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抗非英雄的新“戰場”
2020年04月08日04:10

原標題:17年前抗非英雄的新“戰場”

雷懷定
雷懷定和“戰友”們在一起  今年51歲的雷懷定是十堰市太和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黨支部書記、三病區主任。早在2003年,他就參加了抗擊SARS疫情的戰鬥,在隔離病房鏖戰了31個日夜,成為十堰市唯一獲“湖北省防治非典突出貢獻獎”的醫務人員,被譽為“十堰抗非第一人”,同事們親切地稱呼他為“雷神”。17年後,新冠肺炎來襲,“雷神”再度在隔離病房鏖戰了28天。十堰市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就是他接診並確診的。近日,這位抗疫英雄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在抗疫一線的故事。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肖歡歡 實習生 洪豆

  在十堰市醫療行業,雷懷定可是個名人,外號“雷神”。十堰市太和醫院是抗擊新冠肺炎的重要戰場。這一次,十堰市首例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就是雷懷定接診的,整個過程十分驚險。

  接診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緊急處置避免疫情擴散

  雷懷定回憶說,2020年1月19日上午10點多,一對60多歲的老兩口來到太和醫院呼吸內科看門診,老太太精神很差。一看胸片,就是一個典型的新冠肺炎影像學表徵,上午11時,雷懷定又為她安排了CT檢查,進一步確定了他的判斷。

  “我當時就意識到,這是大事。”當時醫院的床位已經滿了,他騰出一個相對封閉的房間給患者,並緊急層層上報。當天下午,醫生穿著三級防護服,用負壓救護車將這對老兩口送到了十堰市西苑醫院。

  憶及此,雷懷定還有些後怕:“當時如果沒有把患者留下,讓他們去了其他醫院,或者在我們醫院四處亂竄,那後果不堪設想。”由於處置得當,沒有造成其他患者或醫務人員感染。

  憋尿是“基本功”

  2月12日,雷懷定正式入駐隔離病房,到3月10日撤出,他在隔離病房鏖戰了28天。他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沒有睡過一個好覺。每天淩晨5點多就醒了,但整晚都會被電話吵醒。“一兩點接一個電話,4點鍾接一個電話,5點再接一個電話,那我這一晚上基本上就報銷了。一天算下來,大概只能睡3個小時。” 嚴重睡眠不足也讓雷懷定看起來格外憔悴。

  在隔離病房中,大部分時間,醫生們都來不及吃午飯,為了減少上廁所,也幾乎一整天都不喝水。自從進入隔離病房,雷懷定就養成了一天吃兩頓飯的習慣,午餐多數時候都來不及吃,晚上9點多才吃晚飯是常態。白天上班的時候,哪怕有時想上廁所,也得忍著,憋尿,成了醫生們的基本功。

  隔離病房患者心態放鬆盤算著何時出院

  進入隔離病房一段時間,雷懷定發現,不管是患者還是醫生,大家的心態變化很大,變得更樂觀了。疫情初期,由於對這種新病毒不瞭解,很多患者認為感染了這個病就必死無疑,態度很消極。他耐心地和不肯進病房的老人解釋:進入隔離病房每個人都是單間,不會被傳染。並且只要配合治療,肯定可以好轉,老人的情緒慢慢平複下來。

  讓雷懷定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名重症患者經過20多天的治療後出院了。當天病房裡幾乎都沸騰了,大家都說,重症患者都能出院,自己就更沒問題了。病人們也越來越有信心,依然留在隔離病房的患者們,也沒有了往日的恐懼,和家人視頻時也談笑風生,盤算著自己出院的日子。

  夫妻倆一個月沒見面

  雷懷定在一線抗疫時,他的妻子——太和醫院兒童醫療中心急診部副主任王素梅也堅守在兒科發熱門診,身處抗疫一線,夫妻倆差不多有一個月沒有見過面。“她在發熱門診,也有可能帶病毒,她相當於居家隔離,進出也要穿戴防護裝置。每次早上出來,晚上回家,都要測體溫。”

  作為隔離病房的負責人,雷懷定做事很貼心,醫護人員每天戴護目鏡十多個小時,很容易磨破鼻樑,他就提前準備了創可貼和藥膏;有些醫生到了吃飯時間還在忙,如果哪天他有空,他就會從飯堂多帶幾份飯上來。

  這一次,雷懷定對於團隊的醫生和護士的表現都非常滿意。為保護醫務人員,醫院要求重症患者病區,14天要換崗,輕症患者病區,21天要換崗,最長不超過28天。儘管雷懷定告訴他們,如果身體吃不消,隨時可以提出換崗,但卻沒有一名醫護人員退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