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夢一!征服柏賓!他是三冠王朝的白魔術手
2020年04月08日15:24

  在NBA史上,有2位第六人的傑出代表,在所在球隊2個偉大時期的交接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一為綠軍傳奇約翰-哈弗利切克,一為東尼-古高。對資深的NBA球迷而言,古高的記憶是鮮活的,而從他登陸NBA起,就註定不平凡。

  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不但因為此前“皇后樂隊”主唱Freddie Mercury和西班牙女高音卡巴耶聯袂獻唱的名曲《巴塞隆拿》而平添了神秘色彩,更因美國“夢一隊”摧枯拉朽的絕世表現而成為傳奇。

  在當時,能在對陣夢一隊時輸分不過40,已可算是了不起的成就,而克羅地亞隊不但做到了,而且還是2次(小組賽輸33分,決賽輸32分)。而當時克羅地亞陣中一位身披7號球衣、面容清秀的小夥,則吸引了不少球迷的目光。只見他面無表情,只是默默打球,即使在佐敦、柏賓面前也能拿到16分9次助攻。當時沒人預料到,這位帥小夥日後會成為佐敦、柏賓的左膀右臂。

  他就是時年24歲的古高。當時為夢一隊沉醉的球迷不會知道,古高當時在歐洲已是鼎鼎大名。他率家鄉球隊斯巴列特(KK Jugoplastika)從1989到1991年實現了驚人的歐冠三連冠,2次當選歐冠四強賽MVP,還率隊在1990和1991年分別拿下三冠王,風頭一時無兩。

  在1992年奧運會奪得男籃銀牌後,古高轉會至意大利聯賽的特雷維索,率隊連奪意甲和意大利杯冠軍,並在1993年重返歐冠決賽,第3次當選為歐冠四強賽MVP。當時,古高在歐洲已有“白魔術手”的綽號。一切跡象表明,他闖蕩NBA的機會已成熟。

  其實早在1990年,古高已被公牛選中,因此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佐敦和柏賓對陣古高也好似是在“驗貨”。等到古高在1993年登陸NBA,拿下首個三連冠的佐敦第一次退役,古高和後來入隊的朗-夏巴無法彌補佐敦的空缺,但他們至少讓公牛有了更多選擇。

  起初,古高被安排出任柏賓和“眼鏡蛇”格蘭特的後備。終於,他發光的日子到來了。1994年1月21日,公牛對陣溜馬,列治-米拿在終場前0.8秒命中跳投,率隊以95-93領先。此時,以為勝利已到手的米拿囂張地對聯合中心球迷們做出了鞠躬的動作,就像他在MSG對紐約人球迷多次所做的那樣。

  但芝加哥人並不願臣服於米拿,哪怕佐敦不在。暫停後,柏賓將球扔給古高,後者立刻出手三分,球進,燈亮,反絕殺!古高的這一球,連“米拿時刻”的主人都目瞪口呆,自然因此俘獲了公牛教練菲爾-積遜的心。

  新秀賽季,古高場均得到10.9分4個籃板3.4次助攻,命中率43.1%,入選最佳新秀二陣。然後就發生了大家耳熟能詳的那件事。

  對陣溜馬時選擇相信古高的柏賓,卻在1994年東岸次輪G3最後時刻,因不滿禪師將最後一擊安排給古高,而拒絕出場。結果,古高再次不負眾望,拯救了公牛。據悉,隨後柏賓被要求當眾為自己不理智的舉動道歉,而他和古高也消除了隔閡。這一方面體現出柏賓仍有容人之量,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柏賓對古高的認可。

  1994-95賽季,古高交出了場均15.7分5.4個籃板4.6次助攻,命中率50.4%的亮麗成績單。更令芝加哥球迷開心的是,佐敦在季中選擇復出,而古高則成為佐敦和柏賓身後,公牛的第三號得分手。

  在1995年折戟季後賽後,古高迎來了NBA生涯最大的轉變,成為後備。公牛此舉並非是在“貶低”古高,反而是希望他和卡爾等人一起,夯實公牛的後備陣容,而古高再次出色地完成了球隊交給他的任務。

  該季,他出戰81場,僅先發20場,場均得到13.1分4個籃板3.5次助攻,投籃命中率49%,三分命中率竟也高達40.3%,和卡爾一起,成為佐敦、柏賓等巨星拉開空間的首選。NBA也毫不吝惜地將該賽季的最佳第六人授予古高。

  該賽季公牛創紀錄地獲取72勝,並一路闖入總決賽,以4-2淘汰超音速而奪冠。在當年總決賽中,除開佐敦、柏賓和佩頓、坎普的巨星對決,古高和同為外籍超六的施拉姆夫的碰撞也不乏精彩(儘管此時施拉姆夫已成為先發)。

  隨後,古高在第六人的位置上安之若飴,一晃就是3年,全程參與了公牛第二次三連冠。1998年,公牛王朝解體,佐敦、柏賓和禪師作鳥獸散,公牛的老班底中唯有古高和夏巴留守。1998-99賽季,古高場均得到18.8分,締造NBA生涯單季紀錄。

  接下來,古高也開始了漂泊之旅。他先後輾轉76人、鷹隊和公鹿,在2006年以37歲的“高齡”揮別NBA。如今的古高定居於美國,沒事打打高爾夫球,甚至還會和佐敦相約。

  曾有種說法,可算恰如其分的定義了古高:即便哥羅福特和路易斯拿到再多的最佳第六人,但古高卻有在他們面前最可炫耀的資本:三連冠。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