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之後愛奇藝成做空“目標獵物”,渾水能如願嗎?
2020年04月08日07:27

  原標題:瑞幸之後,愛奇藝成做空“目標獵物”,渾水能如願嗎?

  來源:異觀財經,作者:炫夜白雪

  今年2月1日,渾水公司在推特上公佈了一份針對瑞幸咖啡的匿名報告,從數據和商業模式兩部部分對瑞幸咖啡提出指責。第一部分內容稱,瑞幸咖啡單店商品銷售量、利潤等數據存在造假行為;第二部分稱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存在缺陷,“註定要崩潰”。

  就在4月2日,瑞幸咖啡向SEC提交的文件顯示,該公司從2019年第二季度至2019年第四季度,偽造了約22億元人民幣的銷售額,在此期間,某些成本和費用也因偽造的交易而大大膨脹。瑞幸咖啡造假被坐實。

  渾水做空瑞幸咖啡的餘波未平,當外界猜測瑞幸咖啡之後,下一個是誰的時候,渾水聯合Wolfpack Research給出了答案,國內知名長視頻平台愛奇藝(NASDAQ: IQ)成為了渾水做空的“目標獵物”。

  愛奇藝遭遇Wolfpack Research 和渾水做空,股價跳水

  北京時間4月7日晚間,Wolfpack Research和渾水發佈愛奇藝的做空報告。渾水稱,其與Wolfpack Research一起研究愛奇藝一年多,包括在一線城市的大量調研和從廣告商那裡收集了大量數據。

  “造假”依舊是渾水做空愛奇藝的主要控訴點,其中包括用戶數、利潤、收購對價等。渾水認為,愛奇藝在2018年首次公開募股(IPO)之前就存在欺詐行為,此後一直如此。該機構表示“我們估計愛奇藝將其2019年的營收誇大了約80—130億元人民幣(27%-44%),將其用戶數量誇大了約42%—60%。”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報告發佈後,造成愛奇藝早盤跳水,一度跌逾10%,截至異觀財經發稿(北京時間4月8日03:12),愛奇藝股價上漲2.68%,報價17.210美元。

  愛奇藝於今年2月28日公佈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經審計的財務報告。財報顯示,愛奇藝2019全年總營收290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同比增長16%。2019全年淨虧損103億元人民幣,同比擴大13%。2019年四季度愛奇藝營收75億元人民幣,較上年同期增長7%。2019年四季度,愛奇藝淨虧損25億元人民幣,營收和淨虧損均好於預期。

  在優愛騰三家視頻平台中,愛奇藝是首位邁入億級俱樂部的長視頻平台。根據此前公佈的最先財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愛奇藝訂閱會員總數為1.069億,2018年同期的8740萬,增長22%,訂閱會員數全年新增1,950萬。其中98.9%的付費會員。付費會員收入近39億元,環比增長4%,同比增長21%;2019年全年,會員付費收入達到144億元,同比增長36%。

  做空報告引用了部分QuestMobile的報告內容。渾水從其報告中截取了部分PPT,認為愛奇藝在春節前10天的DAU據統計僅1.26億,與其自稱的1.8億的DAU相去甚遠。此外,QuestMobile報告顯示,在2019年至2020年中國農曆新年,愛奇藝的DAU並沒有增長。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同時,渾水對愛奇藝的VIP做了調查,認為大約31.9%的用戶是通過愛奇藝的合作夥伴,如京東、小米和攜程等的會員關係,來登錄愛奇藝觀看會員專享內容。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不過這裏異觀財經需要提醒的是,該機構調查樣本人數僅為1563人,具有愛奇藝VIP會員資格且符合人口統計標準的受訪者人數將僅為613人,這與愛奇藝1.07億的訂閱會員數相比,這份調研的樣本實在太小,其調研結果的說服力度有待考證。渾水做空愛奇藝的調研樣本,與做空瑞幸咖啡,收集的25000多張小票,10000個小時門店錄像等有利證據相比,似乎不可同日而言,不值一提。

  渾水從愛奇藝2018年的年報(20-F)的第23頁中發現,愛奇藝是用基於總值(Gross basis)的方法對其他進行會計處理,把本應該與合作夥伴分享的收入全部記成自己的收入,同時虛增了費用,這是不合理的。因為對於雙重會員來說,愛奇藝並不一定是主導方,因此基於淨值(Net basis)的處理方式會更為合適。

  此外,渾水把愛奇藝的多張報表綜合後發現,愛奇藝的遞延收入(deferred revenue)也是誇大了的。甚至認為,這早在愛奇藝IPO之前就已經發生了!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Wolfpack Research做空報告截圖)

  易貨分發許可證收入隨意定價 內容成本究竟是怎樣的?

  優愛騰三家主流長視頻平台,背靠阿里、百度和騰訊互聯巨頭,但均處於虧損狀態,究其原因還是內容成本不斷升高。當前主流長視頻平台上的作品,主要由購買版權的作品和自製視頻內容組成。

  愛奇藝創始人、董事兼CEO龔宇在電話會上表示,現在影視劇還是驅動會員增值的主要動力。目前愛奇藝平台上諸如《慶餘年》、《親愛的,熱愛的》等熱播劇,均屬於購買版權的作品。

  自製視頻內容,其中會涉及影視劇IP版權購買、演員片酬、拍攝等製作費用,這都是成本支出的重要項。

  財報顯示,2019年Q4,愛奇藝運營成本為79.14億元,內容成本57億元,占去運營成本的72%。內容成本則包含了版權採購成本和內容製作成本。財報顯示,2019年全年,愛奇藝內容成本為222億元。

(數據來源:財報)
(數據來源:財報)

  從愛奇藝資產負債表中可以看出,愛奇藝的內容資產包含流動資產—版權內容淨值、非流動資產—版權內容淨值、非流動資產—自製內容淨值。

  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愛奇藝自製內容資產為43.55億元,較上年同期的37.36億元,增長16.6%;期末授權內容資產共計75.1億元,同比下滑3.7%。

  事實上,在美國股市,上市公司的違法造假成本非常高。早在2002年美國就出台了《薩班斯法案》,該法案規定:對編製違法違規財務報告的刑事責任,最高可處500萬美元罰款或者20年監禁。篡改文件的刑事責任,最高可處20年監禁。證券欺詐的刑事責任,最高可處25年監禁。

  另外,美國還設立了對上市公司欺詐行為的舉報獎,舉報者可以獲得罰款金額10-30%的獎勵金。而且美國對上市公司造假者給股民造成的投資損失,可以通過集體訴訟來要求賠償。此外,財務造假,與其關聯的相關其他機構也有可能受到相應的懲罰。

  值得注意的是,愛奇藝背靠百度,其股東實力不容小覷。根據此前愛奇藝向SEC遞交的20-F文件披露,截至2020年2月29日,愛奇藝有5,135,516,521股普通股,其中,2,259,125,125股A類普通股, 2,876,391,396股B類股。

  百度持有愛奇藝7,933,331股A類普通股,及2,876,391,396股B類普通股,擁有92.7%的投票權,占愛奇藝總股本的比例為56.1%,是愛奇藝第一大股東。

  小米持有341,874,885股A類普通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約為6.67%,擁有1.1%的投票權,為愛奇藝第二大股東。

  高瓴資本擁有326,862,409股A類普通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約為6.34%,擁有1.1%的投票權,為愛奇藝第三大股東。

  愛奇藝是否有必要冒風險造假呢?愛奇藝回應稱,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上市公司,愛奇藝披露的所有財務和運營數據均是真實的,符合SEC要求,對於所有不實指控,堅決否認,並保留法律訴訟權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