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wine and lifezd.Paul Lapsley | 人生如酒
2020年04月09日10:00

來自澳洲的Paul Lapsley,是Accolade Wines集團兼百年品牌酒莊Hardys首席釀酒師,過去不單曾釀造多個經典佳作,同時見證行業和全球酒業的變遷。近月,Paul來港出席Hardys的傳媒午宴,發佈Eileen Hardy系列的新年份佳釀,這次是他在退休前最後一次跟傳媒朋友會面的聚會。席間,他除了談到新鮮出爐的美酒,教會大家特別的wine and food pairing之道,更訴說人生上半場的情節,分享起初對酒的熱情始末。

Text / Joe Mak Photo/ Cheung Chi Yui

去年11月,Paul來港出席Eileen Hardy系列新年份傳媒午餐會。他特別提到「新世界」與「舊世界」酒液:「如果『舊世界』是匯聚歷史而成的製品,『新世界』便是一個在歷史發展中突然出現的新星,兩者均難逃全球暖化的影響。」

釀酒師的獨白

是次的傳媒午宴中,推介了Eileen Hardy系列新年份葡萄酒,這款酒以酒莊家族中的Eileen Hardy女士的名字命名。她被喻為澳洲葡萄酒業的第一夫人,品牌的成功有賴她在背後擔當重要角色,因此品牌以此系列來紀念其對澳洲酒業的貢獻。筆者今次有幸品嚐系列中的新品,再配襯由大師級主理的中式美食,令味覺感受一大滿足。

開始時,我們把目光從美酒轉向前輩級釀酒師,並由Paul說說自己的故事。他自1987年加入這家家族酒莊開始,便背負釀酒師的擔子。釀酒師的一生,其實與酒也很相似─一個人的品格釀造,除了本身的性格使然,也依靠外在因素如家庭環境、人生際遇等,不同的「養份」添加,再慢慢發酵,造就今天的你我他。

在新酒發佈午餐會中,大會呈獻Hardys不同年份的佳釀,以名酒美食配登場。

回想當初,為何會鍾情釀酒事業?「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間提供餐飲服務的公司工作,每次到用餐的最後階段,都會有位男士帶我們到酒窖介紹美酒,推介合適的酒液。那年我大約15歲,這個場景讓我對酒開始感到興趣。大學畢業後,我先當上電腦程式員,做了一年卻感到十分沉悶。之後,我便來到由姐夫轉介的那間位於悉尼的葡萄酒廠當上釀酒師。從年少開始接觸酒和美食的配搭,到後來當了釀酒師,是很自然的事。」

從門外漢到正式成為專業的首席釀酒師,投入釀酒事業將近四十年,Paul曾獲得不少業界讚譽,但過程並非一帆風順,更有好多控制不到的事情發生。「我們日常面對的挑戰不單在於釀酒所需的葡萄,更要應對大環境的變化。尤以身處澳洲這個地方,過往我們只在二月尾摘取葡萄,但在氣候變化下,近年在某些地區中,採摘的時間卻提前至二月初。提早的採摘時間,令酒液的味道風格有變,或會影響出品質量,那是釀酒師要處理的一大難題。」隨氣溫轉變,大眾的生活方式也隨時代改變。年輕一輩愛嘗新,不想跟隨父母的喜好選擇傳統酒莊品牌,這也是經典酒莊品牌市場營銷策略的另一大挑戰。

友誼與酒液

要了解一支酒,除了知道產地來源及年份,跟農夫傾談也會有所得著。Paul就是那種會跟農夫「打交道」的釀酒師,他說,釀酒師要釀製佳釀,農夫的對話一定少不了!「有很多農夫跟我們合作差不多四十年,我已跟他們建立很深厚的情誼。農業是個看天時地利的行業,我們和農夫們共同經歷過高低起跌︱有時天氣好點,收穫好些;天氣不好,收成強差人意,也會影響到酒的出品。」

他回想,第一份真正做釀酒師的工作是在西澳的一個葡萄莊園。那時,他要負責處理多達5,000噸的葡萄量,在他眼中,這卻是樂事多於苦差。「當第一支vintage出品時,著實是令人興奮,情況就好像你在欣賞一場心愛的運動賽事或是時裝秀般,在接下來的日子充滿期待,可以見證由建立以至完成,到最後一刻與大家一同慶祝vintage的誕生。」

2016年 Eileen Hardy 西拉(750毫升)(圖示)是其中一支新品,深紅色的酒液,口感濃郁深厚,香氣複雜迷人 。

釀酒師的個性,除了對酒帶有超乎常人的好奇心外,更要有種廣闊的胸懷。在日常工作以外,仍舊「釀酒師」不離身,不單愛與家人分享佳釀,更會邀約來自世界各地,如澳洲、法國、意大利、智利、南非等釀酒師共聚一堂,一同以酒論酒。「我們不會特別分享好酒,而是分享酒的故事,例如拿著酒瓶看著酒標,會引發大家對這支酒液的想像。」細聽之下,Paul對酒業的那團火仍在。他透露,退休後確是想好好擁有多點家庭時間,然而,今年開始仍會以酒業顧問方式工作,為人生重新出發。

The post Passion for wine and lifezd.Paul Lapsley | 人生如酒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