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日本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並不等於“封城”
2020年04月08日02:34

  原標題:日本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並不等於“封城”

  據新京報報導,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安倍晉三4月7日宣佈多地進入緊急狀態,包括東京、大阪、埼玉、千葉、神奈川、兵庫和福岡7個都府縣,時間持續到5月6日。上述地區的知事可以宣佈多項措施,包括要求居民停止不必要外出、學校停課、人流量大的商業和公共設施停止運營、停止舉行體育和文娛等活動。隨後,東京奧組委、日本奧委會也將暫時關閉,員工都在家辦公。

  此前,日本國會於3月14日通過了《新型流感等對策特別措施法》修正案,賦予首相發佈“緊急事態宣言”的權力,只需滿足兩個條件:一是,疫情可能對國民生命或健康造成重大傷害;二是,疫情可能導致全國性且快速的蔓延,對國民生活和國民經濟造成巨大影響。

  實際上,日本國內3月中旬的疫情狀況已基本符合發佈條件。但彼時,政府對如期舉辦東京奧運會還存有希望,為了向外界傳遞積極信號,安倍首相沒有發佈“緊急事態宣言”。因為,此舉不僅將影響如期舉辦奧運會,還將對經濟造成衝擊。

  日本政府去年10月上調消費稅至10%後,導致民眾消費信心降低,經濟增長受損。而受此次疫情影響,日本內閣府4月6日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日本民眾3月的消費信心指數進一步降低,較上個月下降7.4,為30.9,系2013年4月以來最低值。

  隨著疫情的擴散,越來越多工廠、餐廳、公司的停產停工,導致國民收入減少或被切斷,預計民眾消費信心指數還將繼續下降,進而導致經濟萎縮。據此考量,安倍對於在何時發佈“緊急事態宣言”有些猶豫。

  時下,日本的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比一些歐美國家低,但在累計確診人數突破4000人、疫情覆蓋47個都道府縣的背景下,如果再不採取更加強有力的應對措施,其醫療體系將有可能因確診人數激增而崩潰。而且,一旦疫情失控,屆時再如何維護經濟都將無濟於事。

  與此同時,不少輿論認為,東京奧運會確認延期,以及日本主流輿論的理解與支持,也是促使安倍晉三選擇此時發佈“緊急事態宣言”的重要原因。但此舉能否成功改變其疫情的嚴峻形勢,尚有待觀察。

  據相關法案規定,在“緊急事態宣言”發佈後,地方政府可向指定機構徵收或要求其保管口罩、防護服等醫療物資,不合作者將受處罰;為建設醫療設施而臨時徵用土地或建築物時,也不必獲得土地或建築物所有者的允許等。地方政府還有權要求民眾減少外出、待在家中,電影院、美術館、學校等限製開放或臨時關閉;音樂會、體育比賽限製舉行等。

  此次“緊急事態宣言”是2012年《新型流感等對策特別措施法》立法以來首次使用,具有特殊意義,其對日本民眾所帶來的強烈心理作用,也不容忽視。

  連日來,經過日本媒體、政府官員的反複宣傳介紹,有關“緊急事態宣言”的重要性和疫情的嚴峻程度,已在民眾間起到了“皮下注射”的傳播效果。不過,需注意的是,在東京都等7都府縣實施“緊急事態宣言”期間,各地只是對民眾提出“要求”,而民眾有權“拒絕”。

  這就意味著,民眾即便選擇出門活動、去超市買菜,甚至前往電影館、美術館等人員密集場所,也不會受到任何處罰;而公共交通也並不會完全停止,仍會維持正常或最低限度的運轉。

  因此,日本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並不等於“封城”,而問題也恰恰在於此——缺乏強製約束力的“宣言”,能否讓民眾在未來一個月裡老老實實待在家裡,答案成謎。而如果大部分民眾並不自覺配合政府部署,那“緊急事態宣言”顯然並不會起到遏製疫情擴散的效果。

  相比日本日益嚴峻的疫情形勢,“緊急事態宣言”的發佈,恐怕仍是個開始,而不是抗疫棋局中的最後“落子”。

  □陳洋(日本問題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