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納利:我只是同派路髮型相似而已
2020年04月07日08:22

  近日布雷西亞中場新星托納利Sandro Tonali接受意大利媒體《晚郵報》的採訪,就疫情對聯賽的影響、特殊時期的居家生活,以及外界把他和派路Andrea Pirlo比較等話題侃侃而談。

  布雷西亞主席馬西莫-切利諾說,他認為這個賽季已經結束了,如果他們強迫你們回到球場,球隊應該罷賽?

  「我支持主席的觀點。我們只在有可能的情況下比賽,一天也不會提前。我還記得對陣薩斯索羅時的超現實氣氛,這根本說不通。我們談論的是死亡、醫院和健康。足球是一場聚會,我可能已經準備好比賽了,但是公眾準備好觀賽了嗎?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準備好慶祝入球或因失敗而生氣了嗎?我們別開玩笑了,我的家在洛迪,我住在布雷西亞,我已經兩個月沒見到爸爸媽媽了。足球是一回事,現實生活是另一回事。」

  布雷西亞在積分榜上墊底——有人說今季取消對你們護級有利,對此你怎麼看?

  「我不要什麼大禮。我們之所以排名墊底,是因為我們表現不佳,就應該排在這個位置。但是健康是第一位的,當我們能比賽的時候,我們就會比賽。如果最終做出了比賽重啟的決定,我們也願意空場踢球。但是,你會看到另一個布雷西亞,因為我們將為那些受苦的人,那些失去家人的人,那些不在球場上的人而戰,我們將給予社會至今我們未能回饋的東西,因為只有那些住在布雷西亞或貝加莫的人才知道我們正在經歷什麼,這就像戰爭一樣,從外界看也許你無法理解。但我認為,我們都會從這場全球危機中吸取教訓,變得更好。」

  你從日常的隔離中,從這些新的生活規則中學到了什麼?

  「給予事物正確的權重。我住在布雷西亞郊外的小鎮切拉蒂卡。這裡日夜都能聽到救護車的聲音,醫院的情況十分危急。我很幸運能陪在女朋友的身邊,我們已經在一起5個月了。我們處於隔離狀態,昨天我們在花園里搭建了一個網球場,安上球網,也畫了線。幸運的是我們有很大的空間。」

  一些球員認為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保持狀態,最多隻能降低居家隔離的影響,你是如何保持身體狀態的?

  「茱莉婭和我做了所有人都會做的事——打視頻電話、玩遊戲機、看《 Paper House》的最新劇集,我聽烏爾蒂莫的歌曲,他是我最喜歡的歌手。我遵循洛佩斯先生和教練團隊給我製定的訓練計劃。當我需要他們解釋一些問題,以及給我一些建議時,我會打電話給他們。有時我會去醫療中心,我的情況很好,但我總是會想到那些受苦的人,甚至那些沒有花園或庭院的人。我的祖母已經在家待一個月了,她不能去墓地給我祖父送花。這對她來說是個巨大的遺憾。你怎麼能不想到這一切呢?」

  削減足球運動員工資的討論已經持續了數週,對此你怎麼看?

  「每個人都必須盡自己的一份力。」

  有一種想法是緊急情況結束時在布雷西亞和阿特蘭大之間組織一場友誼賽,這是疫情最嚴重的兩座城市,比賽旨在讓人們記住這段艱難歲月。你覺得怎麼樣?

  「我會參加。這是個好主意,收益將分發給醫院,給那些遭受痛苦的人。應該每年夏天組織一次這樣的比賽,提醒人們不要忘記。當這一切結束時,我們不能忘記這段時期。但我要重申,我真的相信,經過這一切,我們會變得更好,也必須變得更好。」

  很快就是夏天了,下個轉會窗口即將來臨,國米、祖記、車路士、曼聯,每支球隊都想簽下你。你要去哪裡?

  「我不去想這件事,我不在乎傳聞,現在不是考慮轉會的時候。我不想說一些誤導你們的話,我希望能竭盡全力幫助球隊踢完這個賽季,因為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多東西要貢獻給布雷西亞,布雷西亞也信任我。然後,我們再看看情況如何發展。。。。」

  球會主席切利諾表示,就算其他球隊報價3億歐元,他也不會賣掉你。你12歲的時候就加盟了布雷西亞,當時是免費簽約

  「主席愛我,他把我當成自己的兒子,我也很愛他,他總是給我重要的建議。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這可是一大筆錢,聽到這些金額會讓人感覺有點奇怪,但我總是很平靜,這是我的品質。」

  你真的是米蘭的球迷嗎?當你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們在試訓中放棄了你

  「是的,加度素是我的偶像。現役球員中,摩迪給了我很多激勵。」

  你怎麼看待外界經常把你和派路比較這個事實?

  「我們髮型相似。這不會影響到我,但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合適的比較。有相似之處是一回事,但在球場上的一切都不同,派路有一種令人著迷的品質,沒有太多球員能達到他的水平。」

  你為歐國盃的延期感到遺憾?

  「不太遺憾。因為我知道一年後我們(意大利)會變得更強大,我們擁有一套美妙的陣容,球員們都很年輕,心懷抱負,成為其中的一員讓我有一種巨大的自豪感,多麼激動人心,藍衣軍團。如果我們不斷積累經驗,我們就能繼續提高,如果球員們都變得更好,我們就會成為一支非常強大的球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