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為深圳天價“喝茶費”買單?
2020年04月08日01:34

  來源微信公眾號:觀點

  深圳樓市“供不應求”與房地產市場調控機製,催生了“喝茶費”這一產物。

  觀點地產網 疫情逐漸好轉以後,深圳樓市開始加速回暖。

  4月初,高淨值階層的“剛需盤”深圳太子灣第三次開盤出售,依然保持“清盤”紀錄,最終銷售額23億收官。

  深圳高淨值階層的購房力著實令人“眼前一亮”,但除此之外,寶安三個樓盤所出現的天價“喝茶費”也同樣引人注目。

  “喝茶費”當然不是單單喝茶那麼簡單,這是房地產行業對“灰色收入”的別稱。這筆費用既不屬於中介佣金,也不計入購房款,至於最後這筆錢的走向,更是無從探尋。

  近日,深圳寶安樓盤所出現的“喝茶費”便是如此。

  據觀點地產新媒體獲悉,當事樓盤是位於深圳寶安區新開盤的住宅,但開盤不久後,開發商就放出“清盤”消息,但這不過是開發商的“障眼法”。

  據知情人士透露,開發商先是打出熱銷的廣告,引起購房者的興趣,接著官宣“售罄”。在圍觀者正準備離場之時,有“熱心”中介告訴購房者“不要慌”,拿出幾套房源給購房者解渴。

  要“解購房之渴”,就得給一筆“喝茶費”。

  據有樓盤購房者透露,“喝茶費”的價格根據戶型大小而定,總價越高喝茶費也越貴。因應樓盤價格800萬到1200萬不等,喝茶費範圍則在70萬至100萬元之間。

  “喝茶費”消息在網上引起熱議之時,寶安區住建局及時發佈了《關於堅決打擊房地產開發企業和中介機構收取“喝茶費”“更名費”等價外費用違法行為的通知》,當中提到,對收取“喝茶費”的開發商“按違法行為涉及商品房數量每套處10萬元罰款”。

  有分析人士對此表示,快速上漲的樓價與嚴格的限價舉措,催生了深圳樓市“特產”——“喝茶費”。

  據悉,早在2011年,深圳推出了嚴格的“限價令”,採取預售備案系統對每個項目進行價格上限的限製措施,並分片區製定均價上限,超過價格上限的將不能獲準預售等。

  一邊是深圳樓市價格一路上漲,另一邊是受限於預售價格的新房,結果出現了新房價格不及二手房的現象。

  有樓盤的中介就坦言,即便是加上100萬的“喝茶費”,總價也低於新開樓盤的價格。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分析認為,“喝茶費”的出現是因為新開樓盤受到價格管製後出現的現象,“喝茶費”成了開發商拿回其認為被低估部分價值的一個“渠道”。

  戴德梁行深圳區域副總經理張曉端女士則指出:“這次出現如果需要交喝茶費才能買上房的情況,同時購房者為了買到也願意出喝茶費的話,說明深圳市場需求還是相對活躍的。另一方面,也證明購房者為了買到心儀單位願意付出更高的成本。”

  回溯至2016年南山“山語海”開盤時,購房現場就出現了大量中介收取“喝茶費”,收取的數目從5萬到25萬不等。

  南山“山語海”是深圳“104新政”後率先開盤的項目,根據“104新政”第五條,開發商售價不得超出備案價格或擅自提價,因此南山“山語海”被稱為“最便宜的南山樓盤”。

  深圳知名房企投資部人士就認為,“喝茶費”的出現是市場經濟發展中出現的矛盾現象,“喝茶費”這樣的交易費用既然能存在,說明市場出現供小於求。監管層出於穩定考慮,採用搖號、限價等措施進行調控,而開發商為了利潤,有支付能力的買房者為了獲取產品,就通過“喝茶費”來完成交易。

  不難看出,“喝茶費”是當下深圳樓市需求旺盛的一個矛盾縮影。知名地產媒體人朱羅紀曾發文指出,“喝茶費”的出現,會讓更有渠道和優勢的人更容易買到房,普通人購房變得更困加難。

  而李宇嘉亦提到,“喝茶費”不屬於購房款,不可以通過房款來實現,需要自己掏出100萬現金,這樣其實更是增加了購房的難度。

  或許,對於監管層而言,除了出台通知打擊“喝茶費”現象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證房屋供應,建立更為健康的房地產市場。

  近年來,深圳就推出了多宗“限價人才”地塊緩解供應不足的問題。例如3月3日,深圳出讓3塊人才用地,均由深圳市屬國有獨資公司人才安居集團競得。人才安居集團作為專門從事人才安居房投資建設和運營管理的機構,目的是吸引人才,提供遠低於市場承租價的房子給願意來深圳的人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