果。

本來這和經濟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事件發酵後,立即就有人開始散佈一種說法,即鮑某明是中興獨董,此事是一個大陰謀,旨在圍剿中興。

中興和其他一些鮑某明任職單位倒是已經和他劃清界限了。有些跡象卻讓人擔憂。最近幾乎成為某種套路的是,涉嫌侵犯女性被揭露或控訴,罵完女方栽贓接下來就是罵美國栽贓。社會案件怎麼還想往民族英雄上靠了?可不能幹了什麼爛事都想綁架國家利益來解套啊。不遵紀守法多幫國家分憂,把自己的髒水往國家身上潑,國家也太難了吧。

“陰謀論”三,英文中文譯不譯得清楚

這兩天流傳甚廣的一個“大新聞”,是美國要求企業撤離在華工廠,美國政府承擔100%的搬遷費用。

這段話源自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任拉里·庫德羅(Larry Kudlow),其在Fox商業頻道的一檔節目中,被一位觀眾提問“如何減少美國製造業對中國依賴”時,如是作答:

“I would say 100% immediate expensing across the board. Plant, equipment, intellectual property, structures, renovations -- in other words, if we had 100% immediate expensing, we would literally pay the moving costs of American companies from China back to the U.S.”

但其實他說的恐怕並不是美國政府承擔所有費用,而是說在稅收等中抵扣企業從中國遷出的全部資本支出成本。而且他也只是在暢想,而不是“要求”。

關於英文翻譯造成的“陰謀論”不止這一個。

前不久流傳說,美國要遣返華人華僑,如果中國干預,就要實行簽證禁令。

但看過原文會發現,美國主要針對的遣返對象應為南美移民,基本上就是他們一貫的移民管理態度。我們大可不必貼上去瞎焦慮。

與此“相得益彰”的是,更久以前有消息稱,美國要在華美國人全部回撤,恐怕要對中國不利云云。然而其公告也只是表示了對全球通航大幅度縮減的擔憂,因此提醒海外美國公民關注此情況,若想走就趕緊走,免得以後沒那麼方便走。

當然,大家最關心的是病毒。劍橋大學4月9日在《美國科學院院報》上發了一篇《用基因進化網絡分析新冠病毒》的研究報告,報告揭示了全球流行病毒“同源不同種”。國內有人就引用此報告,說其發現美國病毒和中國病毒沒關係。然而人家並沒有那麼說。他們沒有找到病毒的起源,目前在進行系列追溯性探索而已。

這讓人想到,更早時候,美國CDC說發現第一例被感染病人,被一些人傳播成美國CDC承認全球第一例感染者“0號病人”在美國。

部分原因可以說是英語水平問題。但是,大膽猜想也要小心求證,何況涉及一些重大結論的事,無論個人或機構,是否應該更為慎重一些才是。

危中有機,拋棄“陰謀論”,提高吸引力

疫情究竟會到何時終止?

現在全球幾乎都沒有人敢肯定了。過去兩個多月裡的預測都被發現,還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那麼,大家面臨的問題就變得越來越實際。這個時候,有恐慌情緒,在所難免。包括一些“謠言”,比如庫德羅的“搬出中國”論,也不能說不是一種實際擔憂。或正因為如此,其才會發酵得如此廣泛,雖然傳播偏差如此之大。

但其實反過來想,全球化的分工是物競天擇的自然競爭結果,並不是誰的意識主導下指揮出來的。因此,有人想要“脫鉤”也好“保守回撤”也好,還得看市場答應不答應。

從這個意義上說,裡面談不上什麼陰謀,反而充滿了“新競爭”的“陽謀”。而中國在這場疫情中後期展現出的強大防控能力,是有競爭力的表現,是加分的。未來我們能不能對一些嚷嚷著要“脫”的人說“不”,也關鍵取決於我們是不是有足夠吸引力。

從這一點看,“陰謀論”們就特別值得探討。

一方面,我們看到,在全球政府、央行等都在儘量安撫市場、降低恐慌情緒的時候,有些“陰謀論”是在自己完完全全不懂的情況下瞎編亂造,或者理解能力堪憂的情況下“引經據典”,看起來是“憂國憂民”,其實是一派胡言為自己賺取流量,不是在緩解而全是製造恐慌,這並不利於市場穩定。

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儘管全球有一些政客“甩鍋”的情況出現,但大多數有識之士還是明確意識到,人類面臨著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挑戰,而且接下去或會面對更多困難,生命安全之後是經濟保障問題。這種時候,我們如果能夠顯示出大國氣度,顯示更多的人文主義情懷,就會更有吸引力。事實上,中央也在這樣做。“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出,對外援助物資和隊伍的派出,以及330《要素市場化配置體製機製的意見》,都是在增強我們的市場吸引力。而有些所謂看起來是“揚我國威”的“陰謀論”,主要思想就是“不是你害死我就是我害死你”而有害團結,與中國的大國地位和當前中央精神都很不相符,對未來經濟恢復和發展,更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因此,我認為,認清有害的“陰謀論”,拋棄掉這些陳腐幼稚的瞎猜想,盡快調整心態,把精力都投入到光明正大的攜手共進而又公平競爭上來,才是現下最為緊迫的任務。

後記

世界充滿危機感。

但當每每充滿危機感的時候,事態反而不會那麼壞。因為大家的準備是充足的,能夠避免許多危險。

我們要做好準備。

世界充滿危機。

但危中常常有機,就看你怎麼做。不隨著危險沉淪、詛咒,而是更加沉穩、包容,可能是找到機會的最好姿態。

我們要調整好心態。

(作者萬喆為經濟學家,澎湃特約評論員)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