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南山接受中紀委網站專訪,透露急赴武漢的細節
2020年04月07日17:59

  原標題:鍾南山接受中紀委網站專訪,透露急赴武漢的細節

  今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佈文章《醫生看的不是病,而是病人——專訪院士鍾南山》。

  鍾南山在接受採訪時談到,1月18日下午他接到通知,當天晚上必須趕到武漢。“當時,我就意識到這個問題應該是比較嚴重的,去武漢的時候有一種比較急迫的心情。”鍾南山說。

  1月20日上午,鍾南山代表專家組彙報,肯定疫情存在兩個現象,一是人傳人,二是醫務人員受感染。“這是兩個非常重要的標誌,說明這個疾病會迅速蔓延。”

  此外,他也表示,防治疫情,從曆史的情況看,還是要靠疫苗。他認為,研製新冠肺炎疫苗非常迫切,必須要抓緊推進。

  以下為訪談原文節選:

  “去武漢的時候有一種比較急迫的心情”

  問:您1月18日急赴武漢,到武漢後瞭解到哪些情況,當時的心情怎麼樣?

  鍾南山:1月18日下午,我在參加會議討論廣東省抗擊疫情部署時突然接到通知,讓我當天晚上必須趕到武漢,參加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而且安排我做組長,第二天要進行討論。當時,我就意識到這個問題應該是比較嚴重的,去武漢的時候有一種比較急迫的心情。

  我是帶著一系列疑問去武漢的,因為一旦一個急性傳染病有人傳人的性質,會波及整個社會、整個經濟。我在車上一直在想,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第二天早上開會以前,很多在武漢臨床一線工作的我的學生,還有此前從北京派去的專家都跟我講了一些情況。結合調研瞭解的情況,我就有了一個很肯定的結論。

  1月20日上午,我代表專家組彙報說,我們所看到的情況是比較嚴重的。它肯定存在兩個現象,一是人傳人,二是醫務人員受感染,這是兩個非常重要的標誌,說明這個疾病會迅速蔓延。

  面對一個新的傳染性疾病,首先要考慮怎麼防。對所有的公共衛生事件,首先要把它堵在上遊,一定要防止它大量向外擴散。當時我心裡頭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在上遊能夠解決好病人的情況,這是我們第一波儘量減少傳播的一個關鍵。

  “避免更多的感染,減少死亡,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

  問:如何總結兩個多月在防控一線的日子?

  鍾南山:在黨中央的領導下,我們疫情防控策略是很正確的。早期實施上遊堵截,把武漢傳染源截斷,在全國開展群防群治,後來上升為聯防聯控。什麼叫聯防聯控?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四早”: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這在中國是成功的。在重視醫療的同時,也注意總結規律,比如它有哪些臨床特點,哪些藥可能有效,這些對全世界都有很好的指導作用。

  經過艱苦努力,現在我國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效,這非常不容易。但是,境外疫情呈加速擴散蔓延態勢,我國疫情輸入壓力持續加大。到4月3日,已經有700多例境外輸入病例,而且還在持續增加。所以,我們要及時調整完善疫情防控策略,把重點放在外防輸入、內防反彈上來,入境人員必須都要做檢測,只要是陽性就要隔離。

  問:在這期間,您個人感受最大的壓力是什麼?

  鍾南山:在我從醫以來,我覺得最大的壓力在於病人最後是救活了還是去世了。把病人救活了、康複了,什麼都好說;如果病人沒有救過來,那我的壓力是最大的。現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也是如此,避免更多的感染,減少死亡,對於醫生來說,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呢?

  問:疫情期間您多次與救治團隊連線會診,這種特殊方式發揮了什麼作用?

  鍾南山:遠程視頻會診在抗擊疫情中起到了重要作用。通過視頻連線,我的團隊以及重症醫學科、放射科醫務人員,定期連線廣東深圳、中山、東莞等地,以及湖北武漢等疫情震中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會診研討重症、危重症病人的救治,在非常時期和特殊條件下,這種方式發揮了獨特作用。

  “防治疫情,從曆史的情況看,還是要靠疫苗”

  問:在這場科學與病毒的賽跑中,您的團隊在新冠肺炎科學救治和藥物驗證方面取得了哪些進展?

  鍾南山:我們開展了氯喹和連花清瘟膠囊臨床試驗,從目前分析的結果看,兩者都具有比較肯定的效果。氯喹能夠縮短病程以及降低病毒負荷。連花清瘟膠囊能夠明顯縮短症狀緩解的時間。

  新冠肺炎與SARS相比,除了肺纖維化等共同特點外,突出的特點是小氣道里黏液非常多,阻礙了氣道通暢,容易導致繼發感染。我們前期觀察了一些患者使用氫氧混合氣治療的情況,初步發現氫氧混合氣能夠明顯改善氣促,可能更適用於出現呼吸困難的患者。

  問:除了救治手段,公眾還普遍關注新冠肺炎疫苗研發,為什麼疫苗這次如此受關注?

  鍾南山:研製疫苗是很必要的。新冠病毒的傳染性比SARS強很多,傳染係數可以達到3.5,也就是說,1個傳3個半,而SARS頂多是1個傳2個,所以現在有些國家每天增加上萬名確診病例。防治疫情,從曆史的情況看,還是要靠疫苗。

  我們知道典型的例子,一個是天花,一個是脊髓灰質炎。天花和脊髓灰質炎傳染性都很強,死亡率能達到百分之二三十,而且後遺症很多。我記得小時候,周圍有很多人臉上有麻子,這是得天花留下的後遺症。現在根本看不見了,靠的就是疫苗。我認為,研製新冠肺炎疫苗非常迫切,必須要抓緊推進。

  “基礎科研要為臨床實踐保駕護航”

  問:您是醫生,也是帶隊攻關的院士,你們團隊在這次新冠肺炎的科研方面開展了哪些研究?

  鍾南山:臨床救治必須時刻擺在抗擊疫情的極為重要的位置,基礎科研要為臨床實踐保駕護航。比如,疫情暴發後,我們很快總結了1099例的臨床特徵,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這是首次彙總到全國範圍內過千例的數據,到目前為止還是這次疫情中全世界引用最多的論文。通過研究發現,有一半病例在入院時是不發燒的,所以把發燒作為唯一症狀不合適;另外有些病人的實驗室指標特別高,很快會轉為重症。這些基礎科研在全球救治中發揮了很好的指導作用,這也是目前與國外同行連線時大家普遍關注的。

  問:在與外國專家連線時,我們分享了哪些基礎科研成果?

  鍾南山:在與國外同行視頻連線時,我們主要從“四早”、聯防聯控等理念出發,分享了危重症病例管理的要點、新實驗室檢測技術、新的治療手段等。我們初步與美國哈佛大學達成合作共識,雙方將在新冠的流行病學調查、實驗室檢測、臨床救治等方面進行廣泛合作。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