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到底是國貨之光,還是刷鍋水?
2020年04月07日22:55

原標題:瑞幸到底是國貨之光,還是刷鍋水? 來源:新民晚報

文 | 惡少惡言

這幾天瑞幸刷屏了多數人的朋友圈,而我也不能免俗地去找了公司附近的門店想用掉優惠券。一時間,瑞幸的門店由於像我這種來“擠兌”的人過多,一時間排起了長隊。看著這紅火的樣子,你真的很難想像,這是一個網傳馬上要倒閉的公司。

回來的路上我一邊喝著草莓味的飲料(為了避免網傳的刷鍋水味,特地沒點咖啡),一邊在想,瑞幸到底是國貨之光,還是刷鍋水?突然覺得有必要給大家通俗地補充一些課外知識,好讓大家清楚地認識這個事情。做空和投資者訴訟首先,我要科普兩種職業,一種叫做空,一種叫投資者訴訟。所謂做空,就是靠股價跌賺錢,股價100元時,我借1個股票拋掉,先獲得100元,然後股票跌到10元,我花10元買回1個股票,還給借我股票的人,然後我不就賺了90元嗎?而所謂投資者訴訟,就是有公司出現了失當的行為,比如賬務造假,欺騙消費者等,就會有一些律師事務所出來,自告奮勇去免費告這些公司,徵求你的簽字委託。也就是你如果是股東,他們願意免費幫你告,告贏了,可以索要巨額賠償,這些律師事務所會獲得相當比例的賠償作為事後報酬,而事前股東不用付任何費用,那當然很多股東都願意撿這便宜。做空者,和這類律師事務所成天象獵狗一樣,等待搜索著可以讓他們盈利的那種有瑕疵的公司。瑞幸也好,別的也好,之所以會曝出造假,不會是某些人良心發現,而一定是有背後的利益動機驅使的。大家也不要覺得做空的人是替天行道,伸張正義,那隻是單純為了賺錢。關於瑞幸的做空始於幾個月前渾水公司發佈的報告,有人僱傭了數百名全職、兼職的調查員,蹲點門店,混成店員,蒐集一手證據,並且出示了2.5萬張小票作為證據,來證明瑞幸的做假。

但當時股價還沒跌,而這次是瑞幸內部人報料,算是做實。但無論是誰,我想都不會有沒理由的調查和暴料。為了伸張正義315打個舉報電話就行了,顯然用不著這麼下本。這麼下本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這些下的本都能賺回來。而我還要給大家科普的是一種保險的險種。一般來說赴美上市的中國企業都會購買董事、高管責任險。也就是董事、高管在履職過程中有行為失當被追究賠償責任的時候,由保險公司來付這個賠償金。而瑞幸的特別之處就在於,別的公司是只買了一個這個險。瑞幸是層層嵌套地買了一大堆這個險,包括中國人保、太保、平安等國內保險公司也在購買之列……也就是說,除了股價跌,瑞幸還可能面臨上面說過的投資人發起的訴訟,而一旦敗訴,就面臨巨額賠款,但人家早就為此買好了保險……

蒼白無力的道歉把以上的情況放在一起看,不由得讓人懷疑之所以內部人報料坐實造假,要麼是有意而為之,自己先賺做空股票的錢,再讓保險公司賠款自己免責;要麼就是高管內訌了。有人揭開了原來大家利益一致共同要保守的秘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瑞幸這兩天發佈的道歉公告,就顯得太蒼白無力了。這兩天瑞幸公司和瑞幸董事長都先後發佈了道歉聲明。公司的道歉聲明中說涉事的員工和高管都被停職了,公司將保留採取法律手段的權利,絕不姑息。同時將傾盡全力,為客戶提供好的產品和服務。

瑞幸董事長陸正耀的道歉中寫道,羞愧、痛心……會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員工是無辜的,董事長難辭其咎。要服務好客戶,並盡力彌補一切損失。

如果我們上面對於內部人自己參與做空的猜測是真實的,那麼上面的道歉真的顯得蒼白無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也就是把責任推在了個別員工和高管身上(雖然我不太理解個別員工和高管有什麼動力來做業務造假這個事,難道咖啡店員小哥為了自己的獎金努力創造了很多不存在的交易)。所以大股東實控人對此全不知情,雖然難辭其咎,但“咎”大概也就是監管不嚴,用人不賢而已。而作為股東說不定還能從最後的訴訟中獲得賠償,他最後說的是彌補一切損失,並沒說要承擔相關法律責任。當然,我們不能說實控人一定是知情有意隱瞞,只是我們注意到,瑞幸董事長同樣參與創意的神州租車股票,也於當日應聲跌去60%+,我想市場大概不太相信高層真的不知情,要不然,神州系的股票何必跟著瑞幸一起跌呢?這應當是資本對某些人的不太信任吧。

陸正耀2007年創立的神州租車,於2014年9月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